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我在古代当少奶奶 主角孟夏王大柱小说

2020-03-26 12:05

我在古代当少奶奶

推荐指数:10分

《我在古代当少奶奶》主人公叫孟夏王大柱,由芒果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本该吃西瓜吹空调的日子,硬生生被她一脚踩空,丢了小命。再醒来,已魂穿古代。 一个21世纪剩女,秒变古代剩女,单身狗的命运不变,职业变了,医生变成卖货女郎。 一个四处吆喝卖豆腐的女郎,被十里八乡男人吃遍了豆腐。

《我在古代当少奶奶》 第十五章 成了 免费试读

容婆子看向走过来的少女,鹅蛋脸,樱桃嘴,柳叶眉,一双杏眼,楚楚动人,眼眸中一片淡静柔和,身上虽穿粗布衣裙,却十分干净,补丁缝制的规规矩矩,看来针线活一般,肤色略有点发黄,透着一丝红晕。 容貌在乡村之中,属俏丽,但在城中,很普通。 “姑娘平日里做些什么活计?”容婆子随意问道。 孟夏随意回道:“平日里做的活计不多,不过是家中杂活。” 容婆子有意考验孟夏几句,见她态度随意,心中有些不喜,但碍于方少贤家的情面,笑道:“昨日太太赏了我一串手链,是檀香籽制作而成,可防蚊虫叮咬。今日与姑娘投缘,送给姑娘做一礼。” 从手腕上退下一串手链,递给孟夏。 孟夏后退一步道:“你太客气了,抬爱之意,心生感激,礼却不能收的,孟夏虽不是君子,却知不夺她人所爱。” 朱氏连忙接过,笑道:“还想着给我们礼,让我们怪难为情的,心中太过意不去了,等到我们乡下有些另样的物儿,也给你送过去,只要不嫌弃就好。” 一比之下,高低立见。 容婆子本来对孟夏不满意,但听到说话有理有度,知道是个懂事的,比起她上不了台面的奶奶,强了百倍。 “姑娘这般说了,我怎么还好再送给姑娘,今日是我唐突了。”容婆子把手链重新戴在右手上。 朱氏接了个空,尴尬不已。 心中想着大孙女太不懂事了,人家管事看中了她,送一个礼物表明心意,大孙女竟然不收,抚了人家的脸面,惹恼了人家,亲事肯定泡汤了。 方少贤家的在一旁笑道:“姑娘将来是成大事之人,说话做事与旁人不同,太太特赏之物,姑娘不敢收,是因太太赏给妈妈的,若是太太亲自赏给姑娘,姑娘可一定要接下,否则,太太还以为姑娘不喜欢呢。” 一语双关。 孟夏听出她话中之意。 容婆子也听出话中之意,笑道:“太太最好性了,姑娘大可不必担心,太太一向对待下人像家人,你若有幸见到太太,替我说句好话儿,哪日太太高兴了,说不定还赏了方氏陪我吃酒。” “吃酒是一定要吃的,妈妈啥时候得空,我一准陪你吃个不醉不方休。”方少贤家的笑着讨好道。 管婆子点头道:“可不能反悔。” “定不会反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两人说笑着,转身要走。 朱氏连忙拦住两人道:“进屋内吃茶再走,略坐一坐,方显客情,你们就这般走了,我心中难安。” 她一直听的云里雾里。 容婆子对孟夏满意还是不满意?怎么要走呢?难道是不满意,朱氏心中忐忑不安,拦住她们,想趁准时机,问一问方少贤家的。 “你家中可有好茶?”方少贤家的打趣道。 “客人来了,自是有好茶。”朱氏勉强一笑道,往南厢房瞅了一眼,大儿媳妇死在屋了,怎么不出来? “那跟我们说一说,你家有哪道茶。”一个粗使婆子凑趣道。 朱氏一张老脸红腾腾的,她哪里知道怎么茶,怎么说呢,干巴巴的笑了两声,指了指孟夏道:“你快点去烧茶,给客人端来。” 茶? 哪里有茶? 孟夏应了一声,去柴房烧水,刚烧开水,却见方少贤家的走进屋内,“容妈妈吃惯了好茶,旧茶是肯定入不了口的,我今天特意带了一点春茶,你正好用上。” 说话间,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荷包,满满的茶叶。 孟夏连忙道谢。 方少贤家的笑道,“你也甭谢我,只愿此事成了,我去一趟程府,你把我当亲戚待,就比什么都强了。” “程府二少爷,是得了什么病?” “倒也说不清,只隐隐约约听说,躺着床上吃药,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以前省城的贵家小姐,个个想嫁给二少爷,人物正是不用好,肯定是好的,只是病嘛,毁了一个人,舅娘也不瞒你,等到嫁过去,若是二少爷好了,你是妾,若是二少爷不好,你一辈子守寡。” “谢舅娘告诉我,我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赵氏从地里匆匆回来,刚一进门,行进了柴房,看着正烧热水的大女儿,连忙推到一边,自已接过她手中的木柴,“你赶紧回屋换身衣服。” “娘,我身上的衣服也不差。” “不差啥,昨夜的事,你也知道了,要是程府事成不了,你在孟家没好日子过,嫁给林少爷,还不如嫁到程府,那林家是什么人家,别人不知,娘还能不知吗,一窝着肮脏事。” “娘,我不想嫁人。” “你糊涂,我自己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哪里还顾得上你,你不嫁人,在家中受欺负,靠着被人占便宜的法子,卖豆腐,哪一样能行,趁着年轻,能嫁人就嫁人,那王大柱媳妇今天早上又寻死,说你晚上跟她男人厮混。” 昨天晚上,孟夏没有去。 “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你昨天一夜都在家,她们都是想害你呢,还有那个王大柱的娘,一大早就在地里破口乱骂。你表舅娘能帮衬着些,她说话程府肯信,不在村里打听,就是幸事。” “娘,只有嫁人一条路吗?” “夏儿,没有别的路了,你一个人在哪都被欺负。” 容婆子只吃了一口茶,就匆匆走了,赵氏赶回来,还没能凑上跟前说一句话,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远去,心中遗憾又担忧。 “此事,算是成了。”朱氏松了一口气,瘫在椅子上。 此时,躲在屋内的孟守信两口子,竖起耳朵听着院内动静,当听到马车声响了,知道客人是走了,孟守信眼睛一亮,起身道:“我出去一下。” 野丫头要飞上枝头当凤凰。 孟家有了门路,以后不再愁吃喝。 事情真定下了?孟守信疑惑不已,不过是来相看一次,就定下了?大门大户人家婚事,操持半年,才会有个音,也不会说定。 “你仔细点说话,别再惹娘生气,这两天咱家没有做豆腐卖,娘心里恼咱们,昨个儿还说,卖了一天豆腐,剩下一半,不够本钱,白白糟蹋了好豆子。”张氏因一夜未睡,双眼通红,勉强打起精神喋喋不休。 孟守信黑了脸,“你个婆娘瞎说什么,早晚让你见一下爷的拳头,咱家不说别的,就说吃喝穿,哪里少了你的,多嘴多舌的臭婆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