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_楚洛墨林子然_十二小姐

2020-05-22 12:02

娇妻在上:薄少又被撩失控了第七章 再也不是那个把她捧上天的男人

薄子默停下动作,音色喑哑又暧昧:“重要吗?不重要的话,不急。”

“重要!非常重要!”

薄子默一副“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的神情,支着脑袋,好整以暇地睨着穆念悠。

穆念悠磨磨蹭蹭,从兜里摸出了什么东西,递到薄子默面前。

“这个。”

“这……不是你那个前男友送你的礼物吗?给我做什么,借花献佛?”薄子默一眼就认出这是那天姜褚鸣为穆念悠戴上的耳坠。

穆念悠说谎不眨眼:“戴着它的时候,我发现有些不对劲,后来找人问了问,知道我前男友那王八蛋在这东西里面装了一个窃听器,我知道这事非同小可,还是交给你定夺。”

她一直想找个契机交出这个窃听器。

不能太早,显得过于刻意。

不能太晚,没有诚意。

只有这样,她才能离他更近一些,然后帮助他,躲开姜褚鸣他们的暗枪。

薄子默闻言,果然眸色微沉,冰冷的视线落在穆念悠手心的那两枚钻石耳饰上,又移到穆念悠脸上。

穆念悠被他看得心慌,急忙解释:“你放心,”

薄子默讥诮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以退为进,让我相信你们没有什么,好让你替你前男友卖命?”

穆念悠想生气,却气不起来。

上一世,她就是这样害了薄子默。

她辩解:“姜褚鸣就个是王八蛋,人渣,要我选,我一定选你……”

因为太着急,穆念悠没有注意到薄子默逐渐变得幽深的眸色,她还要继续说,面前的薄子默倏忽低下头,轻而易举地衔住了她的唇。

穆念悠的话全被两瓣柔软堵了回去,“唔……”

初时的心惊转为羞窘,穆念悠伸手去推薄子默,却怎么也推不动。

直到她差点透不过气,薄子默才放开了她。

穆念悠大口喘气,颊上已经染上薄红,恍惚的眼里也流转着水光,手上却还乖乖地端着那对耳饰。

看在薄子默眼里,简直就是引诱。

他一把取过穆念悠手里的耳饰,扬手一丢,远处“叮咚”一声脆响。

他也不管耳饰落到何处,另一只手揽住穆念悠的腰,用力将她捞到身前,浴缸里泛出一阵“哗哗”的水声,两个人就贴近了对方。

浴室里,氤氲的情欲渐浓,两个人都在欲望的深渊里沉沦。

快到达顶峰时,薄子默却停了下来,把穆念悠从水里捞起来,抱着她辗转到床上。

穆念悠觉得他精力充沛得简直不像一个酔氮的人。

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日落时分。

穆念悠软在薄子默的怀里,一动也不想动。

薄子默抚摸着穆念悠温软滑腻的身子,忽然道:“你说,你那前男友如果听到刚才你在床上的声音,他会怎么样?”

穆念悠身子明显一僵。

薄子默手指缓缓在她肩头摩挲,语气平淡,继续道:“在潜水装备上动手的人查出来了,是潜水馆的工作人员,你说巧不巧,这个人刚好是你那个前男友一个部下的亲信。”

他说完话,放开了穆念悠,起身下床,预备再去冲澡。

没有了他炙热的体温,穆念悠只觉得一阵冷气吹得她发冷。

穆念悠声音里的情欲已经褪去,“你还是不相信,我跟他没关系。”

薄子默起身下床,预备再去冲澡,“如果你是他派来的,刚刚你有许多个机会动手。”

薄子默指的是他酔氮的时候。

穆念悠一愣,原来他刚刚酔氮体力不支,包括情浓时分的动情,都是装的,只是为了试探她。

所以不管她耍心机还是诚心诚意将自己的真心捧到他面前,他都不会信。

刚刚她耍心眼交出窃听器的举动,仿佛是个笑话。

上一世,薄子默曾经给过她信任,也将她捧到高处,宠着,纵容着,但她亲手击溃了他的信任,将他推向了地狱。

她好像再也不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爱了。

穆念悠心底就没由来地委屈,鼻头一酸,眼眶便涌起一股热流。

薄子默注意到她的异样,停下了动作,望着她。

穆念悠狠狠闭上眼把眼泪尽数逼出来,抬手用力地抹掉眼泪,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最后才平静道:“你有戒备心是应该的,被你怀疑也是我活该,是我矫情了。”

薄子默走回床边,抬手揩掉了她脸颊上不断滚落的眼泪,沉声问:“伤心了?”

穆念悠撇开脑袋,骨子里的骄傲让她感到难堪。

薄子默不肯放过她,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脑袋转回来,若无其事地问:“要不要一起洗个澡,然后去吃个晚饭?这里的特色菜很不错。”

穆念悠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他却不恼,双手一抄,将她横抱起来,三两步就将她抱进浴室。

说是冲澡,但是洗着洗着,薄子默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眼里的渴望已经满得溢出来,他低下头含住了穆念悠的耳坠,穆念悠一阵颤栗,明显感受到了薄子默身体的变化,她知道他体内的渴望已经到达临界点,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也不知是不是穆念悠的错觉,这一次薄子默的动作比之前温柔许多,甚至带着难得的怜爱和深情。

在海岛上带了两天,他们终于返程。

回到薄雾庄园是下午时分,但是薄子默刚坐下没多久,尹淮前来在他耳边附耳几句,二人便又匆匆离开。

这两天穆念悠被薄子默没日没夜折腾,好不容易有个喘息的机会,人一沾到床上就再也不愿意离开。

饭点时刻,穆念悠忽然惊醒。

她的睡眠一向浅,稍微有点响声就会被惊扰,这时便听见对话声隐隐约约从楼下传来。

“关珊姐,穆小姐还没用过晚饭,我们真的不需要给她准备吗?”

“是薄先生养着你,还是那穆小姐养着你?她要是饿了,会自己吩咐厨房做吃的。你若是伺候薄先生能有这份心,也不至于进来三年了还只能做些杂事。”

一听这说话的口气,穆念悠都能想象到关珊说这话时的样子。

关珊是山庄最高级别的女佣,管家安伯手下最得意的助手,以后安伯退休,最有可能接替管家之位管理整个薄雾庄园的,就是关珊。

所以关珊一向眼高于顶,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对穆念悠也一向不大放在眼里。

关珊的不屑中,还带着一丝只有女人能够察觉到的敌意。

她对薄子默有着倾慕,却不奢求薄子默的感情,主是主,仆是仆,她清楚自己跟薄子默之间并无可能,即便薄子默眼里没有她,她也会无怨无悔地衷心服侍薄子默一辈子。

而穆念悠在关珊眼里,则是薄子默众多逢场作戏对象的一个,但是薄子默却把穆念悠带回了薄雾山庄,放在他身边,这就让关珊十分不能理解,所以一逮着机会,关珊总会刁难刁难穆念悠。

穆念悠半睡半醒间,只觉得头昏脑涨,姜褚鸣那些事已经足够她烦心,关珊这些人使的小心眼,她已经没心思应付。

这么想着又昏昏沉沉睡过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