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白掌月李亦安-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白掌月李亦安小说

2020-03-25 12:03

《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白掌月李亦安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白掌月李亦安小说精彩节选:江南刚运来了一批胭脂也是贡品,自然老爷也有这样的茶了。

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
推荐指数:★★★★★
>>《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在线阅读>>

《江山为聘嫡女要翻身》精选:

澜儿扶着白掌月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被管家拦住了:“小姐,老爷让你等他回来。”

白掌月淡淡的笑了笑:“知道了。”

白掌月坐在椅子上慢悠悠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优雅的端起茶呡了一小口:“最近江南新到了一批茶叶,不过都是贡品,没想到我还能在父亲这里喝到。”

“小姐……”澜儿担忧的晃了晃她的衣袖,这样的话还是少说为好,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了会惹出大麻烦来的。

“江南刚运来了一批胭脂也是贡品,自然老爷也有这样的茶了。”管家并没有介意白掌月的话,只是笑笑认真的解释道:“小姐最近用的胭脂也是从贡品里面拿出来的。”

“怪不得成色要比以往用的好很多。”白掌月摸摸白瓷般的小脸感叹道:“可惜了,这么好的胭脂香气却太浓郁了,闻久了会感觉气闷。”

“这……”管家是一个男人自然不用胭脂妆粉之类的物质,所以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对人有多大的影响。经过白掌月这样一说他的心就像敲鼓一样:“小姐有没有办法改进一下?”

“没有。”白掌月捏着手帕在自己面前挥了挥:“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那些娘娘巴不得胭脂越香越好呢!要不然我们的胭脂怎么会成为贡品?”

“小姐说得是。”管家叹口气,决定今天之后一定要找人改进一下胭脂的味道了,要是再这样下去,宫里那些贵人定会厌倦了这些东西。

“说什么呢?”白律走进门就听见管家的话,疑惑的问道。

“爹爹回来了啊!”白掌月起身福了福身:“我知道爹爹生我的气,但是爹爹可曾想过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不管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知道我的女儿是一个聪明懂事听话的女儿。”白律没有纠结刚刚发生的事情,笑盈盈的走到白掌月面前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今天你做得很好,不过以后他会为难你了。”

“女儿不怕,能为爹爹分忧是女儿的福气。”白掌月抱着白律的手臂笑道:“外面的杏花开了,爹爹陪掌月去赏花好吗?”

“恐怕不行,今天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你自己去玩吧!”白律一说到事情就觉得头疼,这几天二皇子和五皇子之间的斗争越来越激烈,并且这两个人像是商量好了似的,转在这几天来找自己麻烦。

白律不想去的原因白掌月自然知道。但是这一回她绝对不会帮他了。

“小姐,为什么您得罪了将军却没有受到惩罚呢?”澜儿对白律今天的表现很是好奇,抓了抓脑袋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

白掌月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很简单,因为我没有被事物所收买。”

“什么?”白掌月的解释并没有解决掉澜儿的疑问,反而让她更加疑惑了。

“没什么,我现在也累了,回去休息一会儿吧。”白掌月用手娟遮住唇瓣,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

澜儿只道错过了现在回去后就没有机会了。可是她家主子不愿说的事情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小小丫鬟。

回到自己的院子,就看见石桌前坐着的素儿,疑惑的皱了皱眉,不是让她去休息了吗?她怎么在这里啊?白掌月本就很疑惑,所谓好奇害死猫,大概就是说的白掌月这样的人吧!

“素儿姐姐,你怎么了?”澜儿走上前轻轻摇了摇素儿的肩膀,见她不懂顿时就急了:“小姐,素儿姐姐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我们不在她就傻了啊?”

“胡说八道!”白掌月没好气的白了澜儿一眼:“这人不动还有其他原因的,比如点穴!”

澜儿看了看坐在石凳上的素儿:“不是中邪了?我看她这样子很像中邪了啊!”

“澜儿,你喝酒了吗?”

“没有啊!”澜儿没有理会到白掌月言语中的意思,疑惑的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白掌月一阵无语,她都不知道该说澜儿什么好了,在这个时候你我都可以证明她是活着的,但是如果不找出凶手,那么她很有可能一辈子这样下去。

澜儿不解的跟在白掌月身后走进了里屋。

“你是谁?”白掌月戒备的看着床上躺着的那抹艳红色背影,见“她”没有攻击自己便放松了不少:“谁让你来的?”

“我是谁不重要。”红色背影缓缓转过身,斜靠在床上。

肌肤胜雪,凤眸柳叶眉,精致的五官显得十分柔美,身着红衣却一点都没有违和感,白掌月眉头越皱越紧:“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哈哈哈”“女子”邪魅的看着白掌月“你觉得我是谁?”

白掌月只觉得脊背发凉,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床上这个人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八王爷李亦凡!人人都知道八王爷武功盖世,却生性风流,长的如若女子柔美却不失男人阳刚,前世朝堂中二皇子和五皇子明争暗斗,而八皇子一直都静静的看着,最后被李亦然陷害致死。前世她只听说过这个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

“澜儿,你先出去。”白掌月知道来人是谁后反而不怕他了,挥挥手将澜儿赶了出去。

“小姐……”

“他不会伤害我的,否则我们回来看见的就不是素儿呆呆的坐在那里了,而是血染小院了。”

澜儿听得心惊胆战,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不动声色的关上门。

“八殿下来此有何贵干?”白掌月迈着细碎的步伐来到桌前坐下。

李亦凡惊讶的看着白掌月“很少有人见我容貌,没想到你一个闺中女子却一下就认出了我。”

白掌月抬起手,指了指他放在身侧的玉佩:“皇家玉佩只有几位皇子才有,而你的容貌和传言很相似所以一下就认出来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

“怪不得二哥说他遇见了一只妖精。”李亦凡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看来以后我可以高调一点了,免得三天两头躲进朝曦阁了!。”

“其实殿下对那位置没有想法,何不请皇上封你一块肥沃的封地退出事外呢?”白掌月转着茶杯缓缓开口道:“你要是想要帮助二皇子,当了王爷依旧可以帮,只要你手握兵权。”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