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陆少娇妻飒且甜_楚洛墨林子然_星小河

2020-05-22 15:02

陆少娇妻飒且甜第585章 你怎么配和她比?!

在最为绝望无助的时候,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不断地说服她,拼命地拉扯着她。

顾云辞失忆了。

曾经的顾云辞有多爱她,多温柔深情,如今的顾云辞就会有多冷漠无情。

她一路辗转,如今好不容易走到了他身边,如今就这样放弃,如何对得起曾经那么美好的两人时光?

天空电闪雷鸣,大雨瓢泼。

她就这么瘫在台阶上,哭了笑,笑了哭,像个傻子似的任由雨水不断地冲刷拍打着她。

不知就这么过了多久,她才撑着手从台阶上爬起来,一路摸黑上了桥,又跌跌撞撞地往医院的方向奔去。

......

暴雨下了一夜,黑暗褪去,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温橙一路步行,从宛川大桥到了医院时,医院门口安静地停着几辆警车,车前站着几个警察。

不远处的地方,零零散散地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温橙只觉得面熟,细想之下才反应过来他们是陆聿臻的手下。

想必是凌晨发生的事情,警方和顾兮辞都已经知道,此时都在现场了。

温橙来不及细想,转身急匆匆就往住院部的方向跑。

出了电梯,她老远就看到顾云辞的病房前站了几个警员,正和护士在盘问着什么。

她抬步想过去,一旁护士台的小护士忽然发现了她,当即惊讶地看着她出声就问。

“温小姐,你怎么在这儿?”护士的口气里,除了惊讶,更多的是警惕和防备。

温橙注意到她看自己的神色不对,一下子皱起眉头,抬头看了眼不远处,轻声问道。

“顾云辞,他没事吧?”

那护士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仿佛觉得她问了个多余的问题,甚至还下意识地往她面前站了站。

“具体是什么情况,温小姐你还是自己过去看看吧。”

那护士说完,不等温橙反应,仰头对着几米外的警员扬声喊道,“赵警官,事发时的那位小姐回来了——”

几个警员闻声转头,目光齐齐地落在温橙身上,一脸的审视,探究,带着某种不善的压迫感。

这种神色,蓦地让温橙想起顾云辞在事发时候看自己的眼神,她心里“咯噔”一下,后背蓦地窜起一股冰冷的凉意。

她绷着神经往前几步,正要进去病房,看到虚掩门缝里的一幕,脚步顿时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病房内,顾云辞半靠着身体,脸色阴鸷,两侧的咬肌紧紧绷着,浑身散发着一股致命的冷意。

他的腿上,却趴着哭哭啼啼的林淼心。

“云辞对不起,我真的不能陪你出国了。你若是生气,你就打我骂我吧。云辞......”

“我原本都打包好行李,安顿好一切打算来找你陪你出国。可昨晚不知怎的,我爸爸忽然在里头病了,我妈妈知道消息后当场晕倒,也卧床不起了。”

“云辞,我是爸妈唯一的女儿,也是林家目前唯一的支撑。在这么重要的时候,我真的没办法......”

林淼心哭得声泪俱下,从温橙的角度,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她起伏厉害的双肩和后背。

任谁听了这样的哭泣和缘由,都会觉得她情真意切,无法抉择。

温橙想到她和陌生男人在楼梯间说过的那些话,嘴角嘲弄地勾起,莫名地替顾云辞感觉悲哀。

但凡他爱上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孩子,她都会心甘情愿放弃认输,甚至离开。

可偏偏,眼前的林淼心是个演戏的各种高手。

“别哭了。”

顾云辞闭上眼,低哑着声音说了句,再睁眼时,手抚在林淼心的背上,情绪不明地说道。

“我既然给了你足够的时间和自由选择,就会足够尊重你。淼心,你到底在我身边三年,即便我们分开,该给你的,我也......”

顾云辞的话没说完,就听病房门口忽而传来一声轻笑。

“嗤......”

病房内的同时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湿哒哒,却满脸嘲弄的温橙。

男人原本沉静的脸,顿时寒霜一片,眼神更如冷箭般射向温橙。

他怀里的林淼心抽抽搭搭地吸了吸鼻子,起身泪眼破碎地看向温橙,不解地问。

“你在笑什么?”

温橙低头看向林淼心的眼睛,目光咄咄地问道。

“我只是好奇想知道,林小姐这么卖力演出,声泪俱下,到底是为了什么?”

“逼顾云辞给自己的姐姐施加压力,借着这个机会,把你作恶多端的父亲从里面弄出来?还是希望顾云辞给你足够多的钱财,你还能在他这里落个美好干净的形象,以备日后继续利用?”

“还是说,两者都有?”

话音落,偌大的病房顷刻间死寂下来。

林淼心死死地瞪着温橙,原本就小鸟依人的身体渐渐地开始颤抖,眼泪再度毫无预兆地砸了下来。

“你是云辞的什么人?你凭什么这么侮辱我?”林淼心忽然一副被中伤的样子,拔高了音量陡然尖叫出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多心疼他?!”

温橙紧抿着唇,冷冷地看着林淼心。

她不知道。

她唯一清楚知道的,就是她林淼心带着原本属于她和顾云辞的记忆,堂而皇之地在他身边多年,却从未好好珍惜,一直只想利用。

可她还没出口,一只透亮的玻璃杯破空而来,擦着温橙的身体,用力砸在了地上。

啪!

满地的玻璃碎渣,夹着顾云辞无情阴狠的话,直刺向温橙。

“你温橙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她比?!”

温橙仿佛受到重力一击,脚步踉跄着往后退开,一脸惨白地看向顾云辞,倔强地红着眼,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即使无数次告诉自己,他失忆了,真正的顾云辞,绝不会如此伤害自己。

可每一次,她都仿佛被狠狠凌迟一刀。

下一秒,就见顾云辞一手护着林淼心,视线冷冷地扫过温橙,最终落在了不远处的警员身上。

“赵警官,你不是一直在问我凌晨出事的具体细节吗?现在当事人来了,我可以说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