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秦一一秦墨辰阅读-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

2020-03-23 21:03

为您带来有秦一一秦墨辰的小说《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秦一一秦墨辰小说是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的主人公,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小说精彩节选:而秦一一只是一直在发怔着,用手指头缠绕着发丝,并没有回复宋琪。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
推荐指数:★★★★★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在线阅读>>

《忆往情深总裁莫再续》精选:

秦一一坐在车里头,冷汗直流,手掌摩挲着身下的垫子,注视着车内的天花板,似乎世界在这一刻瞬间崩塌破碎,成为记忆里数不尽的悲哀。

秦一一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因为被关押进监狱之后,他在心中就埋下了抑郁的种子。

那逼仄的牢房是一片的暗无天日,抬起头,窗外透不进一丝阳光,在铁栏中,唯一陪伴自己的只有对自己孩子最后一分的念想。

而现在呢?他是为了孩子才存活下去的,但现在就连自己的孩子都要被硬生生地夺走。

那么久了,自己还是不够坚强吗?还是不能接受孩子离开自己的痛苦吗?

秦墨辰坐在驾驶座上,冷冽的声音透过驾驶座传来,“最好老实一点,孩子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如果你寻死觅活的话,那你要相信,我绝对不会背弃自己的诺言。”

秦一一目次欲裂,失声大喊道:“秦墨辰,你是我心头一直缠绕着的魔鬼,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恨最恨的人!”

“我一辈子,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秦一一的泪水夺眶而出,他旋即低下头,指缝顺着的泪水滑落在自己的裤子上。

她唯一的希望便是自己的儿子,但现在秦墨辰却要硬生生将自己分离。

幽暗的车厢内,她不停地留着冷汗,汗水浸透了背后,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绝望,但渐渐地,那绝望变成了僵硬的神情,她一直在笑,从刚才的悲痛欲绝便为了癫狂大笑,便笑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滴露在胳膊上。

秦墨辰蹙眉,眼中闪过片刻阴厉,他的唇角轻扬,对着秦一一冷笑道:“你还在卖可怜吧?像你这种女人,也只能用卖可怜来挽回自己的尊严了吧?”

“或许你就应该一辈子的待在监狱里,然后永远不出来,让秦忘跟我一起生活,这样他就不会记着你这个杀人犯妈妈,他就拥有一个更好的童年。”

“你要记住,是你害了他啊。”

“你将他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却并没有给他爱,他见到你最后的一面却是你在铁栏里,他想触碰,却只能看见你在一边懦弱的哭泣。”

“如果你直接死的话倒还舒服了。”秦墨辰一边几尽冷薄之词,一边开着车,丝毫没有注意秦一一的表情,只是淡淡地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秦忘,他一定要得到。

无论如何。

但就在秦墨辰在心中暗自思忖的时候,秦一一的手机却来了电话,而此时的秦一一却卧在自己的座位上,眼神空洞,并没有拿起电话,而秦墨辰则皱起眉头,在怎么样这样也转过头了吧。

随即将电话接听起来,

拿起电话的时候才发现电话内部是宋琪的声音,而秦墨辰冷冷地对着宋琪说道:“是谁?”

宋琪在电话那头,此时正在坐在客厅里,听见秦墨辰的声音后顿时感到不妙。

宋琪记得,秦一一之前跟自己说过,秦墨辰就是他自己一生中挥之不去的魔鬼,而现在,秦一一的电话却是由秦墨辰接听,让宋琪不禁联想到,“秦一一会不会出事了。”

而秦墨辰的声音仍旧如此清冷,见宋琪在思忖着,没有回话,就说道:“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拿我就先把电话挂断了。”

而对面的宋琪这个时候才开口道:“是你吗?”

“没错,是我,你是秦一一的闺蜜?””

“那你就是秦一一所说的秦墨辰?那个只会将自己未婚妻的死嫁祸给别人的懦夫?”

宋琪对着秦墨辰几尽嘲讽之词,而秦墨辰也没有震怒,而是唇枪舌剑地会怼了回去,“能跟秦一一那种人在同一个牢房里,想必你也对我不逞多让吧?”

就在这个时候,宋琪隐约听见了在电话对面砸车门的声音,他明白,是秦一一的抑郁症又复发了。

而在电话那头,秦墨辰蹙眉地看着秦一一正在用头砸着车门,嘴中带着苦笑,弧度松弛,呆滞地注视着外面的街道,车流在她的瞳孔中流淌,似乎一条潺潺而流的光河。

秦墨辰大吼道:“你是神经病了吗?把自己砸傻了我也不会同情你的,人尽可夫的贱货。”

但秦一一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秦墨辰的话语一般,仍旧自顾自的用自己的头敲着车门,传出一阵阵清澈的响动声,将车厢砸的摇摇晃晃。

秦一一不知该如何说,似乎也是说不出话来,只是边敲着车门,一边大哭,似乎要将那段屈辱的回忆给敲碎一般,想要将那回忆彻底抛出自己的脑海。

自己最后的希望也没了,自己成为了人尽可夫的贱货。

她似乎是那么想着的,渐渐地,秦墨辰也觉得不妙,他看出了秦一一敲的力度是真的,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汩汩而流。

秦墨辰迈步上前,将秦一一的身躯给拖过来,大声呵斥道:“你是傻了吗?你还真敲啊!”

在电话那头的宋琪显然也听见了电话那头的呼喊声,随即上前说道:“你赶紧将手机还给秦一一!我要跟他说几句话。”

在监狱里面,她是最清楚秦一一的症状了,秦一一现在的情况就是她的抑郁症又开始复发了,不禁让宋琪脸色铁青,连忙对着秦墨辰说道:“你赶紧秦一一送去医院!我先来安抚她。”

“她那么矫情?还需要什么安抚?什么抑郁症,只是某些人的矫情罢了。”秦墨辰冷笑道。

宋琪也算是彻底对着面前这个男人绝望了,只是一再地要求让秦墨辰将手机送到秦一一的面前,随即,秦墨辰看秦一一的状态也不太对,于是也不耐烦地将手机递给了秦一一。秦一一听见了宋琪的话。

“一一,有我在,不用害怕,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要想去伤害。”

而秦一一只是一直在发怔着,用手指头缠绕着发丝,并没有回复宋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