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人见人爱乐芙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乐芙兰咽了咽口水,猛的转身,拿出三个酒杯,再从身后的酒架上取出一瓶酒,往杯中倒入半杯。

  乐芙兰看了看鹤熙,又从酒架下方取出一瓶酒,往杯中再度添加了半杯。

  “啧啧...”

  洛修看着乐芙兰,啧啧称奇。

  啊...这糟糕的调酒手段...

  乐芙兰撇了他一眼,然后把其中两杯酒推到洛修、莫斯面前,“呐...上好的清酒...”

  说着,乐芙兰端着酒,小心翼翼的递给鹤熙,“美丽的女士,请品尝,别贪杯哦。”

  莫斯撇了撇嘴,拿起酒杯大罐了一口。

  洛修看了看酒杯中透明澄澈的液体。

  怎么一股子白酒味...

  鹤熙接过酒杯,小小的喝了一口,“唔...不错...”

  说着,她又摇了摇头,“可惜我不喜欢喝酒,喝不出其中味道。”

  乐芙兰看着鹤熙,眼中都快冒出小星了,“哇...”

  喝酒的样子也好美...

  鹤熙眨了眨眼,“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说着,她看向洛修,眼神里带着疑惑。

  乐芙兰看着鹤熙的模样,双手捂着脸颊,一脸花痴状。

  莫斯捂着脸,没脸看她。

  真丢人啊...

  洛修小声的说道:“离她远点,这女人不正常,她一个女人居然馋你身子...”

  听到洛修的话,鹤熙的嘴角抽了抽,不动声色的挪了挪位置,靠近了洛修一点。

  见此,洛修挑衅的看了乐芙兰一眼。

  看到没,她是我的!你没机会!

  乐芙兰的花痴样恢复正常,神色平静下来,看向洛修的眼神带着一丝敌意。

  莫斯呼出一口气。

  这花痴女总算正常了...

  想着,莫斯看向洛修和鹤熙两人,问道:“两位来自梅洛城?”

  说着,莫斯有些诧异的说道:“干嘛要来这边?这边也不比梅洛城好啊...”

  洛修喝了一口酒,心底暗骂一声,特么真的是白酒,看向莫斯说道:“我们之前到王国的边境,现在正准备回梅洛城,刚好途径梅城,就想着进来看看,没想到这小小的梅城花样还挺多...”

  莫斯愣道:“花样多?你是指内外城的划分吗?”

  洛修撇了眼乐芙兰,“不仅仅是内外城的构造...”

  乐芙兰看了他一眼,投给洛修一个鄙视的眼神,说道:“这梅城周围的上百座城池、领地的大商人都居住在梅城,那些商人需要雇佣佣兵护送货物,所以大部分佣兵也喜欢在梅城附近游荡,梅城聚集了那么多佣兵,我这酒馆肯定得开在梅城咯。”

  佣兵们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吹牛,而实现这个爱好的最好地方当然就是酒馆了,最好还是那种酒好喝的酒馆。

  鹤熙诧异道:“为什么那些商人都住在梅城?”

  莫斯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这涉及到周边好几个城池的勾当...

  乐芙兰看了莫斯一眼,撇嘴道:“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想抱团取暖,抵抗女王的新政嘛,有什么说不得的...”

  清理魔人的战事结束后,艾妮·熙德感觉南方王国的商人地位越来越重,需要制约,于是颁布了相关的法案。

  一些商人往往控制着好几个城池和领地的经济命脉,一些大商人甚至把控着几十上百个城池的经济。

  他们掌握着南方王国近乎所有的经济,粮食、布匹、马匹、盐、矿产等等一系列,都在商人的手中,而因为南方王国的信仰根源,艾妮·熙德又不能无故剥夺他们控制的资源。

  之所以造成这一现象,是因为南方王国崛起的太快了。

  短短不到二十年,艾妮·熙德便从无到有,从一个农家小女孩变成了南方王国的女王。

  年轻的艾妮·熙德用正义秩序统一了南方,结束了混乱无序、盗匪横行的奴隶制时代,经过近二十年的征战,建立了强大荣耀的南方王国,定都梅洛城。跟随她征战的诸位骑士们也都得到了分封,各自治理一方疆土。

  自此进入骑士时代,可北方蛮族任然处在混乱秩序之下,北方某些部落信仰时光神,南北双方的信仰战争也就此拉开帷幕,不曾停下。

  虽然艾妮·熙德凭借自身魅力,在南方王国一呼百应,可不断的战争,不停的在消耗南方王国的底蕴,再加上商人逐利,一些商人趁机收拢南方王国的各个行业,导致南方王国现在有两个团体。

  一个是商人团体,一个是骑士团体。

  前者逐利,谋求自身利益。

  后者追名,追求跟随女王艾妮·熙德的脚步,力求让王国更加强大。

  莫斯无语的看着乐芙兰,“要是事情真那么简单,我的父亲也不会让我对这件事缄口不言了...”

  洛修诧异道:“新政?什么新政?”

  听到他的话,莫斯和乐芙兰都疑惑的看向他,眼神中带着质疑。

  现在他们两人开始怀疑洛修到底是不是南方王国的人了...

  看着两人眼神,洛修笑道:“我们离开梅洛城有一段时间了,基本上都是在各个城池游玩,没怎么注意这些...”

  “哦~怪不得...”

  莫斯和乐芙兰一副你落伍了的表情。

  乐芙兰解释道:“对北方大陆的战事结束后,女王就颁布了新政,大大提高了商人的税,不许商人拥有私兵等等...”

  说着,乐芙兰严肃的说道:“最主要的一条,不许出现垄断现象。”

  洛修和鹤熙对视一眼。

  这艾妮·熙德脑子还挺灵光的……垄断法都被她给琢磨出来了……

  其实这个阶段,垄断不垄断都没那么重要,而是商人没有私人武装。

  不许有私兵就意味着他们没有自保的能力,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

  洛修若有所思的说道:“所以那些商人就聚集在一起抱团了...”

  鹤熙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

  洛修愣了愣,随即想到了什么。

  商人、领主...

  莫斯咬了咬牙,一脸豁出去的表情,“其实是这些商人和梅城的领主哈伦达成了协议,他们依附哈伦,给梅城和哈伦带来财富,而哈伦则给他们提供庇护,减小对商人的新政推行力度。”

  鹤熙抿了一口酒杯中的酒。

  和她想的一样,南方王国出了乱子,这些商人在依附艾妮·熙德和依附领主之间,选择了后者……

  洛修听到后摇了摇头,这些个二货干嘛要选择依附领主?依附国王不香吗?而且迫于正义秩序,只要这些人不犯错,艾妮·熙德都动不了他们……

  想着,洛修思索道:“那这梅城就是这一大片区域的商人团体联合的地方咯...”

  啧啧...这些人不怕被一锅端了?

  乐芙兰点点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对...其他的城池和领地就算是还有,也都是一些小的不能再小的商人,我也只能把酒馆开到梅城来…”

  其他的地方一点生意都没有,让她怎么卖酒...

  洛修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乐芙兰诧异道:“你很有钱?”

  乐芙兰的脸垮了下来,“没...”

  她一贫如洗...卖酒、买原料、酿酒、卖酒...这些个环节根本没有什么油水...佣兵都太穷了,不愿意花太多的钱去买酒喝,可佣兵是她最大的客户...

  洛修不太相信,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你没钱能把酒馆开到梅城的内城来?”

  乐芙兰撇嘴道:“那是因为我认识许多大佣兵团的首领...”

  洛修有些懵。

  佣兵...佣兵团?镖师?镖局???

  他有些愣,这特么发展错方向了吧...

  洛修看向鹤熙。

  鹤熙耸了耸肩,表示她不知道什么是佣兵团。

  洛修看向乐芙兰。

  乐芙兰以为是洛修不相信她认识许多佣兵团的首领,于是怒道:“你看不起谁呢!我是那种撒谎的人吗!”

  说着,乐芙兰掰着手指说道:“第一佣兵团、圣殿骑士团、十字骑士团......他们的首领我都认识!关系还很好!”

  洛修有些不太信的看着她。

  那些人肯定是馋你身子才和你做朋友的,可没想到认了个兄弟...

  话说,圣殿、十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洛修摇了摇头,甩去脑中的想法,忍住想要读取南方王国信息的想法,说道:“这些佣兵团...”

  不待他说完,乐芙兰打断道:“这些佣兵团都和我有过命的交情!”

  一旁的莫斯捂着脸。

  实在没脸看了...

  洛修轻咳两声,这女人满嘴跑火车...果然还是需要读取一下信息...

  想着,洛修拿起酒杯,小小的喝了一口,眼中一道银芒一闪而过。

  乐芙兰看着洛修的样子撇嘴道:“一个大男人喝个酒怎么一副女人样?”

  说着,乐芙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完,“嘶~爽!”

  莫斯对她竖起大拇指,果然这女人除了长得像女人外,其他的都是男人配置...

  鹤熙眨了眨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乐芙兰。

  这人有成为新一代天使的潜质啊...就是信仰不够纯粹...

  乐芙兰打了一个酒嗝,妩媚的笑道:“这位美丽的鹤熙女士,请不要这样看着我,不然我会以为你对我有什么企图的。”

  莫斯忍不住捂脸,这女人...又来了...

  鹤熙意味不明的笑道:“如果给你一个选择,你愿意坚守正义秩序吗?”

  芙兰愣了愣,下意识道:“肯定愿意啊...”

  天使那么美,很符合她的择偶标准...必须守护!必须坚守!

  鹤熙不在说什么,抿了一口清酒,笑而不语。

  乐芙兰啧啧赞叹,要不是眼前这个美人已经有了男伴,她肯定要下手追求。

  鹤熙实在是太符合她的择偶标准了!

  安静、温柔、美丽、身材好、皮肤白、大长腿...

  乐芙兰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真下酒啊...”

  莫斯疑惑的看向她,什么真下酒?

  “咳咳...”

  洛修轻咳两声,谨慎的看着乐芙兰。

  这女人的思想有点危险,还预谋不轨...

  乐芙兰看向洛修,调戏道:“哟...小帅哥还没醉呢...”

  洛修翻了个白眼。

  他刚才读取了部分信息,关于佣兵和佣兵团的信息,当然,乐芙兰他也了解了一下。

  佣兵主要是一些退伍的士兵和一些喜欢冒险的人,佣兵团则是由一些名声显赫的佣兵组成的,佣兵团和南方王国有过契约,愿意接受艾妮·熙德的调遣,相当于是南方王国的不记名军队。

  洛修不由感叹,看看人家佣兵团多自觉,主动依附艾妮·熙德,再看看这些个商人,一个个头铁的很...

  想到这,洛修看向乐芙兰。

  乐芙兰的身份不简单,她的父亲很有钱,但是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死在一些奴隶主的手上。

  那个时候正值艾妮·熙德的强势期,一些奴隶主狗急跳墙,疯狂剥削平民,招募军队抵抗,乐芙兰的父亲散尽家财赈灾济贫,最终那些奴隶主看不过去了。

  我们忙着吸血,你却给他们输血?那好,我们直接吸你的血就好了。

  结果就是,乐芙兰的父亲被奴隶主绞死,几岁大的乐芙兰跟着母亲逃亡,艾妮·熙德结束奴隶时代建立南方王国后,乐芙兰和她母亲安稳了下来,不过没多久她母亲就去世了。

  那时起,乐芙兰开始游历大陆,成为了一名佣兵,结交了许多朋友,同为一个大团体的佣兵们知道乐芙兰的身世后,也无不敬佩她的父亲,大多都会给她的面子。

  洛修看向乐芙兰,她的父亲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想到这,洛修有些无语,为什么父亲是一个严谨正直的人,而身为女儿的乐芙兰却不修边幅呢...

  她还说与几大佣兵团关系好,神特么关系好!她跑去钓人家团长的老婆和妹妹,这关系能好!?

  感受到洛修的目光,乐芙兰诧异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洛修没好气道:“你是不是经常勾搭人家的妻子和妹妹!”

  “对啊...呸呸呸!对个屁!”

  乐芙兰下意识承认了,立马反应过来,怒道:“什么叫我去勾搭!明明是她们勾引我好不好!”

  鹤熙的嘴角微微抽搐,把这么个人带进梅洛天庭究竟是好是坏...

  乐芙兰神色怀疑的看着洛修,“你怎么知道的?”

  一旁的莫斯捂着脸哀嚎一声。

  天呐,这女人为什么能这么极品...…她是什么样的人佣兵界根本就是人尽皆知好吧!可偏偏她是他朋友!连带着把他的名声也搞臭了!

  乐芙兰疑惑的看向莫斯,“你怎么了?我问的有问题?”

  莫斯没好气道:“你什么时候去把佣兵城那张静止你入城的通告撕掉就行了,这么一来不是佣兵圈子里的人就不知道你的德性了!”

  “你自己的名声怎么样没点数?‘乐芙兰,性别女,爱好女,擅长勾搭有夫之妇,其行为严重危害城内秩序,禁止入城。’还附上了一张画像,就贴在佣兵城的城门口!”

  乐芙兰有些尴尬的对着鹤熙笑了笑,一巴掌拍到莫斯的头上,“别瞎说!我人见人爱的好嘛...”

  莫斯认真的看着洛修,“相信我,珍爱妻子,远离乐芙兰。”

  洛修的嘴角抽了抽。

  鹤熙的嘴角也微微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