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林夏南宫凤小说 重生娇妻:宠上天章节阅读

2020-03-26 06:02

重生娇妻:宠上天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娇妻:宠上天小说主角名为林夏南宫凤,由小九儿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文讲述了林夏重生了,重生在订婚宴上,正是她上一世拒绝项炎晨,选择傅磊的时候。南宫凤和傅磊已经做好准备,让她拒绝项炎晨,但林夏,不但没有拒绝,反而将这场订婚典礼顺利而完美的走完了。南宫凤和傅磊计划落空,不甘心。在婚礼落幕的时候,南宫凤让项炎晨的弟弟项炎冰过来,前些天,他们在林夏的车上做过手脚,本来想让女主死,却不想项炎冰深爱林夏,不顾自己安危,硬是拦住了林夏的车,而他却被撞到当场昏迷,醒来后,双腿残废……

《重生娇妻:宠上天》 第二十章:狡猾的傅磊 免费试读

“没事。”南宫凤只得将所有的苦咽在肚子里面。

以前总是她坑人,现在却是她被人坑。

这滋味简直是生不如死。

隐隐的,她发现蠢货有了变化,可是光是看表面,却看不出来哪里不同了?

“小凤,早知道不带你进去。”林夏还在那里自我检讨。

南宫凤闻言,当然是不乐意了。

如果不是林夏,她是进不了那个贵圈的。

她是小三的女儿,别人见到她,如避瘟疫一样。

似乎她的存在就是侮辱!

看着快要毁容的周香巧,又想起了李太太的鄙视,第一次对自己的母亲产生了怨恨。

怪自己不会投胎。

投错胎了。

如果不是有这样一个妈,她也能如林夏一样自由出入各大贵圈,不用再看这个蠢货的面色了。

“没事,怪我不懂事,以后我会注意了。”南宫凤哪里敢怪林夏?

她最热衷于在贵圈内交际。

享受着别人对她惊艳的目光。

本来她长得就比林夏漂亮聪明。

……

而这一幕幕,被项炎晨收尽了眼底,全程他跟着。

只觉得今晚,他的未婚妻可厉害了。

他真有一种想爆笑的冲动。

把人坑得可惨了,人家还不敢怪她。

这装傻卖萌的技术可是一流。

他对她越来越有兴致了。

传说中的蠢货?

哪蠢了?

谁敢说他蠢?

他就要拍死他去!

他手上拿着一个精致包装的盒子,里面同样是一个限量版的新包,比南宫凤还要贵。

这是他要送给林夏的礼物。

这女人忙着治***,哪有功夫理他?

他的助理乔治看着他手中的包包,好奇的问:“晨少,这包包是要送给未来的少奶奶的吗?”

“恩。”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呢?”乔治纳闷了。

“她没空。”

这回是轮到乔治要掉下巴了。

能让晨少送礼物,己经是她的荣幸了。

还要晨少等她有空。

看来晨少对这个未来少奶奶是特别上心的。

从宴会开始到结束,一路跟到医院这里。

项炎晨表出现极大的耐心。

没有半点不耐烦,浩如烟海的瞳孔微不可察的宠溺之色。

乔治不得不感叹。

林夏真有魅力。

病房里。

林夏知道南宫凤己吞了恶果,心情极好,一再嘱咐南宫凤好好休息,其实是嘱咐她不要内伤了,或是气爆了血管。

林夏一走了。

周香巧就迫不及待要询问事情的经过。

以前女儿从来没有失手过。

今天是怎么回事了?

连续翻了两个跟斗!

“小凤啊,怎么会这样了?以前你一向是把她吃得死死的,为什么会这样的?”周香巧向来不怀疑自己教出来的女儿。

南宫凤刚才己经是对自己的母亲有了怨气了。

她的脸色是臭臭的,对周香巧是爱理不理的。

在心里责怪,如果她妈妈有出息一些,她会活得如此的窝囊废吗?

“怎么了?”周香巧己经是察觉得到南宫凤的怒气,再度问道。

“有什么怎么了?还不是因为你!”南宫凤己经是忍无可忍了,朝周香巧吼。

她内心的怨恨必须要找一个缺口来发泄。

周香巧怔住了。

她的女儿这是在嫌弃她没用吗?

“小凤……”

“不要叫我!不要叫我!我现在是十分的生气!都怪你!你为什么要生我了?”南宫凤直接将气撕在周香巧身上。

全然不管周香巧为了她被暴打。

周香巧想不到平时乖巧的女儿也会责怪自己。

而且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言话。

南宫凤是有气无地出了。

一想到以后被苛扣生活费的日子,她便更恨林夏了。

如果不是林夏,日子不至于那么难过。

林夏!我一定要你双倍奉还!

——

林夏走出医院,直接打电话叫家里的司机过来接她。

她环顾着四周,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

可她又找不出是哪里?

她的手不由摸进了包包内,身上随时带着防狼喷液。

谁敢对她不敬,她就喷死他去。

到底是谁在偷窥她?

这样的感觉一直有。

难不成她己经是被监视了?

今世与前世己经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发生的事情是一模一样,但结果却是截然不同。

她正在改写命运!

她的手机响了。

傅磊?

林夏让它继续响着,直到了第五遍才接起来。

“喂?”林夏懒得与他说话,态度极不好。

如果不是要报复,她一定要把他拉为黑名单。

这个亲手杀死她和她的孩子的凶手。

岂能轻易放过?

“小夏?”傅磊的嗓音如浴春风,十分有磁性,简称之为少女杀手。

“有事?”林夏冰冷如冬。

“我想你了。”傅磊声音略带忧伤。

“呵呵……”林夏冷笑。

想她?是想她的钱吧?

“小夏,我是真心的,我恨不得要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傅磊打电话前,己经看了几本关于如何谈恋爱的书。

这会正好是用上了。

女人都是听觉动物,爱听甜言蜜语,想攻下林夏的心,他得下功夫。

“好啊,你来到我的面前,就可以挖给我看了,不过你在挖前记得写一份责任书,所有的责任与我无关。”林夏冷笑道。

“小夏,你这样伤我的心了?我好难过。”傅磊纳闷,林夏居然不上勾。

“我不难过,你还有事吗?如果没事我要挂了。”林夏并不想再听他的费话连连。

“小夏,你变了。”傅磊轻叹口气。

“大哥,我现在十分忙,没空听你演讲,我的时间宝贵,仅能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苏月己经是十分不耐烦了。

“以前你可爱听了。”傅磊不解了。

“以前傻。”林夏话中有话。

“你向来是傻得可爱。”傅磊夸道。

傻得蠢货吧!

“你真会开玩笑。”林夏嗤道。

“为了你,我必须要幽默起来。”傅磊声音温柔似水。

“呵呵……有事吗?”林夏知道傅磊肯定是有目的。

不然他哪会花时间来与她浪费时间。

“有啊,小夏,我有话要当面和你说,我们老地方见,三天后。”傅磊快速的进了正题。

他是听了南宫凤的哭诉,才决定快速行动的。

“三天后?老地方?”林夏重复着这几个关键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