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席修时稚九的小说全文大结局

2020-05-22 21:01

星星落在他头上

推荐指数:10分

抖音热推的席修时稚九为主人公的小说它来了,整本小说并非单一枯燥的情节,而是险象环生环环相扣,妙趣横生,一个接着一个紧密联系,彼此穿插,却又互相照应。

《星星落在他头上》 第20章 我欠了两课 免费试读

假期的清早,整个城市都分外安静,劳累了一周的人们还在床上酣睡,享受这短暂的周末时光。

周六的辰光,伴着一缕晨光,校门缓缓拉开。

时稚九和门卫叔叔打了声招呼,哒哒哒的跑进学校,发现班级的门开着,时稚九一脸纳闷。

照她今天来学校的时间,应该要爬窗进去才对。往常都是班长7点来开门的,周末补课是7点半,她抬手看了看手表,现在也才6点半啊。

她充满疑惑的推开前门,没有人,凳子也还翻在桌上。

一边环顾四周,一边走到自己的座位,她本想早点来理个桌子,找找数学作业本到底放在了哪里,眼下这诡异的气氛扰的她内心有点小慌乱。

翻下自己凳子的同时,还不忘将席修的一起搬下来。她从书包里拿出早餐,还是一样的纸袋,里面装着三明治和水煮蛋,放进席修的抽屉里摆好,然后自己拿着水杯去打水。

时稚九看时间还早,在教学楼周围绕了一圈才走回去。辰光的校园是西式建筑风格,双语教学,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高大上。

她的座位离后面黑板很近,等她靠近教室后门的时候,隐约感觉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时稚九心提到嗓子眼,是小偷?但应该不会选在白天吧,何况还是大清早,那会是谁?她脑海中飘过无数个想法,却又无可言喻。

时稚九不敢打草惊蛇,只好蹑手蹑脚的挪向窗子,探着脑袋往里看。

等看清楚来人的时候,时稚九彻底惊了,瞬间像被冰封,挪不开步子。

自己座位上站着的人怎么会是何姗姗??

虽然有时察觉她对自己似乎有敌意,但亲眼看见她从席修的抽屉里拿走了自己精心准备的早餐和亲手写的早安纸条,仍旧不可思议。

当时稚九看见何姗姗将早餐袋子丢进垃圾桶的时候,倍觉惊讶的长大了嘴。

前几次给席修准备早餐,总是不见他拿出来,却能在垃圾桶看见包装袋,她以为他吃了,至少没有直接丢掉,为此她兴奋了好久。

原来只是自己太愚蠢,被何姗姗戏耍了还蒙在鼓里。都怪她高兴太早,席修知道她的笔记,他断然不会轻易吃她送的早餐,而且这是她第五次给席修带同样的早饭了,如果他每次都看见,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背地里搞小动作未免也太无耻了。

时稚九从后门推进去,何姗姗已经若无其事的在自己座位上坐定,泰然自若,即使看见时稚九进来,也不见分毫惊恐。

现在揭穿她,她定然打死不认,可是时稚九真的很生气!自己的喜欢因受人嫉妒而付之东流,她感觉自己的头顶已经气的发烟了。

烦躁的坐下,却发现自己的数学作业本明晃晃的躺在桌上。

???

时稚九看了眼作业,又看了眼何姗姗,她的背影在初升太阳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欠揍!时稚九磨磨牙关打开作业。

果然,该做的都没做,和丢之前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变皱了...

既然原封不动的还给她,又为什么要拿走自己的作业?

早自习下课后,数学课代表在讲台上喊,“赶紧的,把作业本拿出来,我来收了!”

“等下等下,我还差一点点,诶借我参考下。”

洛阳:“席总,借我抄下。”

席修:“没写。”

洛阳:“老厉!”

厉明哲把数学作业本丢给洛阳。

“时稚九你好了吗?”洛阳边抄还不忘关心下战友。

不仅没好,她还欠了两课作业,上次作业本丢了就落下一课,天知道她现在生无可恋,一个班级倒数还不做作业,老师不骂她,她自己都不信。

“没好啊。”

是啊,没写好她还那么淡定,说的满不在乎、一脸轻松的样子,心大到连自己的都佩服自己。

等课代表收到她们这边时,席修抢先开口,“不交”。

时稚九毫无气势跟了句,“我也不交。”

课代表一脸错愕,“认真的吗?”

“不打算最后挣扎一下,参考一下别人的或者...”

“我欠了两课。”

.......那确实挣扎不了了,选择溺死是正确的。

数学题,一道就要演算好几张草稿纸,哪怕题量不多,一课作业怎么说也要花上个一天半天的,累积了几课,基本没救。

垂头丧气的过完一天,好在晚上还有演唱会可以看,这是她目前唯一的安慰。

只是晚上还有数学课,高三果然悲催,平时不补,偏偏放在周末!眼下只好逃了,时稚九想起陈思卓之前说他有约人,顾夕和任西宁一起,就她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凄惨。

可是,席修这尊大佛,根本请不动,何况还是女生请他,比登天还难。

“诶,洛阳,你们晚上在这补数学吗?”

洛阳:“当然,”

“回家啊。”

时稚九:“你能不能说话别大喘气!”

洛阳好似看出什么,露出狡诈的笑容,“怎么?有计划?需要我帮忙吗?”

时稚九思索片刻,严肃的问他,“许安然和我,你站谁?”

洛阳显然没预料到她会问这个,他确实跟着席修一起玩的时候就认识了许安然,也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这种事由他来说可能不妥,不过还是给时稚九打了一剂安定,“当然站我们班的班花啦!”

时稚九听他这么一说,开心的像朵花儿。

“简而言之就是,今晚体育场那边有演唱会,我有两张票,想...”

洛阳立刻领会了她的意思,“想带上我是吧?”

不知从哪里好像传来一只乌鸦的叫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