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捡狗有风险_凌天翊于潇_轻心

2020-05-22 18:02

《捡狗有风险》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凌天翊于潇,情节内容十分新颖,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

免费阅读

于潇慵懒的倚坐在墓碑旁,沐浴着清晨阳光,闭目思考:为什么整个陵园只有我一只鬼?

墓碑上是他的黑白照片,下面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于潇之墓”。

他上月被诊断出胃癌晚期,少则活几月多则活几年。

所以说,他死得心甘情愿——在抓捕人贩的过程中,为救一个小男孩,以身为盾,承受人贩多次刺伤,抢救无效,死亡。

听到脚步声,侧头一望,看到被救的帅气小男孩和其父母沉痛走来,小男孩把花轻轻放下,对着墓碑一鞠躬:“谢谢你,救了我。”。

于潇笑回:“应该的。”

小男孩自然听不见,他接过母亲手中装有透明液体的白玉酒杯,双膝跪地:“哥哥,不管是真是假,我和爸爸妈妈都想试一试。”

于潇:“???”

父亲将一对白玉对戒投入酒杯,小男孩抿一小口液体,虔诚的将酒杯放下,然后用牙齿生生将中指与无名指指尖咬破,让鲜血同时滴入酒杯。

滴入三滴后,母亲帮小男孩擦药包扎。随后,父母二人也跪于墓前,三人双手合十,闭眼祈祷。

小男孩一字一顿的说:“晨露为媒,白玉为引,以吾之情,献祭重生。”

就在于潇摇头轻笑时,忽然一股暖流从心而发,速达四肢百骸。6

怎、怎么、怎么回事?

眼看着身体不由自主悬浮,被某种温温的柔柔的力量缓缓吸进酒杯……里面是云雾缭绕的无边虚空。

耳际传来小男孩悠悠祈祷:

以吾之情,伴汝重生。

以汝之命,伴吾白首。

吾生汝生,吾死汝死。

汝惜吾爱,汝生吾守。

祈祷结束,身体不受控制的飞速下坠,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初春的村头麦田,空中风筝随风漫舞,一位银发男生,双手插兜,低着头好像是在找东西,不远处还有两位同伙,黄毛和红毛。

陌生灵魂从天而降,银发男生顿时双目无神,直呆呆站在原地,于潇飞快接受他的记忆。

——于宝健,25岁,181cm,高中毕业,打工仔,对不喜欢的人是脾气臭的暴躁男,对喜欢的人是温顺的乖乖崽……恨狗?!

这货不会是因为打过很多狗,才英年早逝吧?

摸着铿锵有力的心跳,感受着拂面的暖暖春风,踩着脚下绿油油的麦田,再联想到小男孩的祈祷……无神论的于潇,不得不相信,这世间真的无奇不有!1

三人正在麦田寻找丢失的红色毛爷爷,见同伙找得认真仔细,他也开始找。

“老健!老旭!”黄毛吼一嗓子,脚尖挑起地上血肉模糊的一团小毛球,“这谁家的狗子?”

——黄毛原名高晨,25岁,180cm,高中毕业,打工仔,阳光开朗,黑白分明的现实主义者。

听到召唤的二人颠颠窜过去。

“卧槽!”老旭恶心的侧头干呕,“死了吧?”

——老旭原名林旭,25岁,185cm,高中毕业,打工仔,乐天达观,勇敢正义的运动达人。

于潇爱狗如命,上一世就是位敬职敬业铲屎官,他心疼不已蹲在身受重伤的阿拉斯加幼犬面前,想摸摸它又怕它疼:“宝贝儿,你还活着吗?”

阿拉斯加幼犬:“……”1

“我靠!”高晨大吃一惊,“你的狗子?!”

林旭嗤笑:“他会养狗?他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狗子杀光。”

高晨服气竖起大拇指,惋惜道:“给个痛快吧,活不成了。”

奄奄一息的阿拉斯加幼犬艰难睁开眼睛,看了眼面前这位银发男生。

于潇知道,如果没有霸占这俱身体,原主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送它归西……想到这里,心脏就揪得生疼,他情难自控的伸出双手,想把阿拉斯幼犬加抱起来。1

已是强弩之末的阿拉斯加幼犬却误解他,以为真要杀自己……千钧一发之际,一嘴死死咬住来人手掌。

“啊……”

于潇瞬间疼得汗毛直立,鸡皮疙瘩炸满身,感觉手掌已经被尖锐的小犬齿穿透。

旁侧的两兄弟想都没想同时踹向阿拉斯加幼犬……它在空中飘出残忍弧度,“啪叽”落地,“嗷呜”一声,后腿不停抽搐起来。。。

于潇急了:“艹!谁让你们踹的?”

林旭和高晨被吼的呆懵懵面面相觑。。。

于潇被疼痛刺激着扫向手掌伤势——原主的无名指上戴着一对白玉对戒,外面的刚刚好,里面的略大些,由外面的堵着。

难道这是……小男孩?

现在不是多虑的时候,他甩甩渗出的鲜血,没好气道:“老旭去开你家三蹦子,老晨去给我找件外套。”

两位呆懵懵的小伙伴儿本想说什么,就见恨狗的好兄弟脱着外套走过去,裹住了昏迷的阿拉斯加幼犬。

两兄弟赶回时,于潇正坐在村头木墩上,旁边放着个筐,阿拉斯加幼犬平躺在里面,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着两鼻孔出气。

高晨关心道:“手没事吧?”

“给我瞅瞅。”林旭拉起于潇的手,仔细看了看,“幸好狗子小,咬得不重。”

“没事。”于潇无所谓的说,“过几天就好了。”

三人噔噔噔开着三蹦子去市里。

三线城市的宠物诊所很小,但是很干净。护士姐姐见小狗快不行了,大声呼喊着主治医生,急急忙忙抱向诊治室。

林旭搜出附近正规医院,嘱咐道:“老晨你等着,我带他打疫苗。”

高晨点点头。

医生给于潇开的四针法——2-1-1接种程序,300块。

阿拉斯加幼犬右前腿骨头错位,肋骨裂一根,开完药膏,林林总总加起来一千二。

付完钱,原主总资产仅剩二百出头。

护士开收费单的时候,不是很友好的问:“你的狗?”

于潇还没说话,就先听到好兄弟同时长长叹气。1

他道:“不是,地里捡的。”

护士这才敢爆发愤怒:“虐狗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林旭,高晨:“……”

于潇轻轻碰碰昏迷中的小狗鼻:“对!”

“你真是个好人。”护士唰唰填写着收费项目和诊断内容,“给它起个名字吧?”

于潇脱口而出:“大宝。”

“大宝?大宝贝!”护士把大宝的名字写在“爱称”栏里,好心问,“你的手是被大宝咬的吗?”

“嗯。”于潇无奈扯起唇角说,“当时它以为我是坏人。”

护士也笑了:“理解。”

“还需要复诊吗?”林旭问,“什么时候来?需不需要付钱?”

“方便的话,一个月后复诊。”护士说,“拆除腿上夹板和绷带,你也可以自行帮它拆除。”3

于潇心说肯定不方便,因为原主前几日从首城回来是要跟着老爸下工地干活,给大三弟弟挣钱娶媳妇儿的,根本没假期可言。

上一世,他养的也是只阿拉斯加犬叫大白,即便如此,他依旧耐心咨询养阿拉斯加幼犬需要注意什么。

护士这才直视于潇,眼前这小伙染着骚气银发,细瞅长得非常俊俏,眼神自带痞气,与其直视时总感觉要被调戏一样。2

眼神不由自主往下,瞄到下面的大长腿,忍不住脸颊泛起红晕。。。

于宝健家是四间平房,分阴阳两面,两边住人,中间两间合并成客厅,客厅后面是厨房和浴室,他住在东边阴面屋。

于潇把大宝放床头桌上,翻出个没用的纸箱,找出条旧毛毯叠好铺进去,把大宝放里面,再去厨房拿来两个干净的碗,一个吃饭一个喝水。

做完这些,大宝睁开了眼睛。

“咦?醒啦?”于潇凑过去,显摆着手上被咬的四个小牙坑,“快瞅瞅,你干的好事。”

大宝:“……”

“我给你说,是哥救的你,还花掉一千二百块大洋,以后你就是哥的狗了。”

“哥现在没钱给你买狗粮,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等哥有了钱,天天给你吃最好的狗粮和最美味的肉。”

“把你打成这样,原来的主人肯定不会再要你,哥就一个要求,你要跟哥好,做哥的保镖。”

大宝不想听他哔哔,艰难爬起来。

“你要做什么?”于潇把装水的碗送过来,“喝水么?你别乱动,好好爬着,等腿好了再浪。”

大宝确实渴,但,更想尿尿。它舔了两口水,抬眼看着于潇,缓缓抬起左后腿。

于潇赶紧把它抱出去,放到墙根:“在这儿尿吧。”

大宝不尿反而看着于潇,抗拒的小眼神一览无余——不准你看!

“不会吧?”于潇稀罕极了,“这是在害羞?”

“我靠靠靠!”

大宝垂下小脑袋沉思两秒,又用同种驱赶的眼神看向他。

“得~”于潇后退一步,一拱手,“大爷您慢慢入厕,小的告退。”

大宝:“……”蠢货!

于潇在墙根拐角处用铁揪铲出小块地方,由于被咬的手掌疼,干活的姿势有些半身不遂。大宝方便好就跟大爷似的蹲地上等着,于潇铲完先把大宝拉的便便铲过去,然后把大宝抱到便便一旁,轻按着它的头让它闻:“知道这是你拉的屎吧?以后就在这里拉,其它地方不准,拉屎前要像今天这样给个提示,知道不?”

被迫闻便便的大宝紧闭双眼,把于潇骂了一千八百遍。。。

“干啥呢?”于宝健的妈妈过来,看到瘦骨嶙峋的大宝,疑道,“谁家的狗子啊?”

——于宝健的妈妈,简称于妈妈,160cm,眉清目秀,面善,穿着朴素干净。

于潇不自在道:“地里捡的。”

“你要养?”于妈妈瞄到于潇受伤的手,关切道,“它咬的吧?”

于潇小幅度点头:“它不是故意的。”

大宝抬起灵动的圆眼睛看向‘恩人’,心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故意的。

“……”于妈妈茫然费解,“你不是最讨厌狗吗?”

于潇:“……”

“我看,给你表哥送过去挺好。”于妈妈说,“他喜欢狗,肯定会好好养的。”

“我不愿意给他。”于潇抱起大宝回屋,于妈妈跟着,等把大宝放窝里她又问,“真要养?”

“真养!”

“你给你说,养就好好养,别边养边虐待它……”于妈妈怜悯道,“这狗子本就小,还被打成这样,够可怜了。”

“嗯,我知道的。”

于妈妈猛一怔,老大儿子的脾气咋这么好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