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重生天才术士(完整版)苏长庚胡广田小说

2020-03-25 18:02

重生天才术士

推荐指数:10分

高质量小说《重生天才术士》是来自佚名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苏长庚胡广田,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天才术士苏长庚重生都市,二世为人的他必不会再让人踩在脚底,上一世碌碌无为,这一世必定要轰轰烈烈。名利于我唾手可得、富贵任我予取予求。但我心向道、唯慕长生。

《重生天才术士》 003 狂言、聒噪 免费试读

苏元转身离去,胡广田看了一眼被吓傻的众人,只得装装样子冷冷开口:“你们是胡天的朋友,但你们刚才所作所为我全知道,苏元是我的外甥,以后还请你们不要找他的麻烦,都请吧,我不送了。”

众人赶紧离开了胡家,胡天也不敢挽留,今晚的party算是泡汤了。

陈文祥临走之际狠狠瞪了一眼苏元的背影,那意思似乎在说:“孙子你等着,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远去的苏元对于舅舅的许诺毫不在意,正如胡天所说,人就是这么现实,他是看见自己还有点手段,所以这才对自己示好。

这要是在以前,肯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教训,哪怕错不在他,这种情况他从小到大经历的太多了。

胡广田打心眼里不敢在小瞧苏元,陈文祥是什么人?他是知道的,他背后的人就算是胡广田看见了也得点头哈腰的叫一声“宽哥!”,苏元居然敢硬刚。

冉启海和胡广田面面相觑,冉启海眯着眼说:“老胡,你这外甥不简单啊!”。

胡广田干笑两声,心想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苏元还有这样的能耐呢?

回到家,苏元躺在床上,捋了一下自己少年时代的人物关系,他的记忆只停格在26岁,26岁之后就随师父进山修道,钻研六爻天机。

苏元搞清了现在的首要任务,那便是尽早达到灵窍期,只有达到灵窍期自己才能运用一些简单的术法,比如五行诀,以及一些阵法符箓,五行诀最少也要筑基巅峰才可以勉强施展。

说到底,自己主要修行的还是术数,和那些以武入道的家伙大不一样。

而在这边修行,灵气薄弱是一个大问题,除非去一些深山老林试试。

“算了,先不管了,过些天去江北市周边转转,看看有什么地方有灵气,好歹先达到筑基五重,这才有自保之力。”

苏元这么想着,很快就睡了过去。

............

第二天,上午。

冉启海果真带着冉玉洁登门拜访,胡秀娥都不知道自家儿子是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大人物的,她还以为是要拆这房子。

苏元穿着睡衣下楼,毫无形象可言。冉启海先是让冉玉洁给他道歉,虽说昨天的事冉玉洁没有参与,但是没有及时阻止,那也是过错。

苏元摆摆手说没事,他可不在乎这些虚头巴脑的事,直接进入主题说冉启海这病是因为疾厄宫有火贪格,要想根治就得以天同天相化之。

“冉总回去之后按照我开的方子熬药汤,那药汤是用来泡的,而不是喝,药量是药方之上的三倍。另外的话,冉总居住的地方最好换一个房间,你本来就命格属火,又居正南方正对绝命之位,如此一来自然病情加重。”

冉启海越听脸色越严峻,苏元所说一字不差,而这些术语似乎是算命风水之类,他在现在这个位置做了许久,听过许许多多离奇古怪的事情,难道真有这些东西能影响一个人的身心健康?

“冉总要是不信,你今晚换一个正北的房间,正对天医之位,明天一早病症应该就会消失的差不多。”苏元笑了笑,这些不过是基本功,就算那些半吊子风水先生也会个一二,更别说他堂堂的十二上仙。

“那既然如此,我便回去试试,这里是五千块钱,有劳苏先生。”冉启海掏出五千块钱放在桌上,他不怕苏元的话不灵,如果真不灵,就把所有的帐都算在胡广田的头上。

胡广田:“????”

苏元把桌上的五千块钱交给了胡秀娥,胡秀娥愣了一下,冉总是专门来送钱的?

不得了不得了。

苏元渐渐适应了现在的生活,虽然一开始从仙人成为凡人落差较大,但是能重新尽孝,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就这么过了两三天,苏元在江北市周围转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灵气充足的地方,苏元砸吧着嘴心想这件事难办,凡是有灵气的地方都被自己吸了个遍,就如同薅羊毛一样,这也才小小的筑基三重。

这天傍晚,一辆黑色路虎停在了永华超市门口,车上下来一个块头巨大的肌肉猛男,一脸的刚毅之色,像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年纪三十几岁。

而后,冉启海也从车上走了下来,并指着苏元和那个大块头说了些什么,然后就见冉启海快步走了过来,弯腰低头的找到苏元:“苏先生,我上次按照你的指点果然痊愈了,苏先生真是神人。”

冉启海的语气多了一丝尊崇,苏元笑着说:“冉总今天来不是单单为了说这个吧?”。

“呵呵呵,的确不是,我也不绕圈子了,老爷子想见你。”

“老爷子?”苏元皱了皱眉,冉启海赶紧说:“苏先生不要误会,老爷子是有事向你请教,苏先生如果愿意去,好处是少不了你的,如果能回答出老爷子的问题,那就是十万!”

上一辈子的苏元最缺的便是这红粉骷髅,成仙之后倒是不在乎,不过他对这位老爷子颇有兴趣。

“那就走吧!”

苏元和胡秀娥说了一声,便跟着冉启海上了车,冉启海介绍了一下大块头,老爷子最信任的人:连海平。

路虎七弯八拐的来到一栋小房子面前,门口的草坪绿茵茵,两旁的修竹随风摇曳,一条青石板路直通门口,江北市还有这种清净的地方,远离尘嚣之外,就连主干道都绕开了这里。

苏元是连海平领着进去的,冉启海居然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连海平领着苏元径直去了书房,书房的风格很有风味,墙上挂的不是梅花图,便是修竹图,一个大大的静字挂在正墙当中。

而红木书桌之后坐着一个干瘦清隽的老人,六十几岁的模样,满头银发梳的一丝不苟,眼皮微张气势非凡。

书房两旁还坐着四个穿着各异的“道人”,他们最小的年纪都在四十左右,有穿百衲衣的,有穿道袍,有拿罗盘的,还有拿桃木剑的。

连海平弯腰恭声道:“亭老,这就是四公子说的那位苏先生。”

亭老还没睁眼,另外四双眼睛倒是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眼中神色各异,随即像是商量好的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哈,小朋友......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无量天尊,小施主还是快回去吧!这里不是玩耍的地方。”

............

“哼,亭老请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过来是羞辱我们吗?”

“各位稍安勿躁,我请各位来是为老朽看病,各位既然无从下手我只得另寻他法。”亭老声音低沉,似乎有点中气不足,但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众人顿时不敢言语。

亭老挥挥手让连海平将书房的门关上,接着说:“小友你师承何处,可懂岐黄之术?”。

苏元扫视了众人一眼,都是些酒囊饭袋,只有那个一直没做声的家伙有点本事,苏元淡淡道:“我没师承,也不懂医学。”

“哈哈哈......”

“贫道就说!还不如我那观里的小道童。”众人又是一阵狂笑,就连那个一直没做声的百衲衣道人也忍不住皱了皱眉,他们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韩家为什么要请这样一个小孩过来?

另外三人都冷冷盯着苏元,眼里的轻蔑明白如话,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来这里招摇撞骗?

他们都是抬眼看天的人物,自然瞧不起苏元这穿着一般,浑身上下又很普通的年轻人。

“既如此,你去小连那里取辛苦费,让他送你回去吧!”亭老也是无奈的挥挥手,这老四什么时候才能靠谱一点。

“不过老先生这病我能医!”苏元无所畏惧的抬起头来,对于这些人的态度他毫不在乎,强者是不需要和弱者解释什么的。

“狂言!”黄袍道人狠狠一拍桌子,显然不信,道爷我都没看出来,你个黄毛小子居然敢说能治?

他可是真武观的观主,号称医道双绝,各界社会名流想见他一面都难如登天,要不是韩家势力庞大,他根本就不会来这里。

苏元冷冷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聒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