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那夜月光如初雪小说by倾世清-那夜月光如初雪小说在线阅读

2020-05-22 18:03

言情小说《那夜月光如初雪》的作者是倾世清,该书主要人物是林若雨许意白,那夜月光如初雪小说讲述了:林若雨对于自己和许意白之间的关系,还是很清楚地,并且他一直都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小编推荐: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翟冉纪北骁小说》

精彩节选:

SF购物中心,柜员递给林若雨一个精致的购物的;太太,宝宝的衣服,请您收好。

林若雨接过来道谢,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八个月,今天来商场买几件婴儿服,为即将出世的宝宝做准备。

到时候,天宇哥也该谈完生意归国,看到刚出生的宝宝,肯定会觉得惊喜又幸福。

想起天宇,林若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走出购物中心,林若雨准备去马路对面的甜品店买杯山楂羹,怀孕以后总爱吃酸的,想来肚子里的宝宝,应该是和天宇哥一样帅气的男宝吧。

刚刚走到路边,几个身穿黑衣戴墨镜的男人,却蛮横的拦在她的身前。

林若雨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男人们,一脸错愕:你们是

他们是我的保镖。妩媚又慵懒的声音响起来,伴着一阵浓郁的脂粉香气。

看清来人,林若雨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怒火。

居然是林茜!

保镖们让出一条道路,林茜扭着纤细的腰肢,炫耀似的走到林若雨面前,她摘下墨镜,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林若雨,好久不见哦

你林茜!你怎么会在这里?林若雨诧异道,这次出门她没有告诉任何人。

林茜哂笑,当然是来看看你这个d妇和没爹的野孩子了,要不然我会来这种地方?

林茜斜睨了一眼周围的环境,仿佛连这里的空气都是肮脏的。

林若雨拼命忍住心中的怒气,不想因为眼前这个人而动了胎气,但还是因为野孩子这两个字刺痛了神经,语气之中泄露了丝丝火气:林茜,你别血口喷人,什么d妇杂种,我肚子里怀的可是天宇哥的宝宝,即使你不尊重我,也请你尊重天宇哥!

听完了这番话,林茜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眼神嘲讽的看向林若雨,你还不知道吧?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天宇的!那天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我找的鸭子,怎么样?怕你不爽我还找了三个,还有一个是黑人哦,他们伺候的你还舒服吧?要是怀个怪胎生出来,不是野孩子是什么?哈哈哈

不林若雨声音打颤,嘴唇都泛白了。

她不想相信,但其实她心里早就怀疑,因为第二天早上起来,她的身体仿佛散架一般的疼痛,到处都是男人留下的青紫。

而且像天宇哥那么有责任心的男人,不可能不见人影,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

哦,对了,顺便告诉你,那天晚上,天宇哥哥整晚都跟我呆在一起。林茜终于压下来最后一根稻草,让林若雨最后的一丝希望都破灭了。

她顾不得臃肿的肚子,朝着林茜冲过去,想要扇她一个耳光,只是手刚刚触及到林茜的衣衫,就被身边的保镖凶猛的推开。

林若雨无助的跌坐在地上,但林茜也仿佛受到什么巨大的冲击,顺势倒地。

这个时候了还要上演娇弱的戏码?林若雨呆住。

林若雨你太过分了!茜茜,你还好么?一道温柔又醇厚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夹杂着对她的质问,和对林茜无比的担心。

林若雨的身体仿佛僵住了,过了一会才转过身来,望向那个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那个男人,她此生的挚爱华天宇。

华天宇望着转过身来的那个女人,依旧是熟悉的容颜,这张脸曾经陪伴他度过青春最肆意的时候,可是他很快就转移了视线,此刻的他心里眼中只有林茜。

华天宇穿过人群,单膝跪地,温柔的扶起林茜。关切的问道:茜茜,你没事吧?

林若雨觉得周身有刺骨的寒意,华天宇陌生的像是初见,她忍住泪水:天宇,林茜她

林若雨,茜茜的确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原谅她,她毕竟还小,不懂得

还小?林若雨眼睛里渐渐氤氲出一层雾气,她抬起头来,嘴角却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22岁了还算小,她跟你上床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她还小?!

林若雨!华天宇的眼睛里似乎有狂风肆虐而过,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无论你原不原谅茜茜,我们都不再可能了!

不再可能了?林若雨不断的重复这句话,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掉落下来,不再可能了华天宇,我用光了我这一生所有的可能性来到你的身边,难道只是为了听到你这句话吗?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高中时每天复习到凌晨三点?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扔掉了演出服撕掉了演艺报考资格证?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只身回了林家在陌生的家里被欺负?难道结局就是,我得到一个不再可能,你要跟林茜在一起的结果吗?

若雨愧疚在华天宇的眼睛中一闪而过。

天宇哥,你不要再说了,姐姐还怀着孕,万一动了胎气可怎么好?林茜生怕华天宇动摇,名为关心实则又揭开了林若雨的不堪往事。

华天宇看了一眼林若雨硕大的肚子,随即就恢复了清明,我没要求你这么做。而且茜茜说你孕初期胎像不稳,让我多关心你,我也都配合做了。

林若雨捂住脸,肩膀不断的颤动着,仿佛绝望到了极限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悲伤。

这真是好大一盘棋,林茜把什么都算计到了。

如果怀孕初期华天宇否认,她知道了真相,还来得及把孩子打掉,但是林茜利用华天宇欺瞒她,事到如今胎儿已经八个月,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怀了不知道是哪只鸭子的孩子,生下来也不可能有人承认,她这辈子永远都是一个带着耻辱的单亲妈妈!

林若雨,三天后我就要和茜茜举行婚礼了,希望到时候你可以来。华天宇望着那个低着头看不清神情的女人,看着这个陪伴他度过整个青春的女人,即使他们都已经不复当初的模样,就让这场婚礼彻彻底底的将他们的世界分离开来吧。

婚礼?林若雨仿佛没有听到般的喃喃道,随即像是反应过来,眼神里射出凛冽的光芒,我死都不会去参加你们两个的婚礼!

说完,林若雨像疯了似的挣脱他们,余生就让她去天涯海角,只守着宝宝活,到死都不要再见到这对狗男女!

林若雨刚走到路边,一辆小轿车恰好冲了出来,直直的撞了上去,林若雨被撞出四五米远才停止了滑行,血液像一朵妖冶的红花在林若雨的身体下绽放,越开越盛。

额头上的鲜血流进了眼睛里,模糊了她的视线,即使这样,她仍然可以看到林茜拉着华天宇,不让他再靠近她一步,林茜的嘴巴开开合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而华天宇真的就没有再上前一步。

身体上的疼痛永远比不上心的撕裂,如果有来世,华天宇,林茜,我希望再也不要遇见你们!

眼前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了,意识仿佛被吸进黑洞里。

  • 那夜月光如初雪 截图1
  • 那夜月光如初雪 截图2
  • 那夜月光如初雪 截图3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