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萌妃追夫王爷求嫁_沐音

2020-05-22 09:03

相思、苍南是小说《萌妃追夫王爷求嫁》中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由作者沐音创作的。小说的内容非常精彩,非常适合阅读。书中描述了:难道,他这一辈子就要栽在这样的女子手里?想一想,都觉得不甘心。太后总是说,为了不让圣上对他有太多的顾虑,就要在婚事上多多的下些功夫,娶一位不算是有才的女子为妻,降低圣上的防备。可是,这就要断送他的安宁生活吗?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萌妃追夫王爷求嫁》精选章节

苍南唉声叹气,但有一件事情是不得不去做的。他要将父皇赐的玉佩从小相子的手中取回来,他也不知那玉佩上到底有何特别,平时必须挂在身上不说,还非要送给他的未婚妻。

这是做何道理?苍南赏人无数,从来就没有试过,将赏赐的东西索取回来,何况,还是在不久前被他轻薄过的小太监。两个人正在处着尴尬期呢。

他摸着手中的玉佩,这是他细心挑选而来,无论是质地还是雕刻都要比父皇赏给他一块,好得太多,希望可以让小相子的心里舒服点。

他先是让小德子到监栏院内,却听说病中的相思竟然不在屋子里面休息,早就不知又跑到哪里去。

这宫内可是一个小太监能够随便出出去去的?简直是太没有规矩。苍南在心里恼火于小相子的不懂规矩,要让他费着心力去寻找。

“王爷,要不奴才去查查?”小德子见苍南满脸愠怒,连忙开口问着。

苍南摆了摆手,回道,“不必了,改日吧!”

只要将玉佩要回来,他就可以和小相子划清界限,也可以慢慢的将之前所做过的荒唐事,就此忘却。

毕竟,当他做出那等事情以后,小相子就是他的心头刺,早晚是要拔掉的,若是赶走小相子,怕是他的心里会更加的愧疚,倒不如再也不见了。

可是,当他听说小相子不在监栏院时,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好像暂时不将玉佩要回来,才是合他心意的。

苍南到处走着,漫无目的,心里空荡荡的,说不出个滋味来。

他为什么要把一个小太监放在心上,只是因为愧疚吗?他心怀愧疚的时间也太长了,且排解不了。

咦?那是谁?苍南猛的收住脚步,看到前面出现一个相当雀跃的小身影,在夕阳下活蹦乱跳的往前走着,心头立即就被一口气塞住,不上不下,憋得很。

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他堂堂南陵王,挂着满心的内疚寻找着他,他却丝毫不受之前的影响,还敢表现得如此嚣张。

苍南一时间气不过,立即迈开步子,追上他。

这前面的路是越走越不对劲,左拐右拐的是往温池的方向去,他的面色一青,那里可不是人人都能去的地方。

上一次,是小相子歪打正着,正好跑到温池内避难,他替小相子向圣上求情,才使得他避过一劫,可是这一次,他似乎是明知故犯啊。

那温池,惟有圣上才能亲近。

“小相……”苍南刚要喊,就看到相思一头扎进温池院内,再不见了踪影。

岂有此理,这不是自寻死路。

幸好,他每次进宫后,身边都不会带着人,且温池内外也不会有太多的人来往,才不至于立即就发现小相子,但要尽快将他拉出来才行。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如何替不懂事的小相子解围,而不是让小相子去承担自己所犯的错。

天气原本就热,温池内散发的热气都被蒸成了雾,眼中看到的景象是虚虚实实,没有那么清楚。

苍南长长的叹了口气,若是大声的喊出来,怕是会变成一桩大麻烦,他若是默不作声的寻下去,又要找到何时?

他正头疼时,却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立在池边,正在宽衣解带。

果然,小相子是想要在圣上专用温池中泡澡,虽然可以缓解风寒病症,但这绝对是不能够被允许的。

苍南大步走了过去,且准备发声阻止时,却目瞪口呆的望着前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他平时认识的小相子吗?确定不是他人伪装,或者是他眼花?

当然不是!眼前的小家伙已经解开长发,脱下外衫,踢掉鞋子,正在拼命的扯着缠在身上的白布,准备往池子下面跳。

这样的冲击似乎是太大了,苍南的脑子是嗡嗡作响,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小相子怎么会是女子?女子怎么能混进宫中当太监?这若是被传出去,小相子可是犯了欺君之罪,最后是要论罪当处于死刑的。

苍南觉得自己像是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虽然宫中宫人无故去失性命者,从来就不在少数,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拆穿小相子,而是“保护”。

他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踩到了地上石子,发出清脆的响声来。

苍南心中一惊,瞧到站在水雾中的小相子,立即停下手上的动作,拼命的向他这边张望着,也不知到底瞧清楚他没有。

察觉到有异状的小相子,忙将衣物捡起来,将自己裹住。

恩?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正在从苍南的鼻子里流出来?他伸手一摸,发觉自己是流了鼻血。想他堂堂南陵王,什么大世面没有见过,看到一个假太监宽衣解带的就没了分寸,简直就是丢人啊。

“有人吗?”小相子正纳闷的往他这边走来。

他不应该将小相子从温池中赶出去的吗?

苍南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就往院外走去,也顾不得他平时最痛恨不懂规矩的人,有逾矩行为,只想着将外面有可能会进来打扫的宫人,暂且替他挡住。

小相子……怎么会是女人呢?在那么多太监中生活,她是如何忍受下来的?

苍南只觉得像是受到了冲击,好不容易走到了外面,已是气喘吁吁。

“王爷,您这是怎么了?”有宫人恰好经过,见王爷正在用手帕擦拭鼻血,忙上前担忧的问着,“奴婢扶您到太后宫中去吧。”

苍南最得太后关怀,这是谁都知道的,这宫人估计也是认为扶着苍南去了太后宫中,没准会得到赏赐,一步登天呢。

哪知,苍南抬头一瞧,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小宫女,正眨着她那双水汪五的大眼睛,关怀又期盼的望着他,好像在等待着某些回应。

苍南深吸一口气,怎么看着陌生宫女的时候,脑子里面想到的还是刚才的那一幕。

芙蓉尚未沾水,他的心就跟着去了。

“没事,本王很好,你是负责打打这里的?”苍南犹豫的问着。

万一宫女要进到温池中去,必会发现正在沐浴中的小相子,他有必要替小相子挡一挡。

他身为尊贵的王爷,要帮着小奴才挡住“危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奴婢不是负责这边,奴婢是要……”宫女刚开口,就听苍南吩咐道,“本王有些不适,你先去替本王请位太医,就让太医去本王府中等着吧。”

第一步,要先支开这个小宫女。

第二步,恐怕他要等着小相子从温池内出来,才能好好“收拾”他。

“可是王爷,奴婢看您现在就需要太医。”宫女像是舍不得唾手可得的接近王爷的机会,又很怕王爷会流鼻血流到头晕,犹豫着不肯走,晃得苍南更加的头晕。

苍南登时拉下脸来,“还不快去?”

宫女一愣,立即就退了开去,急着去为苍南寻找太医,可是将太医找到这边来,岂不是更好。

苍南看到宫女消失的身影,才终是松了口气。暂且退去一劫,小相子知道此事后,必要让他有所表示才行。

女子沐浴,要多久?

苍南正在掐着指头打发时间,完全不认为他守在温池外替小相子守着秘密,有失身份,却又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

平时极少会有人来的地方,怎么这般“热闹”?

他都准备好如何打发掉来者,哪知抬头一瞧,却是皇上身边的总管。

“见过王爷。”总管一看到苍南立于温池外,连忙赶上来行了个礼,“奴才方才听小宫女说,王爷身子不适,特来请王爷去前面休息的。”

苍南刚想要回答,可是一想到,万一有人碰到小相子,岂不是大麻烦?

“公公怎么来了?没有服侍着皇上吗?”苍南答非所问,就是不打算离开。

哪知,总管的脸登时就垮了下来,“王爷快不要提了,皇上突然天太热,要走阴凉之处,可是转眼间,就没有了皇上的踪影,奴才们正找着呢。”

皇上毕竟年轻,玩心总是有的,类似的事情常有发生,今儿却万万不是时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