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总裁渣妻后他跪了_春雷炮

2020-05-22 15:05

QQ1234小说为大家带来《总裁渣妻后他跪了》是一部非常受读者欢迎的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春雷炮,主要人物是南昭念、容席:距离凌晨十二点还有五分钟,卧房的门被人粗暴踹开。南昭念才刚睡着就被吓醒,撑起身子抬眼看向门口,表情从惊愕瞬间变的有些欣喜。是他,那个几乎从来不在晚上回来的男人,她的丈夫容席。他是知道她今天身子不舒服特意回来的吗?南昭念急忙拢好自己的头发,故意忽视了男人阴沉的脸,等男人走近了,立刻挽出一个笑颜来。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总裁渣妻后他跪了》精选章节

容席被南昭念的话气疯了,他踹开了休息室的大门,把南昭念丢在了那张宽大的真皮沙发上。

南昭念刚一碰到沙发就想起来,被容席重新按了回去。

他的手拽住南昭念的衣领,紧接着就要往下扯。

南昭念吓坏了,身子不停的颤抖起来,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领,“不要!”

她的眼角溢出泪珠,一双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

容席猛地停住动作,呆呆的看着南昭念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刚才的那股冲动瞬间被压制住了。

该死!他到底在做什么!

南昭念现在根本不认识他,他不能再一次亲手毁了自己在她心里的形象。

上辈子自己就是个混蛋了,这辈子,他只想好好的爱她,呵护她,给她一辈子的爱。

容席放开了南昭念,把她扶起来,还拿过自己的外套,披在南昭念的身上。

南昭念的身子还在颤抖着,却倔强的不要容席拿过来外套。

容席见她如此,也不再勉强,只是半是自责半是心疼的看着她,柔声道:“抱歉,吓到你了!”

南昭念死死盯着她,满眼都是愤恨:“你这个疯子,不要纠缠我了,我马上就要嫁人了!”

容席却清冷的笑,淡淡摇头:“别痴心妄想了,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你只能嫁给我!”

南昭念猛地站起来,对着容席大骂了一句“神经病!”

然后仓皇的往门外跑。

容席这一次没有再拦住她,甚至打开了从室内锁的门。

看着她踉跄的背影夺门而去,如同逃避瘟疫一般。

他的心又痛起来,但他却在笑。

他已经找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这点疼痛,并不算什么。

但她要是想嫁给别人,那绝对不可能!

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把她留在身边,谁也别想让他放手!

想到这,容席再次起身,追了出去。

南昭念等在电梯门口,焦急的想要离开。

电梯刚一开,她便赶紧进去,不停的按着关门的按钮。

眼看着门一点点的合起来,南昭念的心也跟着这门,渐渐安心了许多。

但就在电梯门就要关上的那一刹那,门外又有人按了电梯。

快要合起来的门再次打开,容席的脸从电梯里露出来,一个闪身,便站在了南昭念的面前。

“你还想怎么样!我说了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南昭念往后退,护着身子大喊。

容席看着她,目光渐渐的柔和下来。

他没有上前,二人之间保持着一步的距离,等南昭念不再激动,他才按下了一楼的数字,接着柔声开口:“你别害怕,只要你嫁给我,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南昭念拼命摇头,满眼都是恐惧:“不,我不要嫁给你!你别缠着我了!”

容席知道他今天的行为一定吓坏了南昭念,他抿了抿唇,淡淡的扯出一丝笑意:“我送你回家。”

二人下了楼,容席不等南昭念有机会搭车就把她带到了自己车上,还亲自开车把她送回了南家别墅。

看到容席如此清楚自己家的地址,南昭念的心里更是紧张又害怕。

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这一世明明都避开他了,他应该不认识自己才对!

为什么会这么奇怪的出现,还做这么奇怪的事情?

难道重新活了一世,她和容席之间的羁绊还是会照样发生吗?

这就是老人常说的,冥冥之中,命中注定?

脑子里浮出这几个字,南昭念的心狠狠的沉了一下。

她死死的咬着唇,一脸坚决。

不管是命中注定还是老天安排,她这辈子说什么也不会再嫁给容席!

到了南家别墅,容席亲自送南昭念进去。

南昭念的父亲和母亲还在客厅里看电视,忽然见到才刚走的女儿又突然回来了,瞬间又惊有喜。

但看到南昭念身后站着的人时,南昭念父亲的脸色变了。

怎么是他?

容氏集团最年轻的掌权人,也是全市最受瞩目的黄金单身汉。

但就是这么一个金光闪闪的人,却让他有所畏惧。

容席成为容氏的总裁之后。

在商场上的手段极其凶残,雷厉风行,跟容氏为敌的企业全都被他亲手铲除,是出了名的厉害角色。

他出现在这里,难道是因为容氏和南氏有什么生意瓜葛吗?

南昭念看到自己的父母,心里瞬间有了底气。

她转身冷冷的看着容席,一脸再也不想见到他的表情:“已经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容席看着她,淡淡一笑,往前一步,对上南昭念父母的目光:“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容席。”

南昭念的母亲尴尬的笑笑,目光疑惑的看向南昭念。

身边的南昭念父亲对着容席点头,出声询问:“昭念,是你让容总送你回来的?你们是……什么关系?”

刚才进门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容席看南昭念的眼神很不对劲。

他也是曾经有过恋爱的人,知道那是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才会有的眼神。

可是昭念长这么大,从来没见她说起过容席。

他有些不明白,生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女儿是怎么认识这个大人物的!

南昭念收到了父亲疑惑的目光,但面对这个问题,她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回答。

什么关系?能是什么关系!一个亲手折磨死她的前夫吗?

她才不稀罕!

“我跟他没关系!”南昭念冷冷说完,不再看容席一眼,径直上楼去了自己房间。

容席看着她的背影,嘴角淡淡的挂着一丝势在必得。

南昭念的父母尴尬的看着容席,不想得罪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面面相觑只能尴尬的笑笑。

容席也不生气,再次看向南昭念的父母,郑重道:“伯父,伯母,我喜欢你们的女儿,我会娶她为妻。”

他没有用请求的口吻,仿佛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不容置疑了。

南昭念的父亲有些为难,想起上次和梁加元父母见面吃饭时的话,对上容席的目光:“承蒙容总厚爱,只是昭念她,已经有未婚夫了!”

容席听完,不但没有吃惊反而嗤笑一声:“是吗?不过是个婚约而已,又没结婚!伯父伯母还是准备准备,我家老爷子会亲自过来提亲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