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三十而立_楚洛墨林子然_月下焚书

2020-05-21 18:02

三十而立第2章 卖妻

“当然了,九出十三归,该给的利息还是要给的。至于时间上嘛,只要我玩得开心,什么都好说!”

“好了,就这样吧!我已经到地方了,等你的好消息。”

嘟嘟嘟……

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然而,那道猥琐的声音却在徐川耳旁炸响,天雷滚滚,他眼珠子都瞪圆了。

不远处,许梦雯也听到了这些话。

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目光呆滞的望着徐川,嘴唇都在哆嗦。

她呆呆的一步步走到徐川面前,美眸原本的哭红还未退去,泪珠又一次的涌了上来。

但她眼睛都不眨一下,任由大滴大滴的泪珠滚落,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他……刚才说什么?”许梦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质问徐川。

徐川脸色苍白。

他打死也没想到,身体前主人如此的丧心病狂,连卖妻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这是畜生都不如啊!

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了替死鬼背锅侠。

徐川欲哭无泪,可望着眼前美眸瞪着自己,目光复杂而又痛苦绝望的名义上的妻子,心仿佛被千万把刀在绞一样。

痛!

无言的心痛!

究竟是对一个男人失望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让一个女人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徐川,你竟然真的把我卖了……你怎么对得起我,你怎么对得起我啊!”

许梦雯美眸中泪如泉涌。

她恨不得揪起徐川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咆哮。

想到这些年自己吃过的苦,为这个家承担无数而受过的辛酸与屈辱,她都在咬牙坚持。

她以为,总有一天,自己的男人会回心转意。

只要这个男人愿意回心转意,她吃再多的苦都值。

至少,徐川还没有到卖妻卖女卖儿的地步,一切都有得救。

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

如今的徐川再也不是曾经那个让她能依靠的男人,现在的徐川是一个为了吃喝嫖赌,丧心病狂,失去了人性的畜生。

心灵深处对徐川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断了!

啪!

她一巴掌抽在徐川脸上。

这一巴掌,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这些年白白吃的这么多苦。

“离婚吧徐川!”

许梦雯苦涩道。

“我……”徐川想解释,自己其实不是她丈夫,而是不小心穿越过来的。

可话到嘴边,他说不出来了。

然而下一秒,许梦雯说的话,让徐川脸色大变。

“徐川,你先别急着打我,等我说完!”

什么意思?

徐川震惊,为什么说离婚,她会说不要急着打她,要等她说完?

难道,身体的原主人经常殴打妻子吗?

就因为提出离婚?就暴力相加?

一股滔天的怒火,在徐川心中疯狂燃烧,他沉着脸,静静的听许梦雯说下去。

“徐川,只要你肯离婚,我可以去陪那个男人睡,帮你还尽一切赌债为止。不过……从今离婚以后,你不要再找我,我会把两个孩子带大。”

“你也不要再想用两个孩子的性命来威胁我,你下得了手就下手。婚,我跟你离定了。大不了,你杀了他们,我与他们一起死。”

“徐川……我真的累了!”

说罢,许梦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仿佛等待着徐川无尽的怒火与暴力。

就在这时,一旁的女儿徐慕雨跑上前来,护在母亲面前,就瞪着眼睛这么看着徐川,一言不发。

一个八岁的小女孩,眼中有的,除了冷漠,还是冷漠!

徐川伸手,想去摸摸如今这自己名义上的女儿。

可他的手刚伸出,许梦雯便尖叫起来,她一把将女儿护在了身后,目光愤怒的望着徐川。

“徐川,你要打就冲我来,不许再打孩子!”

饶是徐川再铁石心肠,这一刻也感觉自己的心都几乎要碎了。

自己身体前一任男人到底还算不算个人?

吃喝嫖赌,外面欠一屁股债,不仅殴打妻儿,而且还连妻子都敢卖。用丧尽天良、猪狗不如来形容都不足以发泄徐川对身体原主人的怒火。

“这一世,或许是天意,让我重生到这具身体上。”

“从今天开始,我面前这个女人,就是我老婆,我面前两个孩子,就是我孩子。以前的徐川对不起你们,辜负你们太多。今后的徐川,将会担起这个家,好好保护你们!”

这一刻,徐川心中暗暗发誓。

什么女主播,什么回到原来,都不重要了。

现在他下定决心,要用尽自己一生,来守护自己的妻儿老小,哪怕现在的自己心智依然只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

看到像母鸡护小鸡似的护着女儿的许梦雯,徐川忍不住上前去突然抱住了她。

“老婆,从今天开始,我洗心革面,再也不喝酒,再也不赌了!我们的家,我会重新担当起来!”

许梦雯的娇躯一僵,随即俏脸露出的依然是深深的失望,还有一缕讥讽。

这样的话,她从徐川嘴里听到了太多次了,每一次都像是希望,最后却都成了绝望。

“徐川,我已经看透了,也受够了。离婚吧,不要再假惺惺的,要打要骂我都会受着,不会有怨言!”

看到她这幅模样,徐川心中更加绞痛。

这么好的一个女人,终究是被伤成了这幅模样!

“老婆,你相信我,你就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不好?最后一次机会,你给我时间,我会证明我自己的,你相信我!”

徐川拉着许梦雯激动的说道。

然而,从刚才得知徐川真的打算把她偷偷卖给别人还赌债的时候,她真的彻底死心了。

无论徐川怎么说,她都冷漠的摇头。

不是她不给机会,而是机会早就给的足够多,她知道,再给一万次,徐川也不可能回头。

这下,徐川彻底急眼了。

忽然,女儿徐慕雨的肚子也忽然咕噜咕噜叫了起来,而且小儿子的肚子也叫得更加大声了。

许梦雯一阵心疼,脸色一变:“我去给他们找吃的。”

“不!不用!”

徐川眼睛一亮,自己的机会来了。

“老婆,你就在这里呆着,你等我,我去找吃的,我一定会让孩子们吃饱一顿!你相信我,相信我最后一次!”

火急火燎的,徐川不由分说,把许梦雯按在了床上,让她坐好,更是拿被子裹住她的娇躯。

在许梦雯略有意外的目光下,徐川兴奋着冲出了房间。

“老婆,等我回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