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冷妃废帝:谁言美人不如王_冷汐景容(花生小酒儿)

2020-05-22 15:05

《冷妃废帝:谁言美人不如王》是作者花生小酒儿创作的一部古代虐恋言情小说,主角是冷汐景容 ,全文讲述了,曾经的冷汐一直以为,她会和景容在一起一辈子,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她的幻想罢了。成亲六年,他们之间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爱了。然而当冷汐再次重新来过的时候,她只想离这个男人远远的,最好再也不相遇。

精彩阅读

寒冬腊月,宫内外铺了一层厚雪,天空蓝得发亮,也散着零零星星绒鹅细雪。

善禄阁门前,“本宫来见皇上,麻烦张公公进去替我通报一声。”

张公公面色不郁地进门通报,好一会,冷脸出来同她摇了头便进善碌阁不再理会她。

善禄阁门前风雪大,她苦守着,病重的身体如枯叶一般单薄,好似随时都可能倒下,景容不见她,可屋内却传来景容声声低笑,她听得觉得刺耳,伤人。

对此她只能选择置若罔闻,为了香儿,她咬着冻得发紫的唇,逾矩推门而入。

此刻的景容正低头瞧弄着各地挑来的美人画卷。

她想应该是今年准备入宫的秀女,个个娇丽貌美,就是她看着也很是心悦。

只是景容盯着美人画卷的欢愉和亮色,有些许刺眼。

这让她不由想起以前的景容为她推了多少次的宫内选秀。

听见动静,景容浓黑的眼眸带着刺骨的寒意朝她投来,当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时,她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片刻的怔愣,再是不加以掩盖的嫌恶。

她早有预备,可是还是觉得几分难堪。

这一两年来她自己照着镜子都嫌弃自己这张脸,景容则日日美人在怀,这反应可想而知。

可她记得几年前,自己也是京城的第一美人呢。

故作镇定,她埋着头,躲过景容的目光,“皇上香儿今年也不小了,臣妾求您给她定门亲事了。”

她的声音很低,甚至还带了点紧张,回荡在善碌阁中。

今天她会过来见景容,是因太医说她常年郁结于心,又身单体薄,恐怕时日不多,最长一年半载的光限。

她走了倒是轻松,但这几年将她视为眼中钉的嫔妃们到时定会像豺狼一样地扑向她的香儿,她舍不得香儿被伤,故打算离开前,为香儿做些谋划。

“什么人家都可以,只要能好好待香儿就好,还请皇上恩赐。”

她卑声乞求,不敢多加奢求,只要是一个寻常人家就可以,香儿只要能出宫,远离皇宫这吃人之地便可。

而她等来的只是脖颈骤然一疼,这让她本来就受了风霜,呼吸疲倦的她不免觉得眼前有些发黑。

此刻景容发怒地掐住了她的脖子,咬啐了牙从嘴里迸出话来。

“擅闯不说,你是嫌那个贱种的命太长了是不是?!能让那个贱种活下来,已经是我对你最大的恩赐了,你竟然还想着我给那贱种定亲事!”

贱种?即便三年了,听到这词她的心还是宛若刀绞。

三年前,阿爹为景容压下南疆之乱,途中中埋伏而死,她悲痛欲绝还未缓过一口气来,便被人设计与九王爷同塌而卧。

景容明明给她一种爱她的感觉,可她解释,景容却不信,不顾她失亲之痛,更不顾那时她三个月身孕,命丽妃强行逼着她喝了堕胎药,流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还要动手杀她。

最后若不是太后念她阿爹战死殉国有功,劝下景容,可能现在她已是一把黄土。

也是从那时起,景容一同怀疑起香儿的身份来。

“皇上,香儿不是贱种!”

悬着眼泪,她倔强地同景容的摇头否认。

过去这样的解释她做过无数次,可是根本无用,景容反而会因此动怒,折磨她。

可是此刻为了香儿,她不愿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阿景我和九王爷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那,是有人陷害于我。”

她大抵内心太过心急,唤了景容,当今高高在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皇上为阿景。

阿景这个称呼,景容还只是皇子,他盛宠她时,她唤的名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