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他者亡木一濛温昧-碰他者亡木一濛温昧小说

2020-03-24 21:01

《碰他者亡》木一濛温昧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碰他者亡木一濛温昧小说精彩节选:木一濛四下看了看,厨房很大,炉灶就有六个。厨台上摆满了锅碗瓢盆、刀具和各种食材。

碰他者亡
推荐指数:★★★★★
>>《碰他者亡》在线阅读>>

《碰他者亡》精选:

晚上照常不赶路,两人找了间客栈住下。

吃过饭后,温昧提着今日特地绕路去县城药房买好的药包,去借厨房的工具熬药。

木一濛则跟在他身后。

因为提前给了客栈老板小费,老板对厨房打过招呼,所以两人走进后厨的时候并没人感到有多诧异,只是对温昧如此裹得严严实实的扮相抱有好奇之心,不禁多看了两眼。

而实际上,这一路以来,这么侧目看温昧的人可不少,不过也仅仅是如同现在这样打量几眼便作罢。

木一濛四下看了看,厨房很大,炉灶就有六个。厨台上摆满了锅碗瓢盆、刀具和各种食材。

一个正在洗菜的老妇人看见他们来了,连忙放下了手里的活儿,殷勤地朝他们走过来,“二位是来熬药的?老板让老妇给你们帮忙。”

“是的,大娘,麻烦您了。”木一濛微微含着笑说道。

“你们等等啊,我这就去给你们拿药炉和药罐子。”

“我们不急,大娘您慢慢来。”

老妇人和蔼地冲木一濛笑,“好嘞。”说完转身朝着厨房东面的橱柜快步走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老妇人一手提着药炉、一手拎着药罐儿回来了,木一濛帮着将药罐儿接了过来。

“我去给炉子引火,你们去院儿里等吧,引好了火我就出来。”老妇人说道。

“好,辛苦大娘了。”

“应该的。”老妇人提着药炉去了就近还燃着的炉灶。

木一濛一手拎着药罐儿,一手伸到温昧身前,“哥哥去休息吧,我自己熬药就好。”

温昧摇了摇头,“这药方与寻常药方不一样,熬制方法也有讲究。你先去将药罐洗干净,熬药前需要把药材浸泡一刻钟。”

“好。”木一濛收回手,拎着药罐走到水缸前,伸手拿起水缸边的水瓢,舀了一瓢水在药罐里,开始清洗。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过去,老妇人用帕子包着药炉的提手,提着药炉走到院子里,随后将药炉放在了院子中央。

这时候温昧和木一濛正隔着段儿距离坐在同一阶石阶上,药罐儿放在木一濛脚边,里头正浸泡着药材。

屋檐的灯笼和厨房里的烛光照亮着院子。暖色的微光下,院子里养的花草在风中轻轻摇曳,花草的影子也跟着晃动。

看着老妇人放下了药炉,木一濛站起来道谢,“多谢大娘了。”

老妇人摆摆手,“不客气,没别的事那我就继续去忙了。”

木一濛点点头。

老妇人离开后,木一濛举步走到药炉前蹲下,炉子里的煤球一层叠一层,缝隙里可见底部的火光。

药材浸泡好以后,木一濛抓着药罐把手,将药罐放在药炉上,开始熬药。

按照温昧所说的流程,先大火煮沸,再文火熬制两刻钟,倒出一煎的药汁,然后加入适当冷水,再重复步骤熬第二煎的药汁,第二煎熬制一刻钟即可。

最后再将第二煎的药汁倒入第一煎药汁的碗里混合,就算是熬好了药。

木一濛站在厨房内,端着药碗闻了闻,苦涩的药味儿充斥了鼻腔。

她面无表情地一口气把药汁喝完,眉头都没皱一下。

看着她的动作,温昧似乎想到了什么其他的事,若有所思。

在木一濛放下药碗后,温昧左手背在身后,问了她一句,“苦吗?”

木一濛笑了,反问:“哥哥配的药,苦不苦哥哥不知道吗?”

“可我见小妹不觉得苦的样子。”他把左手上端着的盘子递到木一濛面前,“特地提前给小妹点的,掐着时间刚刚做好,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这个,哥哥是不是很贴心?”

盘子里有五块金黄金黄的菊花酥,被做成圆圆的顶部开花的样式,看起来就赏心悦目。

昨天中午两人一起吃饭的时候点过一盘菊花酥,温昧吃了一块儿就不喜欢了,倒是她,没怎么吃饭,把那一盘菊花酥都吃了。

难怪刚熬好了药,他就率先走进了厨房跟厨子说着什么,等她倒好了药汁他才走过来。

木一濛愣了愣,心头却难免浮现暖意。她甚至想到了木毅,知道她喜欢吃,木毅特地花钱找悦城的厨子学习了怎么做菊花酥,只要她提起,他都会亲手做给她吃。

菊花酥是悦城最著名的一道糕点,做法最正宗。

其他地方的菊花酥味道和悦城的像,但总是要差了两分味道。

“多谢哥哥。”木一濛拿起其中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熟悉的甜味将药汁的苦涩冲淡,心头的苦却越发浓烈。

“不客气,小妹喜欢就好。”

一旁的老妇人听见他们的对话,笑着说:“你们兄妹俩感情真好。”

木一濛和温昧对望一眼。

“姑娘你多大了?看起来和我家小女儿差不多大。”老妇人提起自家小女儿,言语里都温柔了几分。

这样的语气让木一濛觉得亲切,她缓缓回答:“今年二十有一了。”

老妇人惊讶,“还真是和我家小女儿同年,不过我家小女儿已经出嫁两年了,小外孙如今也快一岁了。”

木一濛面带微笑,“您的小外孙一定很可爱。”

“是啊,是个小子,胖乎乎的可招人疼了,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又大又亮……”一说起小外孙,老妇人更加起劲儿。

木一濛一边静静听着,一边端过温昧手里的盘子继续吃菊花酥。

温昧也没走,听着俩人搭话。

这是他这些天见过的木一濛神情最放松的时候,都不忍打扰。

第二日他们离开的时候,温昧找客栈老板买下了药炉和药罐儿,以便接下来使用方便。

木一濛却是想着,温昧于她的这份恩情是真的难还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