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一生流离倾心未改小说by印玺-一生流离倾心未改小说

2020-05-22 18:03

《一生流离,倾心未改》精选

红烛摇曳,本该是一场盛世婚礼,却硬生生被打断了。

纭若烟眼中凄凉,这本该是她的婚礼,现在却将是她的葬礼。

深深庭院,红墙绿瓦围出的一块空地,四周只有哭泣哀求的声音:“王上,求您放了公主吧!公主没有做过······”

她的四肢被牢牢地用铁链锁着,头发乱蓬蓬的炸开,像枯草一样。她抬头,只看到眼前负手而立的男子,伸手拢了身侧女子的肩:“公主?她算哪门子公主!寡人身侧的王后才是名副其实的公主,你不过是亡国之臣的庶女,竟还肖想着做公主!”

铁骨朵从她的后背砸下,风声呼啸而过,纭若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便觉内脏被震碎了般,血是从口中呕出来的。

赵阮状似不忍地避了避头,铁骨朵是从北方民族传来的刑具,往往三到七下就能要了一个男子的性命,更何况她如今内力废了,连一个弱女子都比不上!

温御涵抬手遮住了赵阮的眼睛:“你若是恐惧可先回去,此事寡人定会给你个交代。”

赵阮躲到他身后,面色苍白,声音温柔:“三姐姐纵有不是,也是我堂亲的姊妹,王上手下留情。”

说罢,伺候一侧的太监过来搀扶着赵阮离开。

纭若烟口中的血一个劲儿地在往外冒,身后的侍卫已经再一次举起了铁骨朵。

突然,温御涵摆手止道:“你可想清楚了,铁骨朵至多三下便能要了你的命!寡人已经封你做王后了,你又为何要在大婚之日给阿阮下毒!”

纭若烟咳出一口血,缓缓地直起腰板,直视着他。

金丝衮服,还是封后时的盛装打扮,气度威严。可就是这样一个男子,灭了自己的国家,杀了父王,利用她手下的将士,终于在统一的大道上渐行渐远,没有阻碍了,他现在想杀了她。

没有说话,纭若烟一双眼睛盯着他,唇角挂着血,面上是凄惨的笑。

哀求的声音没有间断过,温御涵一脚踹开了她:“聒噪!”

纭若烟一声“阿兰”堵在嗓子口,铁骨朵已经砸在了她的背上。

“公主!”

阿兰扑过去,四肢锁着的铁链断了,纭若烟被打飞出去,阿兰抱着她,看着她在吐血,只是哭:“公主······”

头很沉,眼睛也睁不开,这就是死亡的感觉?

纭若烟垂下了手。

这样也好。

娘亲不在了,她的身体也被人占据了,用相府庶女的身体重生回来却是如此窝囊,倒不如就此死了!

温御涵感觉心里突然空了,他上前一步拎起纭若烟,红着眼睛质问:“谁准你死了!没有承认你给阿阮下毒之前,你不准死!”

阿兰突然站起来,眼底的泪水都干了,她望着温御涵,声音很平静:“是我下的毒,跟公主无关,王上就不要再折磨公主了。”

温御涵看见她身上都是血,殷红的,直刺入他幽深的眸子。

他从来不信纭若烟会死,他们三人是一起长大的。

当年在赵国做质子的时候,纭若烟是上古贵族有穷氏相府纭家的庶女,却骄纵跋扈,什么都敢说,也什么都敢做。她的功夫是赵国名将教的,她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好到陪他上战场,中了三箭都没死。

如今不过区区两下铁骨朵怎么就会死呢!

温御涵稳了稳心神,看见她即便昏过去了还在吐血。他弯腰抱起了纭若烟,在她耳边狠厉道:“纭若烟,你给寡人听清楚了,你敢死,寡人就让你手下的所有人都跟着陪葬!”

纭若烟耷着的眼皮动了动。

“你一向跋扈,有他们陪着你死,到了地底下,你也不会觉得没人被你欺负而孤独寂寞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