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苏云天夏静初_梨白

2020-05-22 18:04

  逆鳞战神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云天夏静初,这是一本非常有看点的都市逆袭小说,讲述了夏静初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心神不宁,几次摸出手机想要给苏云天打电话问问情况,都没有打。如果有什么事情,苏云天肯定会通知她的!

免费阅读

  洛城,富贵酒楼宴会厅热闹非凡!

  今天是夏家老夫人七十大寿,来者无一不是洛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非富即贵!

  主持宴会的司仪用低沉的嗓音清点着礼单上的寿礼,每当话音落下,便会引起一阵唏嘘声!

  “夏家长孙,夏宇晨送老夫人百年人参一株,恭祝老夫人寿比天齐,万寿无疆!”

  “夏家长孙女,夏雨然送老夫人极品玉如意一对,恭祝老夫人青山不老,寿如波涛!”

  此时,主席位上!

  夏老太太眯着眼,满意的点着头。

  夏老太太!虽已年过七十,可确是名副其实的夏家掌权人!

  正当司仪的目光扫到礼单末尾时,突然面露难色。

  “怎么不念了?”

  “这......”

  司仪微微蹙眉,但还是将它念了出来。

  “夏…夏家孙女婿苏云天,送......夏老夫人茶砖一块,礼金999元,祝老夫人长长久久,甜甜蜜蜜......”

  当他读完礼品单上这段话时,场上原本热闹的气氛仿佛降到了冰点......

  是什么场合?夏家老太的七十大寿!

  居然只送一块茶砖和999块钱?他到底是怎么拿得出来的?

  宴会厅内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嘲笑声此起彼伏。

  “这就是入赘夏家的那个上门女婿?”

  “可不就是他,真不知道当年夏老爷子怎么想的,夏静初毕竟是洛城第一美女,有那么多富二代要求娶她都不同意,非要让她嫁给这个穷光蛋,还是个来历不明的穷光蛋。”

  “可怜了夏静初了”

  听着众人的话,夏家老太太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她冷哼一声说道:“废物,谁让你来的!”

  苏云天有些尴尬的说道:“奶奶,今天是您过寿,我来给您道贺。”

  “呵呵,你还道贺,你站在这除了给大家添堵还有什么用?”夏家老太太的长子夏洪江、山说道。

  苏云天默不作声,没有接话。

  坐在苏云天旁边的女人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苏云天,你没事吧?”

  女人有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

  她就是苏云天的妻子,夏静初!

  “他有事?他能有什么事?要不是他废物,没有能力,我们家能送这种东西让人嘲笑?”苏云天的丈母娘刘桂芬说道。

  苏云天苦笑了一声,这茶叶可是价值4万一克的顶级珍品,是他一直戴在身上唯一珍贵的东西,还是夏静初说夏老太太过寿他才拿出来的,现在竟然被说的一文不值。

  “行了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夏静初反驳道

  刘桂芬冷哼一声:“就因为他,老太太才会觉得我们家让家族蒙羞!对我们这么苛刻!我就说两句还不行了?”

  “就是啊静静,你妈说的对!“苏云天的老丈人夏洪江附和着。

  此时夏静初的堂哥夏宇晨站了起来,讽刺道:“窝囊废,你不送,我想奶奶也不会说什么,毕竟你是个软饭王,这个大家都清楚,但是你送这么廉价的茶叶,是不是想害奶奶?”

  “是啊!这个茶叶别说奶奶了,就算给我们家狗,狗都不喝,窝囊废,你到底什么意思!”夏宇晨的亲妹妹夏雨然也跟着接了一句。

  “就是,这个窝囊废没安好心!”

  听到夏宇晨的话,众位亲戚立刻口诛笔伐起来,弄得夏静初更是尴尬不已。!

  在看着苏云天那无所谓的态度,让她觉得有些无力,被人这么说他都不会反驳吗?送茶叶怎么就是要谋害奶奶了?简直是太窝囊了!

  整整两年,苏云天除了在家里做做家务就什么也不管了,还整天给她丢人!

  一瞬间这些年被嘲讽的委屈和对苏云天的失望,都涌了上来。

  “奶奶,您别生气,苏云天他也是好心!”夏静初站起来,忍着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为苏云天解释道。

  “好心?好心就买廉价的茶叶,病从口入知道吗?”夏宇晨嘲讽道。

  苏云天解释道:“这茶不是廉价的茶叶,是我一直收藏的好茶,奶奶你尝一尝就知道了。”

  夏雨然这个时候又开口说道:“怎么?这种破茶叶看着都快长毛了,还是你收藏的?你这废物是在像大家抱怨我们夏家亏待你们了?”

  夏家老太太听着夏红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这么多人在这,要是被传出去什么她差别对待夏家子嗣的话,她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废物,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夏家老太太怒骂道。

  夏静初也趁机拉了一把苏云天,生怕他再说错话!

  “你们说的有道理,茶叶等一会扔了吧!夏家养了一个白眼狼,是我们夏家不幸!”夏家老太太接着说道:“夏静初啊,你说何家的何少一心喜欢你对你还好,你要是真长了脑子就应该赶紧和这个废物离婚,嫁给何少!“

  何少就是洛城何家的长子何海,何家在洛城得家族地位要比夏家高上许多,老太太还想利用夏静初搭上何海这条船好帮助夏家提升家族势力。

  “是啊,静静你就听你奶奶的话和这个废物离婚嫁给何少吧!妈也劝你好多次了!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的娶你的时候连彩礼都没拿?”刘桂芬嫌弃的说。

  苏云天那时候一穷二白,衣衫褴褛,就差在街头上要饭了。

  就这么一个人,夏家亲戚几乎都反对,而夏家的老太爷居然非要把夏静初嫁给他!

  夏雨然当年出嫁的时候,夫家的彩礼可是好几百万!

  现在更是和夫家商业联手,事业上更上一层楼,这样一对比,苏云天在她看来,更不顺眼了!

  “妈!你在说什么?我不会和苏云天离婚的!“夏静初反驳道。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大厅的门被推开了,夏家管家走在前面,一个年轻人手里提着礼物,看到年轻人,众人全部起立。

  就连夏家老太太也放下身段,颤颤巍巍走了过来。

  “何少,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夏家老太太卑躬屈膝, 恭敬的说道。

  来人正是何海!

  “我听说老太太今天大寿,来送点礼物!不成敬意!”何海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微微笑道。

  眼睛却一直看着夏静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