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美味情缘:替嫁小厨娘(哀家嫁到)小说

2020-03-23 18:04

美味情缘:替嫁小厨娘

推荐指数:10分

美味情缘:替嫁小厨娘主人公叫郑子清叶凤然,是哀家嫁到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奇热联盟。全书主要讲述女主郑子清本是郑府私生女,豆蔻年华尽付那方寸厨房中,唯有美食带给她一丝慰藉。却不料郑家世仇叶凤然逼婚,郑子清昏迷中替姐出嫁。 仇恨难解,郑子清被迫流落街头,幸遇玉家少爷 ,片瓦寄身。 为求生存,唯有厨艺傍身的她,酒坊食肆开起来 。哪知朝堂颠覆却波及这方天地。再相见时的叶凤然才觉心意已许。 一面是恩情有加的翩翩公子,一面是死缠烂打的昔日仇人,小小厨娘将会情归何处?

《美味情缘:替嫁小厨娘》 第二章 低贱的人 免费试读

郑子清却冷笑起来,“是吗?”

叶凤然楞了一下,“你是欲拒还迎吗?”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渴望成为豪门的中金丝雀,这样的地方让人觉得恶心。”

“你疯了吧。”

郑子清站起来,看着他,“是,我确实是疯掉了。”

叶凤然一把抓着她,逼过来,“你说成为我的女人私房疯了吗?”

“是!”

他抬起头,大声的叫起来,“你确实是疯掉了。来吧,求我,跪下,你一定会成为很幸福的女人的!做我的女人。”

郑子清讽刺的笑起来,“做你的女人,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耻辱,我不削这样的耻辱。”

“耻辱!女人,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是的,耻辱!”

叶凤然使劲一推,郑子清就倒在地上,“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耻辱。”

他大步跨过来,狠狠的一把抓着她,狠狠的拉着就往一边都床上拖,阴沉的脸出现玩味的笑。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耻辱的!”

郑子清使劲的挣扎,“你这个混蛋,放开我!放开我!”

她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突然挣扎起身,抱起花盆,朝着叶凤然砸过去,“畜生!我给你拼了!还我清白!还我清白!”

他的脸黑沉的厉害,厌恶至极,他轻松的躲开,郑子清撞到柜子上,花盆却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忍不住大哭起来,所有的一切坚强瞬间崩塌,边哭边大声骂起来,“你这个混蛋畜生!你的不好死,你……”她身体疼的站不起来,可是骨子却愤恨难消,支持这扶着墙爬起来,长着爪子往了叶凤然抓过去,狠狠的一口咬只她的手臂上。

“啊!”

“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东西,你的恨会遭到报应的。”

“滚!”

叶凤然不削之极,伸手一挡,郑子清就被震飞出去,她倒在地上,痛苦不已,显然还没有从那份痛感中出啦。

她整个人颓废不堪,昏昏沉沉,叶凤然到如今还觉得怪异,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花轿里边一直昏昏欲睡。

原本以为是叶芸要逃婚原来是原来是被人下药了……

郑子清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的伸手指着叶凤然,“是的,没有人是能逃过,老天爷在天上看着,你还有你身边所有的一切人,都会变成虫子一样的东西,一辈子,下辈子永世得不到翻身!”

“还我清白!”

叶凤然抓着了浑浑噩噩的郑子清,眉头皱起来,不削与鄙视,“你的清白那么重要,我要了,你该感到荣幸,多少女人想要爬上我的床,你终于有机会!”

郑子清却没有这心思,只是大声叫嚷起来,“畜生,还我清白,你还我清白!”

“郑天云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让一个厨娘代嫁,将我叶家当什么了?”

他伸手捉住了郑子清的手,冷漠至极,看了她一样,也不是绝色之人,心里的一点怜惜也耗尽。

“叶家绝对不会要你这样低贱的人的!别以为爬上本少爷的床,你就功成名就了,本少爷不稀罕!”叶凤然抓着郑子清就往外拖。

“啊!”她使劲的要打,使劲的抓,可叶凤然一点都不放手。

“给本少爷了滚出叶家!本少爷不想再看见你这低贱的身体。”叶凤然抓着衣不蔽体的了郑子清从院子里走过来。

满院子的人都出来,看着了叶凤然拖出这新娘出来,顿时指指点点起来。

叶凤然看着周围的人,冷冷而笑,“本少爷绝对不可能要一双破鞋!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竟然还妄想叶家七夫人的位置,无耻之极!”

“怎么会这样?”

“就是你们看见的那样。”叶凤然指着她,“这个破鞋,根本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只是一个***,一个破鞋而已!”

“不……”她使劲的摇头,只觉浑身冰冷,四面八方传来的嘲弄让她快要窒息。

叶凤然拉着她一直走,走出大门,将她拉过来,从高高的台阶上推下去。

她扑在地上,感觉快要绝伦,叶凤然冷冷的吩咐。

“关门!”

郑子清看着那扇朱漆大门,闭上了眼,她的脑海中盘旋的死亡的气息。

大门很快被关上,外边的夜晚,黑沉沉的。

郑子清浑身的伤,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她想嘶声尖叫,可是连叫也叫不出来,感觉自己的嗓子哑了,哭也哭不出声啦。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为什么郑家要这样对她?

郑天芸那个坏女人,她一辈子都被她给毁灭,是她迫害自己的。

郑子清抱着身子,越缩越觉得冷,锁在台阶下,双目无神。

脑子里逐渐变得清晰,渐渐的才明白过来,自己是着了郑家的道,成为了替罪羊了。

她伸手擦掉眼泪,越想越觉得悲愤,咬住下唇来,嘴唇都被她咬的撕裂开来。

她悲愤,却无处发泄,只得问天,“为什么要这样欺负她?”可是天也不能回答。

她眼泪滚滚而落,如同段落的珠子,天上的星辰闪烁的光芒,可是却照不见她的悲伤,清冷的光只会让她觉得更冷。

时间在慢慢的流逝,她的生命也在消去。

不能,她不能就这样死,她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

是,她现在不能死,她还有找人,找到自己的亲人。

她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裹紧身上的仅的一件衣不蔽体的衣服,狠狠的裹住,可是一点都止不住的寒冷。

她一点一点的往外走,走了几步,倔强的回头看。

大门的牌匾上边大大的写着叶府,两边依旧大红的喜字灯笼高高的挂。

她记住了,叶府。

这个她噩梦蔓延的地方,从这一刻起,渺小的她再也不是完整。

那两个字却刺疼的她的神经。

她不会就这样倒下去的,会好起来的。子清,你的人生不该有是这样的。

她不知道方向,只是抬起步子慢慢移动,朝着了街口慢慢移动身子,只求赶紧的离开这个地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