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做王妃我贤惠小说免费阅读-江蕙侯征最新章节

2020-03-25 18:01
我做王妃我贤惠 截图1我做王妃我贤惠 截图2我做王妃我贤惠 截图3

江蕙侯征的小说免费阅读叫《我做王妃我贤惠》,这里提供我做王妃我贤惠阅读。江蕙侯征小说讲述:就因为一个破规定:人仙不能恋爱,我就被玉帝贬下了凡,还要与人间的王爷相爱百年之后才能重回天界,这是什么鬼历劫啊。

精彩节选:

那侯猛刚要出府的时候,就看到江铭旗抱着一个人,也不晓得是谁,就问了句:“江兄,怎么了?”

江铭旗被这突然的问话吓了一跳,为了不让他发现江惠这个样子,江铭旗抱紧了江惠,背对着侯猛慢慢移动到一旁的石狮。

“没,没什么。”

这个奇怪的举动让侯猛联想到了江铭旗外面有情人了。不由地对他赞了赏。

“呵呵呵,江兄果然是宝刀未老,精力还是那么的旺盛。”

这些话江铭旗哪里听得到,他只顾把江惠抱着退到了石狮的后面,才把江惠慢慢放下来将她靠在墙上。

“你就好好在这里睡会。”

那江惠是走了很远的路,加上醉了酒,被江铭旗抱着的时候已经睡了过去,这会儿被江铭旗拖到墙上靠着,已经是熟睡了许久,哪里能回江铭旗的话。

江铭旗就不管她了,整了整衣服,从石狮后面走了出来。

“侯兄,一个突然晕倒的兄弟,我扶他过去看了一下,这会儿他没事了,就走了。”

从江铭旗刚才的举动,侯猛当然是不相信他的话的,可也不能这样揭露,侯猛就附和着简单说了句:“解决就好,那我们走吧。”

等他说完话的时候,江铭旗已经到了他的身旁。可江惠还在石狮后面,江铭旗就低声跟侯猛道:“侯兄,等我一下。”

便走上了阶梯,对着一个门丁低声交代。

“小姐在石狮的后面,你马上去找羽欣,想办法接小姐回府,不能让征儿发现了。”

知道不能让侯猛听到,门丁低声应了一声,就往府里走去。

江铭旗为了掩饰刚才的举动,他走下阶梯时编了一个谎言。

“哈哈,侯兄,见笑了,我有东西落下了,就让人回去收拾一下。”

“呵呵,没有大事就好,我们走吧。”

知道江铭旗这是掩盖,侯猛也就不说些什么了,附和着应了声。

两人离开了江府。江铭旗是指向另外一个方向的。

那门丁去找羽欣,也不知道她在哪?问了一下女佣人才得知,羽欣多数在闺房里面。门丁就往闺房走去。

见有人敲门,羽欣急忙冲门外喊道:“谁啊?”

“羽欣姑娘,是你吗?小姐像是出事了,在石狮的后面呢。老爷让你想办法拉她回府,还有,不能让侯公子知道了。”

听到江惠出了事,羽欣哪里坐得住,急忙跑过去开了门。

“小姐在哪里?带我过去!”

那门丁也不好怠慢,立即领着羽欣出了府,凭记忆来到了石狮的后面。

这哪里是出事了,分明是喝过了头,江惠正躺着睡觉呢。

门丁尴尬了一会儿,就问羽欣要不要帮忙?羽欣想着不能让侯征发现,就拒绝了门丁的要求,让他回到了岗位。

羽欣也不理会江惠,极速跑回了府,跑去闺房处把麻绳带了出房,走到闺房一旁的侧墙处,她又一个人跑去把竹梯扛过来。

羽欣是女子,扛一个竹梯非常的吃力,好在一路上道路平坦,没有石子陷坑之类的,羽欣拖着竹梯还算轻松了许多。

按照老样子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将竹梯立起,靠在墙上。

她又把麻绳的一头绑在那块大竹子上,握着另一头爬上了竹梯,到了屋檐,顺着麻绳爬出府外,麻绳就留在原地。羽欣连气都没有缓就跑去石狮的后面,扶起了江惠。

刚刚扛了梯子,消耗了不少的体力,现在羽欣总感觉江惠重的许多,使得她一边缓气一边发起了牢骚。

“小姐啊,你出去布个陷阱怎么醉成这样?还扮成男的?”

江惠只在羽欣的肩膀上睡着,丝毫没有动过。就像是羽欣背着尸体一般,一起走到了麻绳处。

羽欣把麻绳绑在了江惠的腰间,自己瞬速跑回府。

一来一去,让看门的两个门丁很是疑惑。如果不是有职责在身,他们也许会前去看他一番。

羽欣又来到闺房一旁的侧墙,爬上屋檐,使劲拽着麻绳往上拉。

好在江惠的体重不算高,又有麻绳辅助,羽欣肖微用点力就把江惠给拉了上来。

这时候从后院走来的侯征发现竹林里面有动静,好奇地走了进去。

见羽欣在屋檐上拉着什么,侯征就问了。

“羽欣小姐,你在做什么?”

“啊!”

羽欣惊吓一跳,一时间放开了手。“啪!”的一声,江惠狠狠地摔在了地面,好在拉她上去的时候高度并不高,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就算是被狠地砸到地面,江惠丝毫不起什么反应,只是肖微转了一下身就继续睡了。

侯征在问羽欣的时候是慢慢走过去的,羽欣立马心急了起来。

“不要过来!额,没事,小事情而已。”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羽欣的种种举动让侯征产生了质疑,他立马一个后翻跳上了屋檐。

“啊!”

又是被惊吓了一跳,羽欣不由往后倾。一不小心脚滑了一下,一块瓦片掉了下来。侯征发现及时,一把抓住了羽欣的手,没让羽欣掉下屋檐。

等羽欣站稳了,侯征才放开了手问:“羽欣小姐,你没事吧?”

羽欣庆幸的用手拍了拍胸口,缓了缓气,才回道:“没,没事,谢谢侯公子。”

在羽欣回话之际侯征往府外的下面望去。瞬间吓得羽欣僵在原地。

江惠换了身打扮,侯征就认不出来了。就回头问道:“羽欣小姐,下面的那位是?”

听出了侯征没认出江惠,羽欣回了过神,打算编个谎言骗过去。

“啊?那个,那个是,是,哦!他是我的远房表哥!”

为了能更加真切,羽欣哭着仰望天空大喊,还偷偷伸手捏了一下肌肤,使她强行流下泪水。

“表哥啊!我们怎么那么命苦啊?刚刚才见上一面,你就要狠心的离我而去了!”

本以为可以天衣无缝,可下面的江惠突然间转了身,还伸出手举向上面。

“水!有水吗?好渴啊。”

话一说完,江惠便放下手,不省人事。

这下子把羽欣给弄僵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侯征解释。

“侯,侯公子,我,我,我……”

侯征自然是看出了羽欣在说谎,可他还是没看出江惠,只是怀疑下面的男子是羽欣的相好,刚才只是羽欣送她那喝醉酒的相好出府而已。

既然是相好,侯征也不想干预他们,行礼辞了别。

“羽欣小姐,他是你的男人吧?我知道因为府上的规矩,你们想约一次都难。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无视羽欣那惊讶的表情,侯征一个后翻跳了下去。

侯征走了没多久,羽欣也不多想,一个劲的把江惠拉了上来。

江惠靠在羽欣肩上,意识也恢复了一点点,她就抬头看向羽欣,又把羽欣当成了老鸨。

“老,老鸨,你怎么,怎么又变,变女的了?”

看到自家小姐醉得胡说八道了,把羽欣急得心乱了套。

“什么老鸨啊?小姐,我是羽欣啊!”

“羽,羽欣?”

刚缓过来的江惠霎时间又觉得头有点痛,浑身无力。支撑不住她整个身子又靠向了羽欣。

羽欣没了法子,只好帮忙着把江惠的麻绳解开,背着她一步一抓慢慢爬下竹梯。

为了不使背后的江惠一不小就落下,羽欣是一只手扶住江惠的细腰,一只手抓住竹梯的。

花了十几分钟,两人平安落到了地面,可羽欣也已经在紧张和体力消耗的配合下全身都流出了汗水。

顾不得擦汗,羽欣连缓都没缓气就背着江惠向闺房走去。

江惠静静的躺在床上,羽欣才缓了气擦了汗。还是担心着江惠,羽欣是寸步不离的把一旁的椅子拉到床前坐下等着的。

坐久了也就无聊起来,身边也没个人陪着说话,羽欣发呆地玩起了自己的手指。

时间真的是一晃就过去了,等江惠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羽欣才意识到已过了一个时辰。

江惠把头转向一边就看到了羽欣,意识到她现在在江府,便猛的坐了起来。

“啊?我怎么回来了?不是在缘相阁吗?”

本来还替江惠急坏的羽欣听到了缘相阁三个字,联想到了什么,加上江惠这套衣服,羽欣意识过来,双手交叉捂着胸口,站起来退后一步。

“缘相阁?那不是妓院吗?小姐,难道你……”

原来羽欣误认为江惠有百合之癖,会对自己产生想法,才有了这个举动。

这下子她自己也没好过,当场被江惠过去轻敲了一下脑门。

“想什么呢?我有那癖好吗?我只是去那里布陷阱而已。”

虽然只是轻轻的敲了一下,但羽欣还是有点疼,加上有点痒,不由用手揉了揉脑门。

“哎哟!小姐啊,去妓院布什么陷阱啊?”

陷阱也差不多布好了,是时候告诉羽欣和江田了。江田没在这里,江惠就先跟羽欣说明了一切的计划。

羽欣听后瞬间同情了起来。

“啊?这样太损了吧!侯公子也不算什么坏人,有必要这样对他吗?”

言语之中略有一些劝阻之意,但江惠怎么能错过她那计划呢?钱都已经花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只能硬气起来。

“存在妇人之仁必会错过时机。顺我者留,逆我者走!羽欣妹妹,你选哪个?”

这还有选择的余地吗?羽欣不想离开江惠,她选的就只能是顺我者留了。

“好!小姐你说干就干!”

“我的羽欣妹妹,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

江惠说那话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的,见羽欣答应了,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上去就是拥抱。

软硬都来了一遍,羽欣终于招架不住附和着伸手搂住江惠的腰。

万事都准备好了,两人去找了江田,让他说服侯征出府。

其实在那次和江惠回府之后,侯征也有几次去闺房找江惠,羽欣都以江惠在修养身子回绝了侯征。

好在府上他还认识了江田,不具于觉得无聊。那次真的给了江田靠近侯征的绝佳机会,还时不时地和侯征聊了一下家常。

虽然不算是生死好友,但勉强还称得上兄弟。

江惠把计划跟江田说了一遍,再让江田劝说侯征。江田不像之前那样,没有半刻的犹豫,一下子就答应了。

这三个人真是从不考虑后果。

侯征这会儿无聊也想出府,想到江惠可能还在房里养身子,就不去打扰,而是去了厨房找江田。

江田正在厨房思索着以哪个借口邀侯征出府呢。

侯征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给江田行了礼。

“江田兄!这会儿有空不?能陪我出去散散心吗?”

正好侯征给了个理由,江田心里高兴了起来,立即回礼应下。

“离晚饭还有几个时辰,食材也基本备好了,可以和侯公子出府。”

见江田应了下来,侯征心里很是感激,就和他一起出了厨房。

出府之前,江田以上茅房为由跑去跟羽欣吱会一声,叫羽欣和小姐做好准备。

则自己跑回去和侯征出了府。

按照约定的计划,江田以侯征初来这里的空隙,边介绍这里好玩的地方边带他往缘相阁的方向行去。

侯征的穿着和富家公子的打扮一样,手捧着折扇。目的是隐瞒他是少主的身份,江府里的人称他为公子,除了礼貌之外,还有就是江铭旗替他隐瞒身份才让府上的人这样称呼的。

江惠刚酒醒不久,虽然自己能换上了衣服,可羽欣还是想让她多睡一会儿。江惠不肯,羽欣才和江惠在他们两人出府的时候从侧墙翻出府外。

没人收麻绳了,江惠用力把麻绳往上抛,那麻绳居然被江惠给抛上了屋顶上。

没功夫在羽欣面前夸耀一番,两人就往原计划的路线走去。

找到了那几个商贩,江惠和他们吩咐了几下,那几个商贩点头表示全记住了就跟江惠告了别。

江惠就带着羽欣到处走走,等着侯征他们的到来。

反正时间很广,江惠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大大咧咧带着羽欣进了一家珠宝馆。

“羽欣妹妹,想要什么?我送你!”

羽欣开始慌了,也不晓得今天小姐发什么疯了,怎么能让她买东西送给自己呢。

这不符合规矩,羽欣忙摆了摆手。

“小,小姐!不用了!羽欣戴不惯这些。”

“跟我客气什么?让你选你就选。以后你嫁人了,夫家还不是要买这些送你的,你戴不惯以后怎么办?”

小姐的一番话听出要赶自己走了,吓得羽欣眼泪都掉了下来。

“小,小姐!羽欣不嫁人,一生只想服侍小姐,小姐不能不要羽欣啊!”

还真就把自己当江惠的贴身丫鬟了?当贴身丫鬟最不好的一点是,自家小姐出嫁了就要陪着过去。

所以江惠一直都没同意羽欣要当自己丫鬟的要求,不想断送羽欣一生的幸福。

这会儿羽欣急哭了,江惠也心疼起来,立马用手拍向羽欣的肩膀,安慰道:“好好好!不会不要你的,啊!就当做我送你的,你就选吧。不然你就是不想跟我了。”

安慰之际江惠既然还能换位找理由,不愧于有自己的风格。

这回羽欣没得选择了,只好胡乱指向柜子上面的一块手镯。

“那羽欣要这个。”

掌柜看了一下羽欣选的手镯:那手镯全身翠绿,打了油一样光泽闪耀,特别是外面一点光线照射进来,就能让手镯呈现出一点一点的亮光。

不由让掌柜伸出大拇指赞叹道:“这位小姐好眼力啊!这个手镯是采用稀有的金刚石打磨而成的,又经过火油提炼,使得它非常的光滑,很是坚硬,摔到地上也不会碎掉。只要一万两就能戴上它了。”

本只是胡乱选一个的,没想到选到了价钱高的了,羽欣反悔对江惠摇了摇头,不要了。

“小姐,羽欣不要这个了,重新选一个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