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我就喜欢他那样的小说免费阅读免费阅读-霍慈易择城最新章节

2020-03-24 06:03
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截图1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截图2我就喜欢他那样的 截图3

霍慈易择城的小说免费阅读叫《我就喜欢他那样的》,这里提供我就喜欢他那样的阅读。霍慈易择城小说讲述:那天看见他的第一眼,霍慈就知道自己心动了,那个男人不就是自己一直都在找的理想型吗。自后霍慈就开始追他,追啊追啊,还真被她追到了。

精彩节选:

飞机降落时,砰地一声,让坐在位置上的所有人都往前倾倒,安静的头等舱都陡然响起清脆利落的京字国骂。

半个小时后,霍慈拿到了自己的黑色行李箱,转身走向电梯。

她出国的时候,车子就放在机场停车场里。

身后传来几句喊声,她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直到身后人追了上来。

“美女,这么晚了,我送你吧,”是个打扮时髦的男人,穿着驼色风衣,身材高挑模样英俊。

霍慈冷眼看他:“不用。”

男人没想到她会这般冷漠,当即失笑,“刚才飞机上我就坐你旁边,咱们还聊天来着呢。你放心吧,我不是坏人,就是看现在太晚了,不好打车。我车就停在下面停车场呢。”

男子一面说一面浅笑,眼神中带着笃定的笑意,显然这种搭讪的事情,没少做过。

霍慈这次连笑都懒得,推着行李箱往电梯走去。

“听你口音也是北京人吧?我之前一直在法国待着,一年都难得回几次北京。”

一上飞机,霍慈就听过了。

“对了,我瞧着你挺眼熟地,就跟那个明星长得挺像的。”

这就是他所说的飞机上的交谈,单方面地聒噪。

‘叮’电梯到了,此时是凌晨十二点半,电梯里没有别人。男人按了负二层,是她也要去的地方,霍慈没伸手。

自以为已经撩到她的男人,连语气都变得暧昧。直到电梯门打开,霍慈先出去,径直往F区走了过去。男人在身后正要喊,又奇怪,她怎么知道自己的车停在F区?

“我的车就在这里,来,我给你拿行礼吧,你这么瘦拎着这么大的箱子,多累啊。”

男人站在一辆凯迪拉克面前,连上路在内他花了七十万,到手才两个多月。

车就是男人的名片,吹得再天花乱坠,都不如一辆好车来地叫人信服。

可是他说着,一直神色冷漠地霍慈已从他身边径直走过,在隔着凯迪拉克两个车位的地方,停了下来。

她从包里拿出钥匙,滴地一声,落满灰尘的方正大车,前灯登时亮了起来。

霍慈没开后备箱,直接拉开后座的门,将行李箱举着塞了进去。她一米七二,但骨架窄,细胳膊长腿,看着弱不禁风的样子,男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把偌大地箱子,搬进后座里。

随后她从车头绕到驾驶座,开门、上车、发动,一气呵成。

当她的车喷着尾气,从男人身边离开时,一直站在原地的人,怒骂了句:“我草。”

奔驰G65AMG,市价370万,零头都够买他的车了。

霍慈到家的时候,整个小区已一片安静,刷了卡门卫立即打开栏杆,示意她可以进去了。

到家打开门灯,顺手把一排按钮全扣了下来,从廊灯到客厅的各种吊灯、顶灯都亮了起来。入目便是一片纯净地白色,线条硬朗地白色,除了白,就只有偶尔点缀着的黑色。

纤尘不染,看来她不在的时候,经纪人来打扫过她的房子。

她赤着脚进了房间,找了换洗的衣服,直奔浴室。

纯白色浴缸旁边就是落地窗,二十八楼的高度,足可以鸟瞰这座城市。

当疲倦地身体浸泡在热水中时,那种满身的疲倦都在一瞬被冲散。她沉入水底,水流像是柔软地缎子在她身上滑过。直到她破水而出,趴在浴缸的边缘,望着外面的夜景。

大片黑暗中,夹杂着零星的灯光。

即便是这个喧嚣繁华地城市,在凌晨时分也不由分说地安静了下来。

洗完澡,霍慈穿着白色丝缎衬衫走了出来,衬衫只系上了两粒扣子,黑色文胸包裹着柔软如玉地一团,宽松长裤盖在脚面,依旧赤着脚。脖子上搭着一条白毛巾,长发一直往下滴水,她讨厌吹风机的声音,所以从来不吹头发。

坐在白色沙发上,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作为摄影师,又有自己的工作室,她工作时间自由,每年出去采风都是常有的事情。找她拍片的工作太多,她要价又是行业内最高的,多休一天都是钱。

没人会和钱过不去。

她还没回国,经纪人就把她的工作日程确定下来了。好在她向来准时,说休假到哪天,就绝对不会迟到。

霍慈随手给经纪人发了一条:回来了,工作照旧。

一分钟后,莫星辰的电话打了过来。莫星辰是她大学室友,如今是微博上有着百万粉丝的时尚博主,总从霍慈这里拿各种杂志封面和代言料,忽悠各家明星粉丝。

霍慈接通电话,打开免提,便开始用毛巾擦头发。她的头发打小就又浓又密,打理起来麻烦,却从来没想过剪。因为她爸爸说过,小姑娘扎辫子才好看。

小姑娘,她嗤笑一声,差点错过了莫星辰的话。

电话那头的莫星辰声音有点大,“我们在老地方呢,你过来。”

“我得睡觉了,倒时差。”

莫星辰扑哧笑了,“你骗谁呢,下飞机十个小时内,你睡不着。”

霍慈挂电话的时候,没说去不去。她坐在沙发上一直擦头发,直到把头发擦了半干,又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她喜欢家里窗明几净的。就连浴室都装上了大片落地窗,客厅更是整面墙都被打通了。

半个小时后,她换了一身衣服,拿着钥匙下楼。

莫星辰说地对,她睡不着。

老地方,真的就叫老地方。

这地方算是圈内人喜欢来的,老板也是摄影界的前辈,只不过这些年不拍片了。

慢慢的,摄影师模特还有和时尚圈沾边的,都爱往这儿钻。

霍慈从大二就开始拍片,大三的时候,连拿几个国际性摄影大赛的金奖,在国内有了名气。随后开始给时尚杂志拍片,大四的时候她为国内最顶尖的杂志《V》拍摄十周年刊,彻底在时尚圈红了起来。

她窜红的速度太快,常有人说,霍慈之所以这么红,三分靠摄影,七分靠营销。

她进门的时候,门口的保安冲着她点点头,虽然不常来,却是熟面孔。

莫星辰和小白他们在老位置上,半圆卡座坐着的男女,都有张靓丽青春的面孔和一副好身材。时尚圈最不缺少的就是新鲜面孔。

白羽,她经纪人,人称小白。霍慈为人冷漠,不喜交际,再加上她只关心拍片的事儿,从进这个圈子开始,就是白羽替她接洽工作,打理琐碎事务。

“心肝,你总算是回来了,”白羽拉着她的手坐下,上下打量了一番,心疼地说:“黑了,瘦了。”

不过随后他笑了下,安慰她:“没事,我已经帮你预约了丽莎美容,明天就去。”

“小白,你可真是妖言惑众,”莫星辰挤了过来,瞧着霍慈,不免失望,问道:“霍慈,你跟我承认吧,你就没去采什么风,你就是在欧洲玩了一圈。”

霍慈生得好,明明是靠才华吃饭的,却生了一张比明星还精彩的脸。一米七二的个子,比例好地叫人嫉妒,一双长腿比她拍地那些模特还好看,细、直、白,叫人生恨。早就有人劝她,干脆入行当明星,何必这么辛苦的。

大概是天生底子好,她怎么晒都不会黑。

况且这次她去的不是日照强的地方,乍然一看,还更白了些。

“去,去,别嫉妒我们霍慈长得好看,”白羽推了她一把,生怕莫星辰刺激地霍慈,真去追求什么原始美。

这年头但凡在前头加一个美女的,都吃香,美女作者、美女画家、美女漫画家,自然也有美女摄影师……

看惯了摄影圈里扎着小辫胡子拉碴的男摄影师,霍慈就像是一股清流一样,瞬间抓取了圈外围观群众的眼睛。在他们无法辨别摄影水平的情况下,显然生得一张好脸的霍慈,红了。

微博粉丝,早过千万。

发的每条微博,必上热门。就连有时候拍照穿的衣服、鞋子,都能迅速成为淘宝爆款。

“白老师,您也不给我们介绍认识认识,”就见对面一个穿着红色裹胸连衣裙,露出深深一条事业线的女孩,娇滴滴地喊了一声。

虽说以她在时尚圈的名声,不用介绍众人也认识,小白还是笑着瞧了一圈,“这是霍慈。”

简单四个字,已代替了无数的荣誉和掌声。

“霍姐,我敬你一杯,”还是裹胸女,长发大眼,就是双眼皮做地太假。

霍慈没说话,连眼睛都没抬。

裹胸女端着酒杯的手,就那么抬在半空,不上不下。

原本热闹的气氛,一下凝滞了。

小白是个长袖善舞地,圆滑,从来不得罪人。就算是这些不长眼的人,他也不落面子,于是他笑着说:“直接叫霍慈就好了,大家都这么叫。”

虽然说的是大家,可没人再敢开口。

莫星辰本来和小男模撩地正热情,见状,赶紧叫小白另开了卡座,把人都带走。可真够恶心人的,叫谁姐呢。

霍慈依旧是安静地样子,拿着杯子,里面是水。

她极少喝酒,也从来不抽烟。

艺术圈的坏习惯,她是一个都没沾染上。

“这次出去怎么样?”莫星辰问。

“就那样。”

莫星辰一撇嘴,意料之中的答案。

霍慈窝在卡座里,安静地看着前方,眼神是发散地,显然她在发呆。等回过神的时候,正好视线定格吧台那边。

那里站着好几个人,可最左边白衣黑裤的男人,却叫她坐直了身子。

简单的白衬衫,合身的黑色长裤,衬衫塞在裤子里,一双长腿在若隐若现地灯光下,显目又性感。或许是职业习惯,她总是先抓住人身上最醒目的。

可这次,她最先关注到的是他的背影。

一个人的背影最不鲜明,却又是最独特存在的。她在视觉上有种独特的天赋,不会认错也不会错认,她舔了下唇,甚至克制不住肾上腺激素上升带来的那种兴奋和焦躁。

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看到与记忆中最相似的背影。她没见过那个人的脸,只记得他的背影。

“看什么呢,”莫星辰见她半天不说话,只看着对面,便也顺着她视线瞧过去。

谁知她自己先激动了,凑过来和霍慈咬耳朵,“这可真是今晚的焦点,打一进门开始,整个酒吧的女人眼睛都直了。不过上去好几拨了,都是一句话直接给回绝。高冷地很,真不是一般人撩得上的。”

霍慈笑着端起面前的水杯,这不是显然的。

莫星辰顺势拨弄了下耳朵上的流苏耳环,高深地说:“你不觉得他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

霍慈问:“什么气质?”

“所有人都想睡他,但所有人都睡不到。”

霍慈转头看她,“那我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