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落文冉楚昊谦《妖娆小妻:总裁大叔请接招》小说

2020-03-25 09:04

妖娆小妻:总裁大叔请接招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落文冉楚昊谦的书名叫《妖娆小妻:总裁大叔请接招》,这本书是作者荣晓陆写的一本豪门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大叔能借个火吗?”“小屁孩成年了吗”被家族当成联姻的棋子,落文冉便来到酒吧买醉,谁知道却招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而且这个大叔貌似腿挺粗的。相处久了她才发现,她招惹的那是大腿,根本就是禽兽啊!某天清晨,她动了动浑身酸软的身子,浑身骨头酥软,咬牙看向衣冠楚楚的某人,“大叔求放过,求可伶啊”

《妖娆小妻:总裁大叔请接招》 第3章 引刀成一快 免费试读

柳杏叹了一声,确认文冉暂时不会断气,她就窝回了沙发上,变回搓脚女汉子的原型:“5千万哪!冉冉,别怪姐不帮你。那可是笔大数目,你就算将我从小到大压岁钱都抢了,撑死上百万……你别这样看我!姐坐拥百万已经是富婆了好吗!加不住你家里是真壕啊妞,你好死不死跟你壕家里犟啥?好歹人家给你一辆车开了不是吗?——行行,我知道你不嫁老头,要不你问问龙蔚,他家就他一根苗苗,这几年生意也不错,你就可着劲的薅他,估计千万也不是不行。”

文冉头痛地搓着眉心:“他就算肯,一时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吧,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杏子,你可得帮我把这事儿保密哪。”

夜幕降临的时候,文冉又对着镜子化了个浓浓的艳妆。

“夕颜”名义上是家酒吧,其实暗地里是个销销金窟。里头小楼的第3层更是vip专区,她以前从来没涉足过。

这一层的楼梯口就有两个制服笔挺、颜值赛高的保安把守:“小姐,能看一下您的会员卡吗?”

文冉蹬着五寸高跟,腰身笔挺,从容从铂金小肩包里拿出她的名卡:“好。”

保安接过去看了一眼,双手递回,两边让开:“欢迎光临。您请进。”

文冉走进正厅,举目望着纯金镶花的墙壁、汉白玉石的一张张赌桌,在鼎沸的人声之外吸了口气,头往后一甩,挤入人流,走到一张赌桌前坐下:“荷官,我押我自己,5千万。”

唐岩挑了挑眼眉:“客人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我们这里只收筹码。典当在那边柜台,不过5千万的话,客人自信不小啊。”

不远处楚昊谦听到唐岩对文冉不留情面的嘲讽,无声地牵起嘴角。

文冉咬牙。

她也听出了这荷官对自己的讽刺,可今天不能后退。

她已经只有这一条路走了。

必须坚持下去,她今天来就已经预计到这一切可能面对的艰难。

同桌的另一个富家公子视线在文冉身上转了几个圈,忽然开口:“不用去柜台,我可以收这个赌注,但是5千万,太多了。”似笑非笑,“你这种女人,我玩一次5百万,还是嫩模,已经包括酒水和小费了。”

文冉猜他说的是真的,但还是咬牙:“5千万!我不是嫩模。我的身价就是5千万。”

“你是谁?明星?不认识啊!小明星的话,也不值5千万啊。”富家公子目光熟练的掂量着她,觉得她有点面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楚昊谦忽然开口:“不用去柜台了,我来赌。”

富家公子怔了怔。唐岩噤声。

文冉循声望去,意外地看见了楚昊谦。

这么巧,已经是第三次见他了。

“大叔……5千万?”她迟疑地问。

楚昊谦不耐烦地点点头。

他又不聋!

“你要怎么赌?”

他直奔主题。

文冉咬咬唇:“摇骰子,赌点数大小。”

唐岩叹气:“客人是来捣乱的吧……”

楚昊谦却举起手老练地对旁边的服务生打个手势。

年轻的服务生很快拿了一套玉石骰子走过来:“客人请验看。”

文冉摇头:“没必要。”伸手接过了骰子与摇盅。

反正她也不是此道中人,能看出什么来?

她只是哀兵一战。

楚昊谦问:“五局三胜还是三局两胜?”

文冉道:“没必要。一局定胜负好了。”

今晚她本来就是碰运气来的。死则死矣,引刀成一快,何必割上三五次!

再说,往光明面想,像楚昊谦长得如此好看,她输了也不亏。

文冉安慰自己。

骰子摇动的叮咚声很悦耳。

楚昊谦看了看自己的点:“我是豹子。你呢。”

说着亮出满堂红。

文冉无奈认输。

她摇出的只是**。

唐岩想:这下子热闹了。

他本来以为这美女是不是要出老千,现在才发现她真是肉羊。

不过……

视线在楚昊谦与文冉身上转了下,他又担忧:这美女是不是以自己为饵,要给楚公子下仙人跳?

算了,以楚总的段位,什么仙人能跳得过他!

唐岩决定还是鼻观眼眼观心,闷声收拾桌子发大财,不去理这些闲事。

文冉抬起眼睛,重复一遍:“我输了。”

楚昊谦脸冷着,似乎在沉思。

然后他起身拿了外套:“帮我跟雷公子说一声,我今天有事,先走一步了。”

富家少爷也发现自己痛失一只肥羊,笑嘻嘻同他打趣:“楚总什么时候乐意啃小丫头片子了?不如让给我吧!我可以……”

楚昊谦一记眼神让他把话缩了回去。

“——您真是说笑了。”楚昊谦淡淡说完场面话,往外走。

文冉连忙跟在他后头。

“你想把我带到什么地方?”

她坐上楚昊谦的车子,有些慌。

楚昊谦简洁地回答:“**。”

这露骨的话让文冉红了双颊。

看看楚昊谦的额头,伤口在刘海的遮掩下仍然可以看出来。

她咬咬唇:“你说看不上我这么小的?”

“现在看上了。”楚昊谦道。

文冉无奈:“你是谁?我叫文冉。”

“楚昊谦。”

文冉只听到这三个字。这男人好像觉得只要报出自己的名字,谁都应该认识他似的!

当然文冉也没比他好到哪里,连自己的姓都没报……

但她是因为急着想与落家撇清关系好吗?不是因为高冷!

看看他冷峻的侧颜,她还是决定明智地闭嘴算了。

车子一直驶入了S城最豪华的别墅小区,从山里移来的郁郁苍苍古木连成一片,空气都为之一清。

文冉不是不识货的。她知道连落家都还住不进这里。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几次巧遇的这个男人居然如此壕。

蔚蓝泳池于星光的照耀下波光流漾,文冉蹲下了身子,下意识用手去拨弄这星光点点的清波。

一声惊叫。

楚昊谦忽在文冉后头发力,把她丢进了泳池中。

“我不会水啊!”文冉一下子衣裳全部湿透,“混帐,快拉我上去。”

她挣扎着在水里胡乱挥着手。

楚昊谦跳进了水中,文冉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立刻紧紧抱住了他。

楚昊谦眼底燃起黑色的火焰:“我想在池子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