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新作王府美人-姜南云萧元景全文

2020-05-22 18:04

《王府美人》精选

无论梁氏心中打的什么主意,她这话确是半点没错的。

南云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先前不愿去细想,总是下意识地逃避这个问题。如今梁氏毫不客气地将这事挑到了她面前,也让她没法再装傻。

对南云来说,梁氏这番话中最让她意动的是最后那句——讨个名分,今后便可高枕无忧了。

如果就这么耗着,保不准将来会如何,少不得又是一番折腾。

倒不如依着梁氏所说,求个一劳永逸。

南云送走梁氏之后,又反复掂量了许久,拿定了主意。

及至第二日,她早早地就起床梳洗,又开了箱挑衣裳。

柜子的最底处放着她那件被剪破的衣裳,再往上,则是先前萧元景吩咐煮茗送来的那套衣裙。当初她难过得很,只扫了眼,并没仔细看就让晓玉帮着收了起来,直到如今方才将它取出来翻看。

这衣裳用的是江南那边来的好料子,天水碧色,澄净得很。裙摆上的金线绣纹更是精致,让人移不开眼来。

南云小心翼翼地以指尖抚过,又有些为难,不知究竟该不该换上。

这衣裳的确太惹眼了。

犹豫了许久,南云咬了咬唇,终于将这套襦裙换上身来。

这是套小袖齐腰襦裙,南云系好腰间的系带,又理了理衣裙,走到铜镜前照了照。

说来也巧,这衣裙明明是随意从库房中翻出来的,但竟与她的尺寸差不离。身形窈窕,纤腰不盈一握,露出的皓腕在天水碧色的映衬下,愈发显得欺霜赛雪。

南云绾了发髻,斜插了两根蝴蝶簪,点了唇脂后便出了门。

因着这一番耽搁延误,南云到前院时萧元景已经起了,随意披了件外衫,倚在大开的窗边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天生一副好相貌,面如冠玉雅致风流,应当是才起的缘故,并未束发,神态散漫得很。

南云觉着,旁人总说宁王殿下性情和善,大抵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对什么事情都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所以就显得格外好说话。

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进了门。

说来也是奇怪,原本日日都能见着的晚宁今儿居然不在,旁的小丫鬟也不大敢进去打扰萧元景,近身服侍的事情便落到了南云身上。

南云才进内室,萧元景便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微微一怔。

南云被他这目光看得紧张起来,垂着的手不由得攥紧了些,咬了咬唇。她知道自己长得好,但萧元景这些年见过的美人多了去了……

“这衣裳给你,倒也没浪费了。”萧元景也不知是想起什么来,笑了声。

南云心下稍定,也抿唇笑了,上前来伺候萧元景更衣梳洗。

她的手很巧,束发戴玉冠也是片刻间的事情,萧元景坐在那里由着她摆弄,及至事情都收拾妥当,南云又出去传了饭。

萧元景的目光大半时间都落在她身上,但却并没说什么,及至吃完了早膳,他才向后一倚,问出了自己一早上的疑惑:“我怎么觉着,你今日格外殷勤些?”

南云:“……”

她一直都知道萧元景很敏锐,但自觉今日并没露馅,却不料他竟又轻而易举地给戳破了。

“这原就是本分,怎么能算献殷勤呢?”南云勉强解释,但眼神却不由自主地发飘。

萧元景看向她的目光中戏谑之意渐浓:“这么说来,你以前就是有失本分了?”

这黑锅实在是扣得莫名其妙,纯属曲解意思。

南云冤得很,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看向他的眼神便多了些谴责与委屈。

萧元景笑出声来,总算是高抬贵手,放过了此事。

其实打从早上他见着南云换了这衣裳,就隐约能猜出她打的什么主意,所以寻机逗了两句。但她这小心翼翼的谨慎模样,若真是逗得过了,只怕立时就要缩回去再不敢有什么想法,所以他也就见好就收。

萧元景今日并不打算出门,早膳后,先是到花园中逛了逛,顺道又去了藏书阁。

南云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的,见他要到藏书阁去,不由得打起些精神来,脸上的笑意也愈发真切起来。

她是一直惦记着这藏书阁的,初次来时是陪煮茗取东西,并没敢耽搁,再来时又有方晟在,满心都是忐忑不安,更没什么闲情逸致去观赏。

如今总算是寻着机会了。

这藏书阁分为上下两层,南云只大略看过楼下的书画古玩,就已经目不暇接,更不敢想楼上该是怎样的情形。

一进门,她就忍不住四下打量着,眼神都亮了起来,嘴角更是不自觉地翘着,像是个得了心仪礼物的小姑娘似的。

萧元景倚在书架旁抽了本书看,抬眼间见着她这模样,微微一愣,并没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看着。

他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南云。

在他的印象中,南云是个毋庸置疑的美人,天生好颜色,在情事上有些木讷拘谨,偶尔又会有不自觉流露的风情。

而眼前这个模样,倒让他更觉出些新奇有趣来。

南云停在存放金石拓片的书架前,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去碰,可指尖将要触到时又似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缩了回去,神色一黯。

萧元景将她这一连串的反应尽收眼底,只觉得心中莫名一软,开口问道:“你很喜欢这些?”

南云原以为萧元景是在一门心思地看书,不妨他突然开口,没半点防备,被吓得后退了两步,而后方才点了点头:“是。”

“若是想看,只管拿就是,”萧元景随口道,“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的。”

这藏书阁中,有珍稀的孤本、书画,也有各色古玩,金石拓片碑刻等……一些是他费了心思搜寻来的,但绝大多数,都是旁人投其所好送来的。

这些是他的兴趣所在,但却并不是视若珍宝不许旁人动的那种,不然先前也不会带方晟来此。

他甚至都没有嘱咐南云要小心,一来是的确不怎么在意,二来也是心中信任南云,知道她是个有分寸的人。

南云很是惊喜,连忙谢过了萧元景,而后回过头去小心翼翼地拿了架子上的拓片。

说来也巧,这是多年前她在庙会上淘来的,很是喜欢。但当初父亲入狱后,她为了找门路疏通,将家中的藏品尽数送给了那位赵大人,这拓片也在其中……只可惜事情到底也没能办成。

南云当初将眼都哭肿了,但再怎么难过,日子也得继续过下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会在萧元景的藏书阁再见着此物。

也是机缘巧合。

南云只觉得唏嘘不已,片刻后又将那拓片安放回去,到别处去看。只是这藏书阁中的东西实在太多,浮光掠影地看,足有半晌也没能过完。

萧元景倒也没催,自顾自地看着书,时不时地抬眼看看南云。

还是南云自个儿觉得时辰不早,将手中的字帖收好,到萧元景面前又道了谢,而后笑盈盈道:“一转眼都晌午了,王爷可要回去用饭?”

萧元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如今这模样,倒是愈发殷勤了。”

南云这次并没辩驳,笑意愈浓,不躲不避地同他对视着。

“走吧。”萧元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将书一放。

及至回到正院,南云这才发现,先前那位成玉公主竟又来了,而且还带了自己刚满四岁的女儿。

成玉原本是在院中坐着,逗自家女儿玩,目光落在南云身上那天水碧的衣裙上时,先是一怔,随后又意味深长地看向了萧元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