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带着乐芙兰去参加晚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咳咳咳咳!

  这是个极品...

  洛修喝了一口酒压了一下惊,不时的打量着乐芙兰。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鹤熙也一直用奇怪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乐芙兰。

  乐芙兰有些尴尬,被盯的久了,恼羞成怒道:“喂!什么嘛!都不相信我是不是!”

  莫斯白了她一眼,“相信,我相信你...”

  每回都这样...

  洛修看向莫斯,好奇的说道:“佣兵城离这远不远?”

  他之前读取了一些佣兵城简略的信息。

  佣兵城就是一个佣兵聚集的地方,没有领主,是佣兵们自主建立的城市,里面大部分都是佣兵,只有一少部分是平民,就这少部分平民也大多都是佣兵们的家人。

  几大佣兵团都集中在佣兵城,城中可以接任务,比如一些护送任务和剿匪任务,采集任务也有,就连打探消息的任务都有。

  莫斯说道:“没多远,骑马也就十天路程左右。”

  说着,莫斯好奇道:“你们想去佣兵城?”

  洛修点点头,“有些好奇,想去见识见识。”

  乐芙兰撇嘴道:“佣兵城有什么好去的,一群糙汉在一起喝酒吹牛有什么好见识的...”

  莫斯冷笑道:“你都被禁止入城了,想去见识都不行。”

  莫斯一想到这就气,乐芙兰去勾搭人家妻子,女扮男装就算了,还冒充他的名号!搞得他也差点被佣兵城列入黑名单!

  鹤熙抿了一口酒,看向乐芙兰好奇道:“你是因为什么被禁止入城的?”

  洛修也十分好奇的看过去。

  乐芙兰忿忿道:“他们冤枉我!”

  鹤熙好奇道:“冤枉你什么?”

  乐芙兰灌了一口酒,抹了抹嘴角的酒水,气愤道:“他们冤枉我勾引他们的妻子!”

  洛修的表情僵住,是他年轻了...

  鹤熙也愣了愣,小小的喝了一口酒,不在说话。

  这...可能...大概...不是冤枉的吧...

  虽然相处没多久,可洛修和鹤熙对于乐芙兰的脾性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耿直、豪爽,好色...好女色...唔...还有点不要脸...

  莫斯捂着脸说道:“你确定那真是冤枉你的吗?”

  尼玛,你都被人家捉奸在床了!谁特么冤枉你!

  乐芙兰怒道:“就是他们冤枉我!我被下药了!”

  “咳咳咳咳!”

  洛修一阵剧烈咳嗽。

  下药可真是太可了...

  乐芙兰又灌了一口酒,大声道:“我人见人爱乐芙兰是有底线的!绝不会干一些强迫别人的事情!”

  话音落下,酒馆内其他坐着的几桌人,都起哄道:“对对对,兰姐义气!”

  “兰姐说的好!我们挺你!”

  “兰姐霸气,我不想买单,待会能不能别强迫我买单?”

  酒馆一下就热闹了起来,一个个脸颊微红的大汉对着吧台这边起哄。

  “砰!”

  乐芙兰双手用力的拍响桌子,怒道:“你们想干嘛!喝酒不给钱?!信不信老娘找人卸了你们!?”

  “呃...开个玩笑...兰姐息怒...”

  “呵...呵...我们怎么会不买单呢,咱门一向都是遵纪守法的...”

  “咳咳,开个玩笑...别动怒啊兰姐...”

  一众佣兵大汉讪笑道,纷纷赔罪。

  乐芙兰冷笑一声,把目光看向面前的两个男人,“你们俩,先把酒钱付了!”

  说着,她一脸温柔的对鹤熙说道:“你的免单,我请了。”

  鹤熙有些尴尬,“那怎么好意思...”

  洛修目瞪口呆的看着乐芙兰,这女人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莫斯一脸沉默,默默的拿出一枚金币。

  乐芙兰一把抢过,揣进兜里。

  莫斯认真的说道:“找钱。”

  乐芙兰摆了摆手,“找什么钱?留着当下回酒钱...”

  说完,乐芙兰一脸希冀的看着洛修。

  洛修的嘴角抽了抽。

  这女人钻钱眼里去了?

  乐芙兰阴阳怪气道:“不会吧,一身人模狗样的,不会连酒钱都拿不出来吧...”

  一旁的莫斯仔细的想了想,他有没有介绍洛修和鹤熙是骑士?

  应该...有吧...

  洛修冷笑的看着乐芙兰,右手在身后微微一探,取出一个小袋子丢在吧台上。

  乐芙兰“嘁”了一声,“装什么大款...”

  莫斯好奇的看了看洛修周围。

  他从哪取出来的钱袋子?

  鹤熙轻笑道:“钱就在袋子里,随便拿。”

  乐芙兰打开钱袋子,脑袋懵了一下。

  钱袋子里全是金币,估摸着有近百枚。

  金币!那可是金币啊!

  乐芙兰咽了咽口水,偷偷的瞄了瞄洛修。

  这是哪来的二世祖...

  洛修冷笑道:“有钱,任性,随便拿!”

  乐芙兰鄙视道:“嘁,有钱了不起啊...”

  说着,她从袋子里拿出了一枚金币收入囊中,又在吧台底下找了找。

  一会儿,乐芙兰取出了七枚银币,塞进钱袋子,“你的酒钱,三枚银币,鹤熙的酒钱我免单,找你七枚银币。”

  洛修不由侧目,让她多拿不拿,还挺有原则...

  乐芙兰拍了拍胸膛,“我,乐芙兰,不取不义之财。”

  莫斯看了看乐芙兰胸前颤巍巍的美好画面,心底不停的提醒自己。

  她是男人,她是男人,都是假象,都是假象。

  洛修好笑的看着她,“你的眼睛要不是一直往前袋子上盯我就信了。”

  乐芙兰的脸红了红,“我...我那是在研究钱袋子上的花纹!”

  鹤熙看了看吧台上的钱袋子,然后默默的抿了一口清酒。

  钱袋子就是普通的那种,麻布做成的一个小袋子,毫无特色,也没有花纹...

  洛修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不赖啊...

  乐芙兰喝了一口酒,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趁着洛修和鹤熙不注意,还偷偷的问莫斯他们俩是什么人,怎么那么阔绰。

  莫斯小声道:“他们是来自梅洛城的骑士...”

  乐芙兰愣道:“两个都是?”

  莫斯愣了愣,这他还真不知道,于是犹豫道:“可能吧...反正洛修是。”

  先前他以为就洛修一人是骑士,可看着鹤熙的气质,怎么都不像是一名麾从,气质反而比洛修更加沉稳。

  所以莫斯猜测,洛修和鹤熙两人都是骑士。

  乐芙兰咽了咽口水,猛灌了一口酒,压下心中震惊。

  怪事年年有,这两年特别多...

  二十多岁的骑士,整个南方王国都没几个...少数的几个还基本上都是在梅洛城,侍立在女王身边。

  只有个别走了狗屎运,老爹是骑士,还偏偏死的早的那种,年纪轻轻就继承了衣钵那种...

  乐芙兰有些好奇的说道:“你们都走了哪些地方?”

  洛修愣了愣,说道:“你管我们走了哪些地方...”

  乐芙兰撇了撇嘴,“嘁,小气...”

  莫斯喝了一口酒,说道:“两位,你们是准备回梅洛城吗?”

  洛修点头道:“对。”

  乐芙兰啧啧称奇,“那你们之前指定是绕了大半个南方王国啊...”

  洛修笑道:“就是想出来见识见识下外面的风光,所以多走了些地方。”

  莫斯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他也想出门游历,可他父亲不允许...

  乐芙兰说道:“那你们这次来梅城是凑巧?”

  鹤熙点了点头,“是的,巧合使然。”

  洛修白了乐芙兰一眼,没好气道:“我们没事故意跑梅城来干嘛,这么个小地方,以前听到没听过...”

  听到洛修的话,莫斯和乐芙兰不由侧目。

  大人物啊...

  洛修撇嘴道:“早知道这梅城是这么个情况,我压根就不会进来...”

  鹤熙无奈的笑了笑。

  乐芙兰好奇的问道:“为什么啊?”

  莫斯同样好奇的看向洛修。

  洛修撇了撇嘴,“我们一进城就被哈伦邀请到了领主府,还要给我们办什么酒宴,你们说麻烦不麻烦...”

  莫斯一脸无语。

  麻烦?这是别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待遇好吧...你还嫌麻烦,身在福中不知福...

  乐芙兰疑惑的说道:“不想去就不去咯,有什么可烦的...”

  你一个梅洛城的骑士还怕个小小的梅城领主?

  洛修低叹一声。

  鹤熙看着他,温柔道:“是不是觉得很委屈?”

  洛修的嘴角抽了抽,“怎么会呢...我这人最喜欢麻烦事了...”

  乐芙兰算是看明白了,鹤熙想要留下来,洛修不想,可洛修是听鹤熙的...

  这时,莫斯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今天晚上的酒宴不会就是为你们俩办的吧!”

  乐芙兰诧异道:“什么酒宴?我怎么不知道?”

  洛修也有些疑惑的看向莫斯。

  莫斯解释道:“梅城里的大商人都接到了领主哈伦的邀请,说是今天晚上有一个酒宴,而我今天刚好在梅城,所以也接到了邀请。”

  洛修有些懵,“不会吧...”

  莫斯仔细的想了想,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应该就是了,不然哈伦没必要办什么晚宴。”

  说着,莫斯思索道:“哈伦应该是有求于你...”

  乐芙兰撇嘴道:“就他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会做赔本的买卖?”

  洛修点头道:“我也这么觉得,看着哈伦我就觉得他像一头狐狸。”

  说着,洛修又补充道:“丑狐狸。”

  “哈哈哈哈哈哈!”

  乐芙兰捧腹大笑,“我就说绝对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哈伦是只丑狐狸吧!”

  “哈哈哈哈哈哈!”

  莫斯一脸无语,“哈伦再怎么说也是一位骑士,一方领主...”

  洛修撇了撇嘴,“那又怎样...一看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乐芙兰也无所谓的说道:“就是,那又怎样,大不了姑奶奶就跑到佣兵城去避难。”

  莫斯凉凉的说道:“你进不了城...”

  乐芙兰眨了眨眼睛,“以你的名义...”

  莫斯:“……”

  你是真的不是个人...

  “咳咳...”

  洛修看向莫斯,问道:“你知道今晚的宴会哈伦都邀请了哪些人吗?”

  莫斯愣了愣,思索道:“不太清楚,不过梅城的大人物他应该都邀请了...”

  说着,莫斯随意道:“其实你也不用嫌麻烦,就当作一般的宴会就行。”

  “就是。”

  乐芙兰附和道:“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就直接开溜,多好?”

  洛修摸着下巴,思索道:“诶...这是个好办法...”

  莫斯的脑门冒出几根黑线。

  好好的骑士别被乐芙兰给带坏了...女王怪罪下来他可担当不起...

  洛修看向乐芙兰,“要不...把你带着一起参加酒宴?”

  “好呀好呀好呀!”

  乐芙兰惊喜的看着洛修,“我最喜欢白吃白喝了!”

  一旁的莫斯的有些犹豫道:“不太好吧...”

  带她去有些丢人啊...

  一想到乐芙兰在晚宴上疯狂扫荡食物酒水的样子...

  莫斯打了个冷颤,严肃道:“我觉得不太好。”

  乐芙兰不怀好意的看向他,“喂...小心我收拾你啊...”

  洛修越发觉得带乐芙兰一起去可行。

  有乐芙兰这么一股清流在,那个无聊的晚宴可能会变得有意思的多...

  洛修随意的摆摆手,“是我带你去,又不是他带你去。”

  说着,洛修对乐芙兰眨了眨眼。

  小老弟,今天晚上就看你发挥了,我看好你!

  乐芙兰拍了拍洛修的肩膀,咧嘴笑道:“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洛修好笑的看着她:“那要不请我再喝一杯?免单的那种。”

  乐芙兰豪气道:“没问题!”

  乐芙兰取出两只水壶,“你是要喝冷水还是热水。”

  洛修一脸懵,我是让你请我喝一杯酒,不是让你请我喝一杯白水...

  乐芙兰眯眼笑道:“随便选,我请客。”

  洛修转头看向莫斯,认真的说道:“她一直是这样吗?”

  莫斯犹豫了片刻说道:“其实...我和她也不是很熟...”

  听到莫斯的话,乐芙兰怒道:“绝交!”

  莫斯冷笑一声,“好啊,先把我在你这存的酒钱还给我。”

  乐芙兰回以冷笑,“呵,有多少老娘都还给你。”

  “不多,三年来一共也就在你那存了一百多个金币...”

  “洛修,你觉得我晚上是穿红色的礼服去呢,还是穿黑色的礼服去?”

  乐芙兰一脸认真的看着洛修说道。

  洛修眯眼看着她,啧啧称奇,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还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

  一旁的莫斯冷笑两声,“还钱!”

  乐芙兰娇嗔道:“哎呀...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没看出来我是在跟你开玩笑嘛...”

  她是男人,她说男人,都是装的,都是装的....莫斯心底不停默念,脸上则不动声色。

  洛修有些快要绷不住想要笑出来了。

  没想到费雷泽还有这么有趣的人。

  一旁的鹤熙在认真的思考着,让这么个极品成为天使,是不是不太好?梅洛天庭会不会被她影响?

  可她鹤熙一向说一不二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