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病娇阁主驾到小说免费阅读-洛忱顾长歌最新章节

2020-03-24 18:01
病娇阁主驾到 截图1病娇阁主驾到 截图2病娇阁主驾到 截图3

洛忱顾长歌的小说免费阅读叫《病娇阁主驾到》,这里提供病娇阁主驾到阅读。洛忱顾长歌小说讲述:前世顾长歌是整个京城里面数一数二的大美人,但却偏偏的喜欢上了丞相公子萧玄华,她的劫也就这么来了,表妹瞒着她与萧玄华来往密切,家人也与她断了联系,真是众叛亲离啊,她冷冷的说道。

精彩节选:

萧府,萧玄华这几日得了风寒,总是高烧不退。

床榻上的男子一脸病态,完全看不出往日的清冷,嘴里浑浑噩噩吐着呓语:“不要死……”

萧夫人守在床榻边担心不已,拿着帕子揩着男子额头冒出的虚汗:“玄华,娘在这里。你在说什么?”

“长歌……你不要死!”萧玄华困在梦魇之中,眉间锁着化不开的忧愁。

萧夫人看着地上跪成一排的下人,不由气上心头:“萧府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少爷怎么会病成这样?”

“等会我就去找个牙婆子,把你们全都发卖了。”

地上跪着的下人们纷纷磕头求饶:“夫人,求求您开恩吧……”

萧夫人回头满面愁容地看着病榻上的人,不过是几日好好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萧夫人焦急地问道:“快说!少爷究竟为什么会病成这样?”

一个侍女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夫人,少爷他……”

萧夫人身边的容妈妈一脚踢到侍女身上:“快说!别让夫人等急了。”

“是表小姐……”侍女说完垂下头,生怕公子醒来会开罪自己。

萧夫人脸色一变:“快说清楚!为什么我儿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另一个家丁抬起头补充道:“前些日子表小姐说想出去走走,当时突然下雨了。只带了一把伞,于是公子把伞给了表小姐,自己淋回来了。然后就……”

等到话说完,众人匍匐在地上:“求求夫人开恩,不要赶奴才们走!”

萧夫人一愣看着容妈妈,叹了口气一脸愁容:“你说这怎么办,这孩子跟他父亲一样是个痴情的啊……”

“可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萧夫人看着仍然在梦呓的萧玄华,仔细听好像嘟嘟囔囔是在叫着谁的名字?

“华儿?华儿?”萧夫人轻轻摇了摇男子,唤了半天床上的人仍旧没有醒过来。

“夫人,苏北神医来了!”

萧夫人连忙起身:“快!快让苏先生进来。”

门口紧接着走进来一个俊秀的身影,苏北切了切脉,走到桌上写了几贴药派下人去捡。

梦里,萧玄华好像听见有人在唤他,但是却又听不清那人在说什么?

紧接着洛忱一剑刺穿萧玄华的胸膛,洛忱眉眼之间全是冷漠:“用你的命给她赎罪吧。”

萧玄华缓缓伸出手,血液从胸口流淌出的时候还有余温,那一刻他竟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释然。

“解脱了吧”萧玄华看着洛忱没有恨意,反而缓缓勾起一个微笑。

萧玄华活着的时候没有想清楚的事情,死了还可以弥补吧,萧玄华自欺欺人地骗自己。

萧玄华的魂魄恍恍惚惚地走到了第一次与长歌见面的小巷子,眼前仿佛还能看到女子的笑意。挥手拢去,女子化作轻烟,只有一副蝴蝶面具掉在原地。

萧玄华自嘲地笑笑: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怎么敢奢求死后呢?

萧玄华落寞地走着,周围的人仿佛都看不到他一般。萧玄华环顾四周,好像哪里都能找到长歌的影子,可是他要去哪里寻她呢?

萧玄华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就是这么一直一直走下去,走到拱桥之上远远看见一艘渔船经过。

“今天的收获真不少啊”佝腰撑着船蒿的老叟,一步一喘气背着鱼篓走上桥头。

“老婆子,今天有好吃的了”老叟顺手摘过一捧桃花,萧玄华跟在打渔的老叟身后。直至走到一处坟前,老叟扫了扫墓碑上的灰尘,哆哆嗦嗦的把开地正盛的桃花放到坟前……

老叟靠着碑缓缓坐下,嘴里喃喃说道:“老婆子,我来看你了。”

“今晚你也来梦里瞧瞧我吧,怎么办啊?我都快要记不清你了,到时候我死了要到哪里去找你啊?”

一旁的萧玄华看着老叟坐在坟前碎碎念着,那他的长歌应该去哪里找呢?

萧玄华伸出手,掉落的树叶夹着被风吹散的花瓣从他的手中穿过,再穿过虚无的身体。

萧玄华知道他自己已经死了,就像洛忱说的他也许是为了赎罪吧。萧府里的梅花开了又谢,都说花是最讲灵性的,可能知道它们的主人也不在了。

那打渔的老叟还能捧着灵位去寻亡妻,长歌怕是不愿意见自己吧?

他有愧啊,萧玄华侧身望去。眼前仿佛还能记起女子妍丽的笑容,女子一点点心死如灰,说到底都怪他。

一晃神,萧玄华抬头就看见“天机阁”高大的匾额,挂着素缟,哭号回响。刺耳喧天的哀乐,长歌肯定不喜欢吧。

萧玄华看着灵前摆放的贡品:“错了,错了……长歌她不爱吃杏子!”

周围的人没有人听到萧玄华的叫声,每个人像是走流程一般虚伪地在长歌灵前上一柱香。

“萧玄华,我不爱吃杏子,杏子酸。”

萧玄华眼前仿佛还能听见昔日长歌说的话,萧玄华不知道为什么曾经女子絮絮叨叨说过的话,这一刻一字一句,在他的脑海里清晰起来。

他多想女子可以再对着他说一句:“萧玄华,杏子酸。”

君不见妾起舞翩翩,萧玄华想起那日长歌慕然转身,全是决绝的话:“但愿我们今生来世老死不相往来。”

当时转身离开的女子,萧玄华没有想到那一眼便是一生。

“不可以,我没有答应。”萧玄华伸手穿过灵堂的棺材,棺材里没有一丝温度,灵堂上全是她不爱吃的东西。

如果早一点萧玄华可以明白他的心思,是不是长歌就不会死了。

等到他明白一切的时候,那个女子早已经刻在骨血里,却又再也见不到了。

可是会有来生吗?

曾经一句句玩笑般唤着他“玄华公子”的女子,不行!他还没有来得及补偿,萧玄华挣扎地想要跑,但他怎么都走不出长歌的灵堂。

“长歌……”

萧玄华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男子的睫毛隐隐的闪动,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的环境,眼眶之中不自觉缓缓流出两道清泪。

门外的侍女看到少爷醒了欣喜万分,连忙派人去主院通传夫人。

萧玄华在心里想着:这里是地府吗?

突然一个人影火急火燎地走进屋:“华儿,你可算是醒了。吓死娘了!”

萧玄华看着眼前的人:娘不是在几年前去世了吗?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想着想着萧玄华不免有些头疼。

萧玄华渐渐察觉到他能控制自己的身躯了:不行,他要去找长歌,长歌在等他……

男子刚刚掀开帘帐,浑身没有力气摔倒在床边,怎么都站不起来。

萧夫人连忙扶着萧玄华躺下:“儿啊!你还在生着病,你要什么,娘去帮你找。”

萧玄华的眼神才再一次聚焦,神智稍稍恢复了些,看着周围人的身影,他这是在哪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