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阅读)风水小说名 风水转百事可乐

2020-03-24 21:02

风水转

推荐指数:10分

人气小说《风水转》是来自作者百事可乐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风水,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通过QQ条件查找,风先生成功地添加水女士为好友。然后,开始海阔天空的聊天。

《风水转》 第七章 免费试读

水:今天是周末,你几点起床的呀?

风:当第一缕阳光射进我的窗户时,我就起床了。

水:那么早?

风:我的屋子是朝西的。

水:原来如此。

风:六点就醒了,一想到年轻人应该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就又默默地缩进了被窝。

水:想当“卧龙”啊?

风:近来米粮贵,傍晚起床可以节省一顿早餐和午餐。

水:记住,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风:可是,早起的虫子被鸟吃。

水:早上九点没吃早饭,你的肠道会自动吸收粪便,也就说你的身体会自动吃屎!

风:别吓我呀!

水:怕了吧!

风:要是睡觉前有起床时的疲劳,起床前有睡觉前的精神,估计很多事都不是事了!

水:呵呵。

风:早上不想起,不是我的错,是床的错,赖床!

水:哈哈。

风: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克服棉被的压力和地球的吸引力,实在太费劲啦!

水:别人是输在起跑线上,你是输在起床线上!

风:肯定有人在我床上涂双面胶了,怎么挣扎都挣扎不起来。

水:起床靠毅力。

风:我周末起床靠尿意。

水:你应该给手机调个闹钟。

风:每天早上一听到闹铃响起,我就像中了一枪。

水:那你一定是“砰”的跳起来?

风:不,我像死人一样躺着。

水:哈哈。

风:自从把闹钟设成国歌之后,我每天都成了愿意做奴隶的人。

水:呵呵。

风:最危险的事是把闹钟关掉后又闭上眼睛,闭眼5秒钟就能抵达未来两小时甚至更远!

水:这是目前人类唯一可实行的穿越方法。

风: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睡一整天。

水:或许,你前世是个四件套;或许,你是猪!

风:我是猪才怪!

水:那我就叫你“猪才怪”!

风:我不是猪才怪!

水:你自己说的哦:你不是猪,才怪!

风:猪挺好的啊!两耳不闻圈外事,一心只顾槽中食。

水:有人和猪一样,所以就叫诸(猪)如此类。

风:现在我和猪的区别是:我比猪能吃,猪比我聪明。

水:猪是怎么死的?笨死的!

风:猪是最聪明的动物,它知道难免一刀,所以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也不做。

水:那你就做一只猪,真没用!

风:猪的用处可大了!猪的全身都是宝,连名字都可以骂人呢。

水:呵呵。

风:听说喝骨头汤能补钙,猪都笑了,猪说:我才三、四个月就被迫出栏了,我比你还缺钙呢!你吃我,你能补什么?激素呗!

水:挺讽刺的。

风:我过着猪一样没有梦想的生活,却不能像猪一样无忧无虑!

水:很悲伤的一句话。

风:我很好奇五花肉是怎样形成的,肯定反映了猪在胖瘦之间犹豫不决的心情。

水:呵呵。

风:昨天邻居死了个老人,晚上哀乐不停,恐怖死了!

水:人死后很快就变成灰尘了,跟普通的灰尘没什么区别,没什么好怕的。

风:我房间有那么多的灰尘,那不是意味着死过很多人吗?

水:呵呵。

风:在城里还好,在老家乡下,我都不敢一个人睡。

水:老家怎么了?

风:农村的夜晚太寂静,在万籁寂静的深夜醒来,就有种恐惧感。躺在床上,总感觉床下有人;躺在床下,又感到床上有人,如此上上下下,真把人折磨死了!

水:给你一个妙方:将四条床腿锯掉!

风:呵呵。

水:回老家的晚上怎么办?

风:叫邻居小孩子陪睡。

水:真丢脸。

风:有次半夜,小孩突然翻身骑在我身上,两手掐着我的脖子,两脚乱蹬,嘴里还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把我吓得半死。

水:小孩怎么了?

风:小孩白天学骑自行车,晚上还很激动,竟然做起了骑摩托车的美梦!

水:呵呵。

风:有次邻居小孩去做客,晚上没回来,我只好把还没断奶的侄儿借来陪睡。

水:结果如何?

风:半夜,侄儿突然哭着要吃奶——这也许是我这辈子碰到的最棘手的难题了!

水:那你怎么办呀?

风:我急中生智,把手指头伸进侄儿的嘴里,他吮着吮着也就睡着了。

水:哈哈。

风: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老鼠肉吃多了,所以胆小如鼠。

水:以后得多吃狗胆,不是有“狗胆包天”的成语嘛!

风:呵呵。

水:一个人走夜路,最怕听到一句话:请问你是什么血型?

风:吸血鬼啊?我要是碰上了,得告诉他我患有白血病。

水:一个恐怖故事:有一个穿着泳装的女人,她在松软的沙滩上漫步……

风:没啥恐怖呀?

水:但是,你会发现她的身后竟然没有脚印!

风:打住!

水:怕啥呀!人家是倒着走的嘛!

风:还是别听的好,否则我今天晚上又睡不着觉了。

水:别怕,你看哪儿有鬼呀!鬼都十二点以后才出来呢。

风:就此打住!

水:今天晚上你就多垫几个枕头,不是有句成语叫“高枕无忧”嘛。

风:还好,隔壁宿舍住的是民工夫妻,已经在打呼噜了。

水:听到呼噜声你就不害怕啦?

风:是啊,能让我感觉到生命的存在。

水:他们打呼噜一定很响吧?

风:我刚搬来宿舍的第一个早上醒来觉得蒙蒙的:奇怪,响了一夜的雷竟没下一滴雨!

水:哈哈。

风:念大学时,有个舍友爱张着嘴打呼噜,我们曾经往他嘴里放盐,他收拾了我们。从此,我们只敢放糖,于是,他每晚都睡得很甜。

水:有个舍友因为睡觉打呼噜,我们都叫她“葫芦娃”。

风:有一天,舍友打球打得太累了,晚上鼾声如雷,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一夜。

水:呵呵。

风: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这是做什么?

水:做梦。

风:小时候睡觉做梦最怕找厕所,更可怕的是,人还没有醒过来,而厕所找到了。

水:醒来时发现又“湿”棉了吧。

风:小时候做了一个被狗咬的梦,第二天晚上我就抱着棍子睡觉。

水:呵呵。

风:碰到意外惊喜时,我就会问自己:这是在做梦吗?于是冲到自己的床前,掀开被子——被窝里没有我,原来不是在睡觉做梦。

水:有时候梦见自己在睡觉,简直是双重休息,醒来精神很好。

风:有次我白天啃猪蹄,晚上做梦在啃皮鞋呢。

水:有人梦游意大利,还品尝了意大利的细面条。早上起来,却发现睡裤的衣带不见了!

风:有次梦见自己从飞机上跳下来,却忘记带降落伞。

水:噩梦!

风:有次梦见自己遇上海滩,和几个漂亮的女郎流到了孤岛上……

水:美梦啊!

风:可是在那个梦中,我也是个女子。

水:悲剧。

风:以前小时候女鬼总喜欢在梦里吓我,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女鬼都不敢出现了!

水:呵呵。

风:对我来说,鬼压床其实也是一种福利——只要是女鬼。

水:你这是吊丝的重口味幻想。

风:生活太平淡,想做梦都没有足够的素材。

水:呵呵。

风:你睡觉会说梦话吗?

水:有时候会。

风:千万别把存折密码说出来了。

水:呵呵。

风:大学军训期间的某晚,一同学说梦话:“向左转!”然后听见一声巨响,有个家伙从上铺掉了下来!

水:哈哈。

风:大学时,一舍友会梦游。某晚,他又梦游,在宿舍里磨刀。我们都被惊醒,后来他提着刀,在我们的头上换来换去,好象在挑什么东西。要知道,在梦游的时候,不可以叫醒。我们就随他,可他没多久,突然倒在床上大睡起来。第二天,他说,昨晚捡了一晚的西瓜,没一个是好的!

水:好恐怖啊!买上一盒图钉,睡前撒在床边的地上,或许能治好他的梦游症。

风:睡美人最怕什么?

水:失眠。

风:睡眠的拼音是shuimian,失眠的拼音是shimian,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只因少了一个u。

水:一副油腔滑调。

风:失眠了该怎么办?

水:尽量放松,想象自己是条自由自在的鱼,叫想象疗法。

风:那容易让人觉得躺在床上就像躺在平底锅里!

水:睡觉时试着数数,对谁都适用。

风:未必!拳击运动员每当数到9就会从床上跳起来。酒鬼一提酒(9),就想喝两杯!

水:呵呵。

风:有一次,晚上失眠了,我试着数绵羊,数到了一万。

水:然后就睡着了?

风:不,那时天已经亮了。

水:呵呵。

风:老外失眠数绵羊是因为“羊”的英语单词Sheep和“睡觉”的英语单词Sleep音似,属于潜意识暗示。中国人只会越数越乱。我们应该数:水饺,水饺,水饺……

水:妙哉!

风:有时候,白天很想睡觉,到了晚上却毫无睡意。

水:岂不是更好,还可以找一份上夜班的工作。

风:呵呵。

水:睡在棺材里,准可以永远地安安稳稳。

风:像我天生胆小的人,睡在棺材里,死了都会被吓醒!

水:胆小鬼,你在择偶条件上应该加一条内容:天天晚上要陪我睡觉。

风:要是娶到一个又说梦话又打呼噜的老婆,咋办?

水:分居呗!

风:分居就分居,我睡床的左边,她睡床的右边。

水:呵呵。

风:我们聊天以来,你有梦见过我吗?

水:有!我们漫步在小路上,周围没人,你看着我对我说了三个字:汪!汪!汪!

风:呵呵。

水:这么爱睡觉,你是不是大懒虫呀?

风:不是。不过,曾经有个大学舍友是大懒虫。

水:怎么个懒法?

风:人长得瘦,贪睡,能吃。有舍友妙语:懒得连肉都不长。

水:呵呵。

风:舍友小时候都两岁了还不会走路,去了很多大医院都说没问题。最后他母亲带他去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这孩子没什么问题,就是懒。”

水:哈哈。

风:有个周末,舍友凌晨才回来,进不了宿舍,就趴在宿舍窗户前的草地里睡着了。清早,某舍友发现了,就把一张白色的床单盖在他身上。结果,警车都来了,还划了警戒线,那货居然还在睡!

水:晕。

风:舍友到服装店卖睡衣绝对是最佳人选!

水:为什么?

风:在他的身上挂块牌子,写上“睡衣质量是何等优异,以致卖睡衣的人都昏昏入睡。”肯定生意兴隆,工作睡觉两不误啊!

水:妙哉!

风:俩人比脚臭,一个说:“我要是把鞋脱了,这里的人都跑了。”另一个嘿嘿一笑,悠悠的说:“我要是把鞋脱了,一个都跑不了。”

水:哈哈。

风:因为不爱洗脚,舍友的脚臭力透脚背,大有隔山打牛之劲,与他同室乃不幸之至。

水: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应该庆幸没与中国国脚同为一室。

风:舍友在窗台上养了一盆仙人球,那上方就是他晾袜子的专用地方,他说放在那里清洁空气。一周后,仙人球烂了!

水:他多少天换一次袜子呀?

风:谁按天算啊,他按公里算!

水:呵呵。

风:舍友觉得,袜子就应该攒多一点再洗,收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丰收的喜悦。

水:那他得有很多袜子吧?

风:真不少呢。有一次,舍友从床底找出一堆袜子,玩了几分钟连连看呢。

水:晕。

风:每天从一堆混乱的袜子中挑出那原本一起的,穿在一起!他感觉是在给它们做媒呢。

水:真搞笑。

风:有一次,舍友去网吧玩了三天三夜才回宿舍,鞋一脱躺倒就睡,那个味道,相当霸气。我们瞬间跑出来,只剩一伙计镇定自若的在看书。我们十分疑惑,这货来了句:“我感冒,闻不到,就是感觉眼睛有点睁不开!”

水:哈哈。

风:有一次舍友去看病,打针时,大夫在他的注射处连废几个消毒棉球,却迟迟不做关键动作。且每次擦过都移近眼睛仔细观察,进而做思索状。

水:发现恶病?

风:大夫靠近他的耳朵,压低声音说:“你该洗澡啦!”

水:哈哈。

风:谁说人心不古,现在没有孝子了?舍友就不洗澡,不剪指甲,不剃发。他实行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啊!

水:谬论!

风:舍友说过的一句经典是:连气体都有惰性的,为什么人就不能懒点呢?

水:呵呵。

风:不过,舍友一直纳闷:“懒”字的笔画为什么这么多呢?

水:仔细想想,确实不合理啊!

风:其实,这世界是由懒人来支撑的,懒催生了许多发明。

水:此话怎讲?

风:比如,煤气火炉非常便利,就是每天早晨被老婆叫起来生火炉的男子发明的。

水:呵呵。

风:方便面,也是懒惰催生的发明。

水: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太“方便”了,就会像方便面一样毫无味道。

风:呵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