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林傲君萧子枫免费 剑临天下完整版小说

2020-03-24 15:02

剑临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精选热书《剑临天下》由著名作者戏命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林傲君萧子枫,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四象大陆,以剑为尊!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里,无数英雄豪杰涌现,用手中利剑,打造了一个繁华盛世,铸就了一个个辉煌的传奇。传说中,每一千年便会诞生一位称霸大陆的巅峰强者,如今时隔两千多年,还未曾出现一位至尊强者,谣言四起,天降大变,乱世来临。萧子枫,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经历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后,习得‘双手互搏术’,手持祖传‘盘龙’神剑,将会在这乱世掀起一段怎样的传奇了?

《剑临天下》 第20章 艰苦训练 免费试读

“你跟我来,这里不方便你修炼!”王老道站起身来,朝望月村西边的太行山方向走去。

萧臣搞不懂他卖什么关子,只能提着木剑尾随过去。

“嘿哈,嘿哈!”一阵气势激昂的呼喝声从不远处传来,望月村每天清晨,也开始了传统型的修炼。

他们俩路过望月村的时候,村子里的男女老少在教头铁丘的监督下,在海滩边上卖力的修炼着各种武技和内劲秘籍,没有一个人敢偷懒。

其中一个身影显得尤为突出,是当日武斗赛输给萧臣的铁羽,此刻正拿着一柄黑色战刀练习着某种刀法,一招一式极为标准,给人非常凌厉的感觉。

“这小子挺刻苦的嘛,居然会这么厉害的刀法,看来那天比赛的时候,他应该是藏拙了!”萧臣一边走,一边暗自嘀咕道。

人群中的铁羽似乎察觉到萧臣的目光,连忙停下练习的动作,朝萧臣摆出一个挑衅的架势,大喊道:“喂,外来小子,有没有时间,我们俩再来比比!”

萧臣一愣,顿时停下脚步看向对方,正准备回击,却没想到前面的王老道提醒道:“别理人家,你这三脚猫的功夫现在还太弱,你是打不过对方的,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听到这话,萧臣顿时有些不满了:“前几天我才打败人家,你凭什么说我打不过人家!”

王老道不屑道:“哼,你那也叫打败人家,简直笑掉大牙,人家当日是让着你呢,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还没看出来吗?”

萧臣心得一惊,有些不信:“不可能,那天我是全力以赴,对方几斤几两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子不可能放水!”

“哼!”王老道白了他一眼,嗤笑道:“你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你以为那天武斗赛我没观看吗?那小子是故意作出使用全力的样子糊弄你的,那么简单的把戏还没看不出来,你也是无药可救了!”

听到师傅的解释,萧臣有些傻眼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直接击败我不是更好吗?”

“谁知道呢,有可能那小子就是故意耍你,你啊,最好别一副眼高手低的心态看别人,这世道人心最是深不可测!”王老道悠悠叹了一句,喝了一口老酒,再次往太行山走去。

萧臣撇了一眼不远处还在装腔作势的铁羽,得到师傅的提醒后,他不敢小瞧对方了,心中一直鼓励自己,一定要努力,下次一定要用真正实力堂堂正正击败对方,看那小子还敢不敢挑衅自己,这么嚣张,迟早要揍得他满地爪牙!

“师傅,望月村的村民他们从小习武,好像很厉害,为什么您不让我和他们一起修炼呢?”萧臣一边走,一边问道。

王老道回头撇了他一眼,打趣道:“你想学啊,那你就去呗,我又不拦着你!“

萧臣摸了摸后脑勺,讪笑道:“您是我师傅嘛,我当然是听您的,我相信您有您的道理!”

王老道没有理会他,直到两人走到太行山上时,他才解释道:“望月村的村子虽然在附近一带是习武有名的大村庄,但都是一些庄稼把式没有高手教导,这些村民习武目的不过是为了保命强身,那些强大宗派随便派出一个后天九重的高手,就可以轻松屠戮他们,你指望他们能有多厉害!再者说,你是无双城主的儿子,走的道根本和他们不一样,你要是跟他们一起习武,还要我这个师傅干嘛。别把保命之道和习武之道混为一谈。”

走在杂草丛生的山林里,听到师傅的解释,萧臣顿时明白了过来,望月村的村民虽然勇武在外,但终究只是一些庄稼把式,上不得台面,在那些大宗派面前,估计交手两三招就会败下阵来,学习了顶多拥有一些保命强身的能力,在如今这个强者横行的乱世有何用?

“小鬼,你未成年以前,常年累月流连风花雪月场所,夜夜笙歌,导致身体亏盈太大,说句实话,你的身体比三岁孩童都不如,如此脆弱的身体何谈杀伤力。但是你的根骨现在已经恢复到习武最佳时期,最适合打熬根基,增强肉身气血,你以后修炼内劲才能更加迅速,这次我带你来太行山,目的就是要训练你的身体韧性!”王老道带着萧臣来到太行山深处,树林里瘴气弥漫,鸟兽难见,显得颇为阴森可怖。

萧臣恭敬的道:“一切听师傅安排!”

“来,脱掉衣服,先把这些给涂上!”王老道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扔给萧臣。

萧臣眼疾手快,连忙接住,打开瓷瓶木塞闻了一闻,他抬起头诧异的看着王老道:“蜂蜜?”

“恩,把这些先涂在身上!”王老道带着不坏好意的笑容,嘱咐道,笑得像个老狐狸。

萧臣见到师傅那张阴险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他记得上次对方露出这个笑容时,自己被整得有多惨,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您能不能先告诉我涂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萧臣不知道师傅有什么目的,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王老道踢了他屁股一脚,呵斥道:“要你做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到底你是师傅,还是我是师傅!”

萧臣被训了一顿后,老实多了,无奈只能脱下全身衣服,只留下一条白色短裤,将蜂蜜均匀的涂抹在身体各处,那种凉凉的感觉很不好受,他不知道王老道这死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里正感到疑惑。

见到萧臣浑身涂抹蜂蜜后,王老道那张充满褶皱的老脸闪过一丝坏笑阴险之色,他往下腰捡起一颗石子,随手朝不远处一颗大树砸去。

石头击中大树,强劲的力道令大树猛得一阵摇晃,紧接着,一阵偌大的嗡嗡声忽然响了起来。

萧臣一开始不知道他师傅有什么目的,当他听到那群嗡嗡声响起的时候,瞬间吓得头皮发炸,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发出那阵嗡嗡声的源头居然是一群黑色的奇异怪蜂,从茂密的树枝里冲出来,围绕着大树盘旋了几圈后,瞬间将目标锁定在不远处的萧臣,因为这家伙身上的味道太浓了,对这些黑色怪蜂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冲出树冠的这些小东西身体寸长左右,浑身布满灰毛,背部疯狂煽动着透明的翅膀,朝涂抹蜂蜜的萧臣铺天盖地涌去,尖锐刺耳的叫声响彻山林,恨极了那个打碎它们老巢的幕后黑手,那个阵势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极为恐怖。

见到这一幕,萧臣腿肚子都发软了,顿时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王老头,***的想整死我啊!”话还没说完,他连忙拔腿就跑,恨不得多生两条腿,因为那些黑色怪蜂已经冲他飞了过来。

那些黑色怪蜂嗅着萧臣身上散发的诱人味道,死死的跟在后面一个劲的猛追,如同蝗虫大军倾巢出动,铺天盖地,吓得萧臣脸色发白,心脏一阵猛跳。他心头默默道,要是被这些东西追上,自己估计休想活命了,绝对不能让他们追上。

在死亡危机的威胁下,萧臣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意志,迈开脚掌在地势复杂的树林里飞奔起来,时而绕一颗大树,时而越过一堆山石,时而跃过一条小溪,原本僵硬的身形现在变得极为灵活,此刻的萧臣仿佛化身成为了一只猿猴。

王老道优哉游哉的跌坐在半山腰上的一块岩石上,看着山林里被黑色怪蜂追得满山跑的身影,灌着老酒,摇头晃脑的自言自语道:“这傻小子,也不知道动动脑子闪躲,光跑有什么用!”

萧臣一边跑,内心一边狠狠问候王老道他父辈一家人,那些黑色怪蜂速度太快了,一路上跑下来,累的他满天大汗,体力消耗极快。

那些黑色怪蜂速度飞快,不到一会的时间就追了上来,萧臣这下子遭殃了,一群小东西如同一层黑云般压下来,团团将他围住,疯狂叮咬起来,痛得他满地打滚。

“啊!”紧接着,一阵凄厉的惨嚎声划破这片森林上空,惊起无数飞鸟。

夜幕降临,太行山上一片幽静,树林弥漫着一层薄雾,犹如一张森冷的大嘴等待在外人进入。偶尔会响起一阵震耳的兽吼声,远远传递开去,仿佛在向外界宣告,这里是它的地盘,禁止外来者踏入,让太行山的夜晚愈加神秘恐怖起来。

一座狭小的洞窟内,升起了一团篝火,王老道拨动着火柴,仔细的烤着一只野兔,萧臣躺在一旁堆满干柴的岩石上,不停的哼哼唧唧,那可怜模样看着让人好笑。

萧臣浑身布满脓包,没有一处完好的,左一个包,右一个包,看起来极为渗人!现在,他连手指都不能动弹一下,仿佛被一只奄奄一息的癞蛤蟆,完全无法想象这张被叮满脓包的丑脸竟然是俊秀不凡的萧臣。

“怎么样,还能动吗?”王老道从烤熟的野兔上扯下一只大腿后,一边调侃着冲萧臣道。

萧臣艰难的翻了翻白眼,含糊不清的怒骂道:“王老道,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