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凌云战神_许扬李潇然(怕死滴农民)

2020-05-22 06:03

《凌云战神》是作者怕死滴农民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主角是许扬李潇然,全文讲述了,三年前,他参军报国,弃她而去。 三年后,他锦衣归来,却发现妻子被辱。 三千铁骑荡山南,战神一怒天下惊。

精彩阅读

华国南域,残阳如血。

一道孤傲的身影耸立在山巅,向下俯视着两国的边境线,长长的军大衣随风摆动。

他,名叫许扬,这次华印冲突中,华国最高的军事负责人。

“报告,神帅。”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肩上扛着一穗一星的龙将走了过来,朝许扬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恭敬道。

“印国的三千士兵已经溃逃,下一步该当如何,还请神帅下令。”

“弟兄们,我说过,犯我华国者,应当如何处置?”许扬虎目微张,转过身来,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华国士兵问道。

“虽远必诛。”

“虽远必诛。”

底下的五千将士齐齐高声呼喊。

“杀!”许扬双眼迸发出一道厉芒,恍若有杀气满溢而出一般。

“是,神帅。”一星龙将心下一惊,应诺着退了下去。

由不得他不惊,他可是十分了解“神帅”的可怕之处。

二十岁参军入伍。二十一岁,只靠一人就让东阳国的数百忍者毙命边境。二十二岁,又只凭他一人站立在山南地区,就让印国的几万军士轻易不敢越境丝毫,为此而赢得了“凌云战神”的尊称。

在偌大华国,“神帅”就是无敌的象征,不败的神话。

许扬却没有理会一星龙将在想些什么,弯下身子,对着底下的一位年轻人道,“贪狼,可千万要记得我吩咐的事情。”

“是,神帅。”这个叫贪狼的年轻人,恭敬地弯了弯腰道。

“报告神帅,贪狼还有一事不明,还望神帅明示。”

贪狼说着,把腰再弯下去三分,眼中满是丝毫隐藏不住的狂热与激动。

他明知道自己说出这话,可能冒犯了许扬。但这件事,他不得不问。这,也是站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想问的。

“哦?什么事?”许扬有丝诧异,不过,也没有多想。

“神帅,恕贪狼愚钝。神帅你这么高贵的存在,这李家,是不是非去不可?”

贪狼的声音越说越弱,最后竟然只跟蚊子的叫声,差不多大小。

“我的私事,什么时候轮你来管了?”许扬看着贪狼,双目一凝,脸上满是不喜,直把贪狼看得浑身发抖,差点就跪倒在地上。

最终,许扬还是不忍的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自有道理。但下次如若再管我的私事,以后你就不用跟在我的身边了。”说着,他已大步的走了出去。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自己年轻气盛,一腔热血,参军报国,赢得了“神帅”的尊称,对得起国家,对得起自己背后这群兄弟。

可这背后,却是背井离乡,夫妻分离。如果自己再不回去,自己怎么对得起李家,对得起自己的妻子潇然呢?

上城市李家。

“李潇然,林总让我过来问问你,那五千万准备好了吗?”王五领着五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将李潇然堵在沙发道。

“林总可说了,你要不还也可以。只要你肯陪他三五天,这五千万的事,一笔勾销。”

“我知道你还惦记着那个当兵的,但是人家都失踪三年了,是死是活也没个音信,真要记得你,早回来了。要我说,你还不如跟了林总,吃香的喝辣的。”

王五翘着脚,半躺在沙发上,看着害怕得瑟瑟发抖的李潇然,掰扯着自己的手指道。

他心想,为了此事,这林总可没少下心思啊。先是假意与李潇然的公司合作,然后收买对方公司会计做假帐亏空五千万巨额。之后,再让自己上门逼债,逼迫李潇然就范。

这一步步,环环紧扣,将李潇然玩弄于股掌之上,还怕她不上钩吗?

李潇然神色阴晴不定,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也不吭声。

“潇然,你就答应了吧。咱家情况你也了解,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齐这五千万呀!”李潇然的母亲苏丽云,看见自己的女儿脸上神色犹豫不定,也开口劝道。

“不过就是陪林总玩几天。大不了,等许扬那小子回来,你还是跟着他就好了。”

她实在想不通,自己美若天仙的女儿看上了许扬那小子什么,哪怕是失踪三年,无声无息,也依然对他死心塌地。

“文的不行,那就只能来武的了。兄弟们,给我砸。砸烂了之后,再把他们赶出门去。”王五见李潇然依旧不为所动,决定再加把火,来一记猛药。

“李潇然,你可别忘了你可还有个躺在医院弟弟。”

王五来前就调查过了,李潇然的弟弟,一年前因为车祸,现在躺在医院里,每天都靠药物维持着生命。

一听提到自己儿子,苏丽云突然哀嚎一声,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朝着王五连连磕头道,“五…五爷,放过我儿子吧。求求你放过他。”

“他已经是个植物人了,你们不能啊,不能啊!”说着,苏丽云再次连连磕头,额头上已经青红一大片。

“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合法催债。杀人的事,能干吗?呵呵,只不过医院会不会给他停下用药,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李潇然,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要害死你弟弟吗?还不答应他。我生你个女儿有什么用啊!李凌可是我们老李家三代单传呀。”

说着,苏丽云已经冲上前去,就要撕扯李潇然。

李潇然却也不避,任凭着她撕扯,两行清冷的泪珠从她脸上滑落,似是在无声地控诉着自己命运的多舛。

她很想拒绝,但她无能为力。

“扬哥,你在哪里?潇然好想你啊!”

“扬哥,他们好坏。他们欺负我妈,还威胁我弟。”

“扬哥…对不起了…潇…潇然…可能等不到你了。”

“扬哥…放心…等潇然还完了债。潇然就先下去等你。”

李潇然目光呆滞,恍若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拨动着两片嘴唇,缓缓道:“我…”

“嘭”一声巨响传来,只见套房门轰然倒塌在地上,扬起漫天灰尘。

“我不同意!”漫天弥漫的烟尘中,许扬大步的走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