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国士无双:娘子别跑小说 江砚夏默

2020-03-23 18:04

国士无双:娘子别跑

推荐指数:10分

主角是江砚夏默的名称为《国士无双:娘子别跑》,是作者半枝红杏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一朝清醒,她莫名多一个夫君不说,还生一个儿子。看着江砚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夏默暗自咬牙,她要休夫。……江砚很委屈:“娘子,是为夫哪里不够好,让你想休夫?”夏默不爽:“哼,太帅。”江砚:“我可以变丑。”夏默继续找茬:“太高。”江砚:“我可以坐一辈子轮椅。”夏默:“太聪明。”江砚:“在娘子面前,我向来愚笨。”夏默磨牙,还治不了他了,“共枕太多。”江砚厚着脸皮抱住夏默:“不多不多,往后还应再增加...

《国士无双:娘子别跑》 第10章 深情告白 免费试读

明玉珠一听见夏默清醒过来,心中吃了一惊,视线在夏默脸上扫了几圈。
果然以往傻兮兮的表情消失,呆板的双眼也变的清明。
在参拜她父皇的时候,也是谦恭有礼,进退有度。
明玉珠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前段时间听闻夏默失踪并且谣传夏默已经淹死的消息时,她可是很高兴,想着这人终是死了,哪想竟然又活着回来,并且清醒过来。
这也太巧合了。
“你是夏侯府的六丫头吧。”太后突然发话。
“是。”夏默乖巧的答应一声。
“哀家知道你。”太后一笑,也仔细打量起夏默来。
鹅蛋脸,蹙蛾眉,五官清秀算不得出彩,身材芊细娇小,浑身上下透着一种病态的羸弱之感,跟她那五个美艳动人的姐姐比起来,犹如天壤之别。
太后突然很庆幸夏默四年前傻掉,不然娶她的人就不是江砚,而是明锦锋,她最疼爱的皇孙。
夏默任着她打量,眼角余风里似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哈哈,夏侯果然好福气,六个女儿都生的如花似玉。”高位上的王者跟着夸奖一声。
底下的群臣齐齐称是,只是心里却是不屑,若是前五位,他们倒是不反对,只是这一位嘛,委实当不起如花似玉。
江砚跟江枫父子两个,却是一脸的认同跟骄傲,在他们心里,如花似玉这个词依旧不能形容夏默的美。
“娘亲是最漂亮的。”江枫奶声奶气道。
“不错。”江砚含笑点头。
众人一阵沉默,真想质问国师父子俩,你们是认真的吗?昧着良心不怕被雷劈吗?
“别人都说我长的像娘亲。”江枫继续童言童语。
“儿子像娘有福气。”江砚附和。
众人越发的无语,恨不能拿出一面铜镜放在江砚父子面前,父子两个才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好吧,那娃娃根本不像夏默。
梁慧月作为夏默的亲娘都一时语塞,看着亲外孙精雕玉琢的脸,平心而论,要真长的像夏默,这世上只怕是又要少一位美男子了。
高位上的王者也是被江砚父子的对话给噎住,好一会儿才缓和过来,早知道他就不客套那么一句。
客套寒暄一些话后,夏默以为没她什么事,准备告退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住她,“夏默,你根本配不上国师大人。”
语气尖锐,丝毫没给夏默留情面。
热闹的大厅因为明玉珠的那句话寂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夏默觉得自己今天晚上是属聚光灯的,动不动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她这里。
她不知道众人脸色如何,不过也知道大家都等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公主说的极是。”夏默脸色不变,但脑海里幻化出两个小儿在跳舞,艾玛,她正想怎么休夫,只是白天被其他事给耽误了,没想到就有人给她铺路。
不同于夏默的平静,明玉珠的脸色却是陡然一变,她觉得夏默那句话就是在嘲讽她,语气越发的不善,“听闻你善妒,不许国师大人再娶妻纳妾,甚至四年只生一子,令国师府人丁单薄,整日痴傻不说,还闹的国师府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玉珠。”高位上的王者突然呵斥道。
即使情况是真的,也不能由着她一个公主当着文武百官面前说出,这样置夏侯府跟国师府于何地。
只怪平日里太过宠这位女儿,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学会皇家的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
“父皇。”明玉珠此刻是不吐不快,她也不知道是受什么刺激,总之一下子爆发出来,“国师大人应该配更好的良人。”
高位上的王者又气又怒,心中满是无奈,这孩子即使喜欢国师,也不能这么不管不顾,再这么闹下去,只怕国师越发不会娶她。
夏默却是很满意明玉珠的表现,趁着火候正好,她打算赶紧表个态,就说自己配不上江砚,让圣上准许她和离,给江砚配个更好的,比如这位金枝玉叶的公主。
哪料计划赶不上变化,江砚竟已走到她身边,一脸深情的拉住她的手,冲着高位上的王者坚定道,“圣上明鉴,我钦慕娘子已久,若不是那年她突然痴傻,我是万万娶不上她,江砚曾发誓,一生一世一双人,今生只娶她一人,若无她,江砚亦无牵挂,从此青灯铜佛了却惨生。”
大厅内文武百官全部因江砚的话震撼了,竟不知堂堂国师大人对夏默如此情根深种。
江砚的这番话无异于告诉众人,除了夏默,他不会再娶别人,并且是他高攀了夏默,而不是夏默高攀了他。
明玉珠脸色一白,眼中泪水滚滚,再也忍不住,丢下一众人冲出去。
太后跟皇帝也是神色一动,互相对视一眼,本来今晚打算将明玉珠许配给江砚,经明玉珠这么一闹,肯定是不可能了。
不仅是今天不可能,而且是以后都不可能。
夏默心中呕的要吐血,大哥,你这是闹哪般?
咱不是演言情偶像剧好吧,不要整这么文艺的一出。
而且,他是怎么做到如此镇定的把这么天雷滚滚的话,面不改色的说出来?
夏默在心底再次把江砚腹诽一遍,这厮太阴毒,竟然使出以退为进的办法,眼下她若执意要休夫,只怕立时就会被天下人给唾弃个遍,特别是女人。
人言可畏,夏默也深深知道这个道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