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妃子血_李雍、姝黎(周梦)

2020-05-21 18:02
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妃子血》这部小说,是作者周梦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李雍、姝黎。小说主要讲述了:五年前,姝黎的家族,因为藏有武功秘籍,遭到了灭门,只有姝黎一个人活了下来,当时的她只有九岁。为了给自己的族人报仇,姝黎一个人来到了京城,并且卖身于一家妓院,成为了妓院中的一名乐师。五年后,十四岁的姝黎终于能够和其他人一起给客人表演时,在给李雍表演的时候,故意弄断了琴弦,然后借机接近了李雍。她原本只是想要利用李雍接近她的仇人,却没想到李雍直接给她赎了身。

推荐指数:10分

《妃子血》精彩段落节选

“骗子的话不要信,骗子自己也不信……”西日昌喃喃。

这句话我信。

住了月照宫一旬,每日都单调重复着同样的事,晨起送西日昌上朝,上午禅坐,下午修炼手速,偶尔拔剑,晚间休息,夜深后先行睡卧,半夜会有一只手搭上我的腰。

西日昌忙碌得似乎已经遗忘了我的琵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皇宫内的权力转换逐渐上了轨道。陈隽钟不再亲自跑月照宫为我送饭,换了那日引我往清华池的小太监,他憨笑着说了他的名字:“贱名,小疙瘩。”答喜忍笑。答喜比较爽直,她自认修为远不及我,与我喂招是浪费我时间,所以她只负责在我练剑的时候暂捧一会儿“逆龙斩”。

这一日午后,我正在后殿院中修炼手速,小疙瘩跑来道:钱妃求见。

钱妃带了两个丫鬟,亲手提着一只尺高的方形锦盒,微微气喘地来到我面前。我命看座,纳兰玥为她搬来一张高脚圆凳,她却推诿不坐,柔声道:“司剑大人都站着,岂有我独坐的理?”

我对她缺乏好感,懒得客套,“夫人所为何来?”

她凝望我而问:“莫非司剑还恨着我?司剑想必也知,爷的安排无人能违。芷韵是我的陪嫁丫鬟,还望大人留她一条活路。”

我轻哼一声,她却递上了那锦盒。打开后,赫然是一双惨白的女手。

纳兰玥受惊失声,答喜牢牢地把住了她双肩,她这才站住了。

我面上无惊无喜,心中却更恶钱妃。留条活路?砍了一双手倒不如杀了干净,一个被主子抛弃的残废女子下场,是很快死于孤苦潦倒的痛苦中,这还不是一死?

“还有何事?”我冷冷地问。

钱妃没有料到我不为所动,放下盒子后,她银牙一咬,幽幽道:“司剑大人,你可知我是真心想唤你一声小八。自那日爷带你回府后,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爷待你是不同的。爷虽没给你名分,却独宠于你。就算爷在忙大事,可连续两个多月只宠幸你一人,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

我平静地聆听。难道还要我感恩戴德?感谢他的独宠?这就是大部分女子秉承传统的悲哀,出嫁随夫,得到夫婿的宠爱就是她们唯一的生活支撑。

“司剑大人,你武艺高强青春年少,我这明日黄花没什么能与你争,我只想说一事。”钱妃打住不语,众人见相纷纷离场。他们走后,钱妃忽然对我下跪。她跪在冰冷的冬日砖地上,执著地道,“爷即将改朝换代,以爷的手段,那些一直顽固的保皇派不会落好下场。我请求司剑大人,来日手持‘逆龙斩’杀我钱氏满门的时候,请大人留我幼弟一条性命,我当安排他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我一怔,我手中的“逆龙斩”确实可先斩后奏,上杀王公贵戚下斩贪官污吏,可钱妃为什么会认为西日昌会下令灭她宗族?我毕竟对大杲那些权贵知之甚少,钱妃见我疑惑,苦笑道:“大人有所不知,我钱蕙兮早已背叛家门,为家门不耻。为了爷,我已然豁出一切,早就失了退路。”

她低低地叙述,当年钱氏曾在西日明的默许下,给西日昌制造过不少麻烦,西日昌则引诱年少的族长千金,钱氏迫于风化舆论,只能将女嫁于西日昌。

以西日昌的手段,不难想象当年的钱妃痴醉到难以自拔,最终背叛家族,成为了西日昌手中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