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凉生方睿哲-寂凉生方睿哲是哪个小说

2020-03-25 15:03

寂凉生方睿哲是哪个小说,寂凉生方睿哲小说叫做《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寂凉生方睿哲小说精彩节选:寂凉生刚踏上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座,正当厉恒澈欲为她关上车门的时候,寂凉生猝不及防挡住他关门的动作。厉恒澈动作一顿,明艳俊俏的脸上露出几丝疑惑。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
推荐指数:★★★★★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在线阅读>>

《婚然天成腹黑霸总心尖宠》精选:

寂凉生刚踏上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座,正当厉恒澈欲为她关上车门的时候,寂凉生猝不及防挡住他关门的动作。

厉恒澈动作一顿,明艳俊俏的脸上露出几丝疑惑。

不知道她还要交代什么?

寂凉生用眼神示意他。

厉恒澈脑子活络聪明,一经提点立刻知道她在说什么。

妈的!

都已经这个点了,居然还有狗仔在蹲点偷拍?

他怕打草惊蛇,只向寂凉生暗示的方位瞥了一眼,随后对寂凉生微微一笑,用能够使人安心的语气道:“没事。”

寂凉生很放心他,关了车门后,示意司机开车,劳斯莱斯迅速驶上车道,消失在茫茫车海中。

厉恒澈收敛了原先的散漫,眸子迸射出锐利的光芒,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薄荷糖,倒了一粒抛入口中。

冰凉的薄荷糖刺激感官,厉恒澈单手下意识想去解衬衫领带,恍然发现自己今天并没有系,嘴角扯出一抹笑后,朝狗仔的方向走去。

车速很快,不过二十分钟,寂凉生抵达富士别墅。

富士别墅属于典型的中式建筑,历史悠久,无一处不体现着豪门世家的低调内敛与清贵内蕴,也只有方家这种顶级名门才能居住于此,绝非一般暴发户豪门可比。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顶级的名门贵族。

“少夫人,您终于回来了。”

方家管家许淮迎了上来,脸上挂着老实忠厚的笑容,语气尊重却也疏离。

事实上,他对寂凉生这位方家新少夫人实在是心情复杂,论手腕,自然是配得上他的傻瓜大少爷,但是在头一天就立夫人威风赶走徐琴,这么厉害的人,以后要是真的对少爷好,那也算好事一桩。

可要是……

那他们家的傻瓜大少爷岂不是要被耍的团团转?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现如今,老爷子还在尚且不用担心,可要是哪一天老爷子倒下了,这方家会变成谁的还真没人说得准?

呸!

许淮唾弃自己一下,这老爷子硬朗的很,一定长命百岁,再说他一个下人怎么可以讨论主子的事?

寂凉生“嗯”了一声,将西装脱下递给了许淮,刚想问“睿哲呢?”,岂料从走廊处冲出来一道人影,速度飞快。

寂凉生娇躯一震,本能后退一步,下一刻那道身影已经冲到她的面前,像个巨大的人形挂件挂在了她的身上,拿着松松软软的脑袋狂蹭寂凉生的胸口。

是方睿哲。

也对,除了他之外,还有谁敢这么不怕死往自己身上狂扑呢?

寂凉生任他抱着,漂亮纤秀的手掌按住了方睿哲胡乱蹭来蹭去的大脑袋,蹙眉道:“下午不是已经说了不准突然扑过来吗?”

方睿哲仰起俊脸,露出一口白牙,狡黠一笑,“可是许淮伯伯说,不能在外面,可以在家里。”

许淮老脸都红了,连连摆手,恨不得跳进黄河中以证自己的清白,“少爷啊,我明明没这么说过。”

寂凉生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准是这傻子自作主张。

于是她板起一张面孔,尽力用教小孩的语气教导道:“乖宝宝不可以说谎哦。”

方睿哲松开了一点,声音没什么底气,“说谎了会怎么样呢?”

寂凉生对吓唬傻子真没经验,慢悠悠道:“说谎的人可是会吞一千根针。”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原本紧抱着自己的方睿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睁圆了眼,嘴巴能吞下鸡蛋。

正想着是不是吓唬过了,谁知道方睿哲突然掉起金豆子,眼泪汪汪往许淮身后躲,像是小公鸡一样咕咕咕,“你是坏女人,坏女人。”

寂凉生“嗤”了一声,美眸一转,凉凉道:“谁告诉你我是坏女人的?”

方睿哲往许淮身后又躲了一步。

寂凉生这次却没息事宁人,忍气吞声可不是她的脾性,她随手解开修身衬衫的领带,淡漠道:“说啊!”

许淮顺势出来打圆场,“少夫人,少爷今天下午已经等了您一下午了,什么问题之后再问吧,不然老爷子……”

方睿哲偷偷伸出脑袋,跟着点点头。

寂凉生摆出得体冷淡的姿态,打断他的话,“许管家,这是我们小夫妻之间的事情,别说您了,就是老爷子也不能指手画脚,您说是不是?”

许淮被她一噎,闭了嘴。

方睿哲偷瞄了她一眼,低垂着脑袋,道:“徐琴。”

“还有呢?”寂凉生抬了抬下颌。

方睿哲揉了揉眼泪,边嗝边道:“还有许……许……”

许淮脑袋垂的更低,欲言又止:“少爷。”

寂凉生“哼”了一声,方睿哲像做了坏事的人,立刻交代了,“许沫沫。”

寂凉生冷笑了一声,“许沫沫,专门打理外院的,要是我记得不错,她是许管家您的孙女吧?”

许淮冷汗都冒出来了,嗫嚅道:“小孙女不懂事,少夫人还请见谅。”

寂凉生转瞬笑盈盈道:“许伯您对方家贡献很大,这么说我可受不起。不过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一句,她背后这么说我,我可以不计较,但是日后她出去了也这么乱说,可要担心舌头了。”

许淮连连点头,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是,是。”

恩威并施之后,寂凉生话题一转,声音放柔了不少,“吃了没?睿哲。”

方睿哲低垂眼脸,睫毛又黑又长,委屈道:“没吃。”

寂凉生单手解开衬衫最上面一粒扣子,举手投足间又攻又御,“饿了吗?”

方睿哲正想赌气说“不饿”的时候,肚子却跟着凑热闹,不给面子的“咕咕咕”起来。

寂凉生忍不住勾头一笑,笑容很淡,却美的惊心动魄,仿佛雪山上盛开的一支红莲,用哄人的语气说道:“那你想吃什么,先想好,等我下来订餐。”

“我不要吃订餐。”方睿哲歪了歪头,“我想吃你做的。”

听到他的回答,寂凉生倒是很意外,想起方老爷子说的那句“那孩子没跟我要过什么”,又想起别的,于是她点了点头,答应了,“那等我下来做给你吃。”

边说边往楼上主卧走。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方睿哲原本傻气懵懂的眼眸中骤然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

好歹他也是方家大少爷,这破肚子就这么不给他面子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