第七百六十四章 他是北冥帝尊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

霸主来了?

几十个天君世家的族长和老祖们正准备动手,突闻霸主到,给他们吓得身体一僵,脸色疯狂大变。

要知道,霸主可是黑风域的统治者,整个黑风域的人,都是霸主的子民,一旦动手滥杀围观的人,等同杀霸主的子女,被霸主看到,必死无疑。

他们只觉好险。

相比于欺骗霸主,滥杀无辜这个罪可就大嗯点。欺骗霸主轻则罚款,重则抄家逐出黑风域,滥杀无辜轻则打入天牢,重则当场处死。

"还好声音传来早了些,要是在动手之后才传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几十个天君世家的高层们心中庆幸不已。

顿时全部收敛杀气,变得老老实实。

"喔喔喔!!!"

围观的人,这一刻仿佛在死亡边缘,突然抱到苍天大树,一个个都高兴的叫了起来。

"霸主来的太及时了!"

"我们不会被杀掉灭口了!"

"还好霸主来了,不然我们死定了!"

"......"

李家太祖这个时候也是身躯一震,立马从丹炉上跳了下来。做出一副恭迎霸主的恭敬模样。

李洪刚则是十万火急喊道:"都愣着干嘛,快把打碎的丹炉什么的都收起来啊,想找死是不是!快行动起来!"

天君世家的人闻言,全都手忙脚乱了起来,将打碎的丹炉碎片等散落在地的东西,全部收进空间戒内。

而李洪刚。还不忘对周围的人说道:"一会儿霸主来了,都给我把嘴闭严实点,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许说,事后我给你们每人十万封口费,谁要是叽叽喳喳乱说一通,事后我杀你们全家!"

他也是害怕的很。

霸主可是一域之主,是一个仙域中,实力最强者,每一万年竞选一次霸主,谁个人实力强,谁担任霸主。

张延年,可是蝉联过十届的霸主,也就是当了十万年的霸主了,是合道大成初期的修为,杀李家太祖如杀鸡,李洪刚能不怕?

李家太祖自己都吓成孙子,大气不敢喘了。

"好好好!"

围观的人尽数点头。

有钱不赚是傻逼,搞倒李家对他们又没什么好处,所以也都懒得去得罪李家,万一搞不倒李家,遭到的报复打压他们可承受不起。

"来了来了!霸主来了!"

这时候周围骚乱了起来。

只见天边,一位黑甲老头,和一位金甲老头,各骑一只妖兽缓缓而来。

虽然没有卫队,但凭坐骑,很多人都能确定,黑甲老头就是黑风域霸主张延年,金甲老头则是霸主贴身卫队首领周天鹤。

"风月城李家太祖李昌寿,携李家子孙,恭迎霸主圣驾。愿霸主寿与天齐,永镇黑风域!"

李家太祖率先朝还未落地的黑风域霸主张延年跪拜下去。

紧接着!

所有人齐刷刷的跪拜下去。

"恭迎霸主圣驾,愿霸主寿与天齐,永镇黑风域!"

"恭迎霸主圣驾,愿霸主寿与天齐,永镇黑风域!"

"恭迎霸主圣驾,愿霸主寿与天齐,永镇黑风域!"

"......"

参拜声彻响天地间。

只是转眼间的功夫,丹斗大会现场,只剩叶辰和朵朵还站着,其他人全部跪伏在地。

包括江映雪姐弟两,也毕恭毕敬的跪伏在地。

就像龙国古代的百姓见了皇帝一样,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这种恭敬已经深入他们的骨髓,不管他们在一个城池身份多牛,实力多强,见了霸主,必须行跪拜之礼。

"叶辰,朵朵,快跪下。"

江映雪扭头瞄了一眼,见叶辰和朵朵还站着,就拉了拉叶辰的裤脚,催促着。

"他给我跪下才差不多,我怎么可能给他跪下。"

叶辰淡淡道,挪了挪脚步,不让江映雪拉他裤脚。

江映雪闻言,两眼一翻,差点没昏死在地上。

这家伙简直胆大包天,这样的话都敢说,简直是没有谁了。

于是乎。她也懒得跟叶辰说话了。

不跪霸主,顶多算无礼,后果不严重,要是说霸主给他跪下被霸主听到,那后果就严重了。

所以这个时候不跟叶辰说话,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免得他祸从口出。

"都免礼平身吧。"

霸主已经落地,挥了挥手说道。

"谢霸主!"

所有跪拜的人这才站了起来。

"霸主,您怎么不远万里,跑风月城来了?"

李家太祖李昌寿,猫着腰上前,嘿嘿笑问。

"哼!"

霸主没有给他好脸色,哼道:"本座听说,你们李家嚣张的很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把本座的话当作耳边风,派一个晚辈主持丹斗大会,被人状告了,刘总管给你们发了传音才去丹斗大会现场,本座就来问问,你们是吃了什么兽胆,敢那么大胆?"

"霸主,冤枉!"

李家众人再次跪拜下去。

"霸主,我们李家在最后一刻。都在研究着丹药的事,李家晚辈,只是在丹斗大会没开始前主持一下而已,并非真正主持。"李昌寿解释道。

"且不说你说的是不是真,就凭你李家晚辈嚣张跋扈,违背本座圣谕。看谁不爽不让谁参加,本座就可以治你们李家重罪!"霸主怒声道。

"霸主所言极是。"

李昌寿点头,转头吩咐道:"把那畜生给我抬过来!"

很快,李俊硕就被抬了过来,扔在霸主跟前。

"霸主,这畜生胡作非为,已经被我打断双腿了,霸主要是觉得还不够,我就宰了这畜生!"李昌寿说道。

"霸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李俊硕吓得哭喊连连。

叶辰不禁好笑。

明明是让我弄断双腿,怎么成你们李家打断的了?

但霸主不知道。以为是李家干的,便泄了愤,说道:"罢了,下不为例,再有下次,定不轻饶!"

"起来吧。"

"是!霸主!"

李家众人顿松一口粗气,个个抹着冷汗站了起来。

这时候,霸主从坐骑上面下来,扫视一眼周围,问道:"为何丹斗大会,只有一口丹炉在炼丹,其他人呢?"

"回霸主。"李洪刚站了出来。解释道:"其他人的丹药已经炼完,对魔障没有效果,只剩这口丹炉的丹药还没炼完。"

"哦。"

霸主点了点头,问道:"那这口丹炉,可是状告你们李家的那个叶辰的?"

他在想,如果叶辰是北冥帝尊叶北冥,那么叶辰炼的丹药,绝对能祛除魔障,而前面的都祛除不了魔障,那么只剩一口丹炉,十有八九就是叶辰的了。

霸主这话,令李家众人皆是一愣。

就在他们准备做出回应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正是我的。"

众人寻声看去,目光赫然落在挽着朵朵胳膊而站的叶辰身上。

霸主打量着叶辰,顿时眉头一皱。

这么年轻,是北冥帝尊吗?

在他印象中,北冥帝尊可是一头白头发,童子脸的形象,而这个叶辰,与他印象中的北冥帝尊差距太大了,端的就是一纨绔子弟形象嘛。

"霸主,此人正是叶辰,你起我李家晚辈,此人更加嚣张跋扈。刚才见了您,大家都下跪,唯有他们父女没有下跪。"

李昌寿指向叶辰,向霸主告了叶辰一状。

然后,他又冲叶辰喝道:"还不快给霸主跪下!"

他知道以叶辰的嚣张程度,十有八九不会跪。那么煽风点火一下,把霸主激怒,到时霸主一巴掌拍过去,把叶辰拍死,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就听叶辰哼道:"你让我跪我就跪。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闻言,李家众人暗暗大喜。

他们知道,整死叶辰的机会来了。

于是乎,李洪刚率先指责起叶辰:"竖子,你太放肆了,霸主可是一域之主。但凡是在黑风域,不管是从哪里来的,都得给霸主下跪,你不跪就算了,还敢当着霸主的面说这样的话,你眼里还有没有霸主?"

"快跪下!"

李昌寿喝道。

"跪下!"

"跪下!"

"跪下!"

天君世家的人也加入进来喊了起来。

"闭嘴!"

叶辰喝了一声,说道:"张延年都没意见,你们哪来的意见那么大,先问问张延年,我用不用给他下跪再说。"

"你他娘的还敢当着霸主的面直呼霸主名字,你简直是在找死!"李昌寿见最佳机会来了,就对霸主说道:"霸主,此子简直没有把您放眼里,我这就替您弄死他!"

说罢,李昌寿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霸主大喝一声:

"你给我退一边去!"

然后,霸主一边打量着叶辰,一边朝他一步步靠近。

见状,李家的人,和天君世家的人,全都乐坏了。

他们知道,霸主已经被激怒,叶辰将要被一掌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