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小说新茶-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江晚傅淮琛小说阅读

2020-03-25 09:03

新茶原创小说《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讲述了江晚傅淮琛的故事,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新茶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新茶小说精彩节选:叶清息影后没几年,开了华艺娱乐公司,如今华艺已经是娱乐圈的巨头之一。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
推荐指数:★★★★★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在线阅读>>

《天后来袭之傅先生超甜》精选:

南薄北容中央傅。

吴浩宇瞬间就想起来,他虽然没接触过华国那些上流圈子,但知道现在华国的三大娱乐巨头公司是——星汉、华艺、嘉世。

其中,创建华艺的女总裁叶清,现在才四十多岁,曾经是华国的一个传奇女歌手。

长得美,唱歌绝,演技也不差,包揽几大华国音乐节桂冠,横扫国内外各大榜单,却在28岁那年,在一个艺人事业最巅峰的时候忽然宣布退出音乐界,也退出娱乐圈,嫁给了容家大公子。

容家大公子,对应的就是“南薄北容中央傅”中的容家。

叶清息影后没几年,开了华艺娱乐公司,如今华艺已经是娱乐圈的巨头之一。

身为嫁入豪门的女明星,还是女总裁,一举一动都引发路人关注,也因此,华国的豪门世家,才在公众面前显露了几分。

薄渡......薄家!

薄渡居然是薄家人!与容家齐名的薄家!

吴浩宇想明白了薄渡的身世,惊出一身冷汗。

怪不得陈导不敢得罪他呢,薄家人派系很多,在外面开公司的,为政的,投资的,娱乐业的什么都有,不管是哪个派系,都是他们一个综艺节目得罪不起的。

*

一连几天,《交换人生》的任务虽然累,但都没有再发生什么意外。

“今天一天也太累了,为什么这两个人干了一天活,看起来比我们都轻松?”副导演拿着个扇子扇风,看着在已经挑完水,在树荫下乘凉的姜绾和薄渡,低声吐槽。

姜绾躲在树荫下,安静的敲着自己的手机,而薄渡则比她还要安静的......看她。

即使是炎热的中午,薄渡仍旧将白衬衣的扣子系到最上面,一双琥珀般剔透的眸子,深沉的注视着姜绾。

“你好凉啊。”姜绾敲完最后几个字,微微抬头,装作不经意的伸出手揉了揉薄渡的头发,“我手机都是烫的,你穿这么厚也不热。”

软软的,凉凉的,摸起来很舒服。

一下,又一下。

终于摸到了。

薄渡软软的头发被她揉成了炸毛,姜绾才不舍的松开魔爪。

薄渡在她的身边,她感觉少年身上浅淡又清凉的气息一点点蔓延着,让她惬意的眯了眯眼睛。

“在互动,互动啊,快拍!”

副导演连忙正色,示意摄像师不要忽略这个画面。

薄渡轻轻的低了低头,似乎是为了让姜绾摸得更舒服一些,好像一只优雅而魅惑的猫,对着他的主人露出最没有防备的柔软肚皮。

“姜绾,”薄渡很少说话,他一开口,声音低沉又蕴藏着令人惊艳的旖旎,“你是在用手机写歌吗,还有读书笔记。”

“嗯。”姜绾点头,心里忍不住给薄渡点了个赞。

她已经想好让蒋语或者谁“无意间”发现她拿手机写歌的事实,被薄渡发现,就更有真实感。

女摄像师默默地凑近了一点,正好将薄渡的话收入耳中。

写歌?!

姜绾在写歌?

姜绾会写歌?

还有读书笔记?

一直以来围绕在姜绾手机的谜团,好像一下子解开了。

“......这些,你们随便拿,手机,不可能!”少女来的第一天愤怒又嚣张的样子,他们还记得清清楚楚。

后来,姜绾看了几页书又开始刷手机的视频,他们还给原封不动的播出去了。

他们以为姜绾一直是在玩手机,但姜绾其实是一直拿手机写歌?还是说手机里有她的灵感和别的重要的东西?

他们所有人居然都陷入了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认为姜绾就是个学渣太妹,即使她已经改变了形象,他们还是有固定的思维。

节目组的人看着远处那个低垂着眉眼,笑意浅浅的少女,不由全体沉默下来。

到了晚上,薄渡吃完饭,继续视若无人的跟在姜绾走到她屋里,手中多了一个白色的笔记本和一根笔。

“手机发烫的话,就用本写——”

他僵硬的说,默默地把本和笔递到姜绾面前,眼神有些躲闪,许久,姜绾没有动作,正在少年眼中的光芒一点点变黯淡的时候,她已经笑着接过本子。

“好啊。”

她把手机放到一旁,用本子刷刷的写了些什么,纤长浓密的羽睫微微颤动着,在眼下投下一片神秘又温柔的阴影。

薄渡看着她,眉头紧锁,固定频率跳动的心脏渐渐失去控制,越跳越快,越跳越快,放松的五指渐渐聚拢成拳。

“江晚......”他低声呢喃。

被尘封的记忆一寸寸破土而出,在心底绽放出一朵妖冶的花。许多年的心血灌溉,当初那一份依赖已经被印刻在他的骨子里,生根发芽,直到再遇到眼前这个少女的时候,成长为参天大树。

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粉色头发的十七岁少女,面对他人时候的乖张明艳,与以前那个让人依赖又清疏的江晚姐姐,分明是两个根本不一样的人,但她眉眼泄露出一丝的柔软,却带着心悸的温暖,席卷他心。

她的声音,还是有着让他心安的力量。

那个时候,在他失去姐姐的时候,代替姐姐的那道光,渐渐和眼前的少女融为一体。

但是,有什么东西是不一样的。

他在童年时期遭遇绑架,被江晚所救,又被薄家找回之后,薄渡便固执的将这一段记忆都封存在脑海深处。

后来,他再也没有去关注那个叫江晚的女人,甚至不知道除了名字之外她的任何事,哪怕偶尔在电视节目上一眼扫过,除了心中一痛,他并不想回忆起那段痛苦不堪的往事。

参加《交换人生》,是他得知江晚死后,忽然之间,心里最后一丝求生的火焰,悄然熄灭。

没有人知道,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却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力气,之前的江晚藏在他心里,他还能够支撑着,冰冷的活着。

——她死了,薄渡才明白,原来她从未离开过他的心。

她是他的生命之光,是他的欲念之火,更是他的生命,他的灵魂。

在他要再一次放弃自己的生命,沉沦到无尽黑暗的时候,她重新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她笑着,露出熟悉的盛满星光的眸子的对他说:“薄渡,要不要吃我做的饭?”

“......小哑巴,要不要吃姐姐做的饭啊?”

即使是饮鸩止渴,即使是入喉穿肠,他也会笑着吞下去的。

因为,她是他的一切。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