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上仙请归位2杨柳雅颜小说第2章

2020-03-25 21:03

上仙请归位2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上仙请归位2》是来自作者芙想莲翩.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杨柳雅颜,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杨柳依依的河畔旁,自有青楼傍坐,更添别样风情趣味。傍晚绚烂的霞云还来不及将西边的大片天空晕染,软玉楼外早就停了不少非富既贵公子爷的车辆,而在里面已是莺歌燕舞欢声笑语一片。

《上仙请归位2》 第2章 免费试读

而此夜,他在屋内再次打开那瓶瓷药闻了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天微亮,人烟寂,浅睡中的她忽然感觉到脸上一阵轻风拂过,再睁开眼时,枕边已多了一团卷起的白纸。 运内力于掌心,摊开的白纸上渐渐显出几个血字——“京中富三,杀!” 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她快速更衣,悄然飞出屋外,毫不迟疑地执行命令。 她那袭白裙与微微泛白的天色近乎融为一体。 京中第三富商的豪宅位于京都次为繁华的街道上,占地面积虽不及百亩,但其中房屋富丽,修饰精美,院落摆设无一不是珍品。此时宅内的大部分人都已进入了沉沉的梦乡,唯有十几名家丁还尽职地在巡视。 自袖内取出十几枚银叶,她随意地一洒,巡视的家丁全部悄无声息地倒下。 照白纸上画的大致位置她来到了暗杀对象此时应该睡在的房间外。 不同于其他的暗杀方法,她堂而皇之地推开房门走进了里屋。 确定躺在床上的其中一人是要杀的对象,她淡淡一挥手,一条轻巧的银链从她腰间无声飞出。 银链的首端是一片薄如宣纸的银刀,末端在她食指随意的操控下,银刀尖锐的一边灵活地贴上对方致命的颈部,只轻轻地一划,伤口的一圈瞬间变成了黑色,那人也不再有了任何的呼吸,而躺在他身侧的女子依旧沉睡在梦乡里面,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枕边人早已死去的事情。 为了让被杀者快点死,她都在武器上面用了毒,一碰血就会立刻发作。 如果是上面要求她杀的对象,她便会用自己独特的银链去杀,为了告诉上面那个人是她所杀的,而其他不必要的人就直接用一片银叶解决了。 解决完后,她若无其事地关上了房门,警惕地观察了一番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看到后这才飞身离开。 其实她的真实身份是有“天下第一绝杀”之称的杀手派夕教的顶级杀手之一,居住在青楼里只是为了方便行事和隐藏身份,而雅颜也只是她在青楼里面的名字,实际上她的名字只有一个字,艳,还偏偏和她的性子完全不符,可她却喜欢极了这个字,仿佛是看到血液从别人的身体里面流出来的艳丽色彩。 幼时她被主人从乞丐堆中挑选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很残忍的孩子了,因为为了活下去就必须凶狠残酷不择手段,否则,就会被沦为别人蚕食的对象。那时的她不是没有遇到过人吃人的血腥场面。进入夕教后为了更好地生存,她的手上已经不知道染上了多少同伴的鲜血。但如果自己不是强者就会成为下一个死亡者。所以优雅似大家闺秀不过是她表面的伪装,因为伪装久了便也成为了一种习惯。而那天她在他面前的表现也全部是假装的,只是不想让对方发现她的异常而已,可是后来想着帮他,她似乎不小心泄漏了点东西,但倘若死在他的手下,她也绝对不会后悔那天自己的所作所为。 一想到他,她的心里又不由得开始紧张地跳动起来,好想一下子飞到什么地方可以偶遇到他。 虽然那日他的打扮是个刺客,可心里的感觉告诉她对方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杀手那么简单的,对于他的身份似乎有一个比她更大的秘密。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有什么东西滴到了她的身上,她抬头看去,是雨滴,原来下雨了。 绵绵的细雨飘飘而落,仿佛在为她的再次杀戮而哭泣。 似乎,她每次执行完命令后天上都会下起雨来。 以前她都是淋着雨在路上走一走当作是散一散心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雨忽然下大了,让她不得不去附近买了一把伞来遮一遮。 撑着一柄素伞,怀着一种情思,她心无旁骛地在街道靠近河流的一边行走。 忽然从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嘶声,还有一男子惊慌的呼喊,“公子小心!”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稳稳地抱在了怀里,而手上的伞因为握的不紧早已被突来的撞击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使她和对方顷刻淋湿在了雨里。 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可不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的? 心里一喜,她禁不住这半个月来的思念,悄悄羞涩地抬头窥向对方。 那是一张她从未见过的俊朗脸庞,可那双流露温柔却实际冰冷残忍的深眸却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即便隔着再多年她也能够一眼认出来。 真的又再次见到他了。她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底早已乐开了花。 如果可以,她好希望自己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一辈子。 而对方似乎没料到被救的人会是她,顿时目光一愣。 “公子,公子可有伤着?”还是一旁的小厮匆匆跑过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无事。”不同于上次的冷漠,他不在意地摇头,随后温柔地放下她,歉意地看着她道:“在下骑术不精,惊扰了姑娘还请谅解。敢问姑娘可有伤着?” “公子救的及时,妾身并无大碍。方才明是妾身自己走路不当干扰了公子,说来应是妾身道歉并道谢才是,公子无须多礼。”她尔雅地回礼,而心中因为离开他的怀里不禁有些遗憾。 “是姑娘客气了,好在姑娘安好,在下也可放心了。”他彬彬道。 “公子不必自责,多谢公子的出手相救,若无他事妾身先告辞了。”虽然从他身上是看不出什么来的,但见那小厮明明焦急却不敢插嘴的神情她便知他有急事,于是不再多叙。 “姑娘请留步片刻。”他开口止了她要离开的步伐,忽然一个飞身离开。 就在她的疑惑间,他带着一柄伞速速归来了,“害姑娘失手将伞掉入河中,而那伞怕是不可再用了,在下便买了一把来赔姑娘,望姑娘不要嫌弃才是。” 那伞的款式和色彩同她失去的那把倒是一模一样,可见对方的用心,她心里一暖,含笑着接下道:“公子何需谦虚,此伞甚好。” “如此便好,待姑娘回去后请记得喝些姜茶,可不要着凉才好。”他不忘体贴地提醒了她一句,这才上马告辞道:“在下还有事不便送姑娘回去了,姑娘路上小心。” “多谢公子关心,公子也记得要喝些姜茶去去寒气。”她同样关心道。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再多说其他什么,但她清楚他是他,而他也知她已认出自己。 她撑着伞站在原地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然后珍惜地将伞收入怀里,因为忍不住心里对他的好奇又担心被他发现,便悄声地远远跟在他们后面。 跟着拐了几个方向,她猛然发现对方是去了被她杀死的那个富商的大宅。 不得不说对方的速度很快,她这才杀人不到两刻的时间便已经得知了消息,可见其中早已有预谋,出钱让夕教的杀手去暗杀的雇主恐怕和他们有关,否则以她那样的身手,天还没彻底亮又怎么可能让别人察觉了去? “六皇子,您来了,此事该如何处理?”见他骑马至门口,一直站在门前穿着官服的男子忙上前几步恭敬地问道。 “此次杀害速速派人下去调查给个公道,至于齐家,由于后无子嗣,除适当分配于宅内外,其余物品全部充公。”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很快下了命令,仿佛是早已有了这样的决定。当然,也可能就是。 “是。”那官服男子一点头马上进去执行。 “公子,还进去否?”一侧的小厮好奇问道。 “留在此处也无事,便回去罢。”他说着淡淡地望了一眼天际,这才带着小厮原路返回。 而他淡淡一望的那个方向正是她的藏身之处! 莫不是被发现了去?她心中顿时一惊,但继而又安慰自己道。以她隐藏的能力对方应该不会发现她才是,方才只是巧合而已,她何必自己吓了自己? 既然已经清楚了他的身份,那她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趁着贴身小婢还未发觉,她应该早早地回去了。 于是一个闪身,她延着捷路回去。 只是她不知道在她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回头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她飞去的方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