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染卿怀苏染秦云甫-点染卿怀小说

2020-03-25 21:01

《点染卿怀》苏染秦云甫剧情严谨,有看点。点染卿怀苏染秦云甫小说精彩节选:徐卿尢不动声色的盯着她,下颚紧绷,眸色沉沉。

点染卿怀
推荐指数:★★★★★
>>《点染卿怀》在线阅读>>

《点染卿怀》精选:

我跟你去。

她终究还是放不下胞弟。

徐卿尢不动声色的盯着她,下颚紧绷,眸色沉沉。

当真如此喜欢?徐卿尢步步逼近,将娇小的苏染整个笼在自己的阴影中。

你与苏祁见过几面,你了解他吗?为了一个不知底细的人,宁愿跟着我风餐露宿,奔波百里?

是又如何。这人没事问这么多干吗?

呵。

苏染被迫仰头与他对视,余光瞥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将要抚过她的侧脸

徐公子。她情急出声,脚下往后猛退两步,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手中还拿着一只碗。

他是想把碗给她?

苏染装作无事接过碗。

如此,我们立刻出发。徐卿尢直起身子,语气冷淡。

香炉紫烟,竹林对弈。

大人今日,似乎有些心神不宁。面容姣好的红衣女子拈起一颗白子落下,瞬时斩断黑子退路。

对面男子的神色有片刻恍惚,手中的棋子划过一道弧度,叮的一声跌入棋盒。

罢了,撤下去。

他起身踱步廊前,右手下意识摩挲腰间短鞭。

玄铁铸环,串连九节金属短棍,鞭头垂挂玉坠,莹润通透,刻一个遒劲的染字。

红尧行至他身旁,扫一眼那九节鞭,腰间交叠的纤手紧握。

宫中安插的眼线来报,太子和薛太傅今日便服出宫,宫里没有放出消息。

去了何处?

逵州方向,具体不详。

他们去了明堂山,前朝肱骨大臣齐昇隐居之地。几乎是毫不迟疑。

这那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户部那处还未收网,若是太子再将德高望重的齐老丞相请出山,朝臣心中的天平自然会向太子倾斜。

事情似乎比想象中更棘手。

静观其变。语气平平。

是。

红尧静静看着秦云甫高大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眼底黯然。

能让大人动容的人事,似乎就只剩那根九节鞭和它的主人。

过了这么久,她于他,也终究只是一枚无甚大用的棋子。

她脱力滑坐在地。

秦云甫垂眸思索,脚下漫无目的行走,待他反应过来,半只脚已经踏入箐柳居。

一晃四年光景,室内仍整洁如初。他命下人每月仔细打扫,又时时添置精致摆件,鲛纱帐、蚕丝被、异域使者上月进贡的掐丝珐琅花瓶,凡是她生前喜欢的样式,他都恨不得全部搜罗起来。

他说不清自己是想弥补些什么,抑或是只图一份可笑的自我安慰。

当时时局突变,他腹背受敌,不得已遵照圣旨迎娶郡主,府中仆从也被换个彻底。

冷眼相对本是保护,却成了旁人伤她的武器。

他的染儿一向爱恨分明,恨他,便留下一纸休书,连着最后一面也不肯让他见。徒留他夜夜难寐,一遍遍临摹记忆中的模样。

世子爷。

思绪被打断,他不悦的偏头看向门外,见是侍立的孙掌事。

何事?

侧妃请世子爷移步无梵阁,说是事关三大世家。

叫她先照顾好自己身子,我的事不用她操心。

孙掌事对秦云甫冷漠的态度没有丝毫惊讶,只应声退下。

抬手轻抚腰间九节鞭,他低声咛喃,似是向那个心底的影子诉说,又似是自言自语。

风云将变,故人胡不归?

他到如今这一步,已无回头路可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