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穿越古代自救攻略小说免费阅读-辛弦贺华鉴最新章节

2020-03-23 18:04
穿越古代自救攻略 截图1穿越古代自救攻略 截图2穿越古代自救攻略 截图3

辛弦贺华鉴的小说免费阅读叫《穿越古代自救攻略》,这里提供穿越古代自救攻略阅读。辛弦贺华鉴小说讲述:自己从来不知道穿越这么狗血的事情也会落在自己的头上,但是,自己的愿望一直都是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但是自己无论怎么躲都躲不过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爱恋。

精彩节选:

虽然这么折磨着,但辛弦的伤,也是在慢慢转好的。辛弦后背的那些起初很可怖的瘀肿和伤痕,也都愈合了,虽然留下了一些疤痕在那儿,但起码衣服可以正常穿起来。

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因为屋子的窗户是遮起来不能打开的,浮曳也就没让人在里面安置火盆,所以只得让辛弦穿多穿厚些,被子也盖上了几床。但辛弦本就还很体虚,即便这样还是被冻得直哆嗦。

某位观主看到辛弦微抖起来,不仅不关心,反而还幸灾乐祸般的说能发抖了,就说明情况也不是很糟糕。

除了这些,她每晚需要抗冻的时间也延长了很多,本来只需承受一半时间的,因为水很快凉下去,她挨冷的时间直接延长到三四个时辰。

于是乎,自入冬以来,辛弦就没多少时间是暖和舒适的,致使她每日都在思念着她原来那家乡的湿冷冬季的太阳和被窝。

这一天午后,浮曳难得的让穿的像只粽子的辛弦出屋子晒个太阳。这还是辛弦这将近一个月来,第一次被抬出到屋外。而她头上那枚细银针,早在两日前就拔了下来,虽然让她足足疼了一日,害的她又一天没有睡着。

辛弦此刻正坐在椅子上,这张椅子是特意铺了一层软垫及靠背的,这样她坐在椅子上便不会觉得不舒适。

暖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寒意也被驱散了些,心情不由得也变好了些。

不过,辛弦的好心情在看到浮曳后,特别是看到跟在她身后那个侍女手中端着的那碗药。她上一秒还面带微笑享受着阳光的照拂,下一秒就苦着张脸,被强制灌下了一大碗药,还是当众的!

贺昼看到这样的场景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更加敬畏着浮曳。周窈则微微有些吃惊,贺华夙和贺华鉴直接是惊大了眼,一阵子才缓了过来。

婢女替辛弦把嘴角擦了擦,披在脑后那有些凌乱的头发也被人慢慢梳顺盘了起来,并簪上了一支很简约的簪子。

“观主果然医术高明,这姑娘的气色比月前红润许多。”周窈细细瞧着辛弦的面容,惊叹了一声。

“不敢当,这其中也还是靠她自己的毅力支撑……看来确实没识错人,是个好苗子。”浮曳还是一副平淡的样子,不生疏,也不亲近。

“……”辛弦眼睛动了动,左右看了看这两个围着她看的一男一女。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之前把她救了的,便是这两个人了,也多亏了她们,她才会被医治,而且还被这个浮曳虐待了一个月。

嗯,她有被感动到……可她开心不起来,嘴巴还是一阵子苦味儿,她起码还得登上一个多时辰,这股苦味儿才会消退。

贺华鉴观察了一下辛弦的表情,不知道为何,他读出了一种苦大仇深的意味,但并不是对着他和贺华夙的,而是对着……贺华鉴顺着视线看去,看到了还在谈论的贺昼和浮曳。

他一下就联想到了方才见到的那个场景,一下也就明白了辛弦这副表情的缘由。贺华鉴又看了一眼辛弦,视线停留在她还皱着的眉头上。

这小姑娘,分明看着年纪就比他小,可为何总是皱着眉头呢,每次见她,她都是皱着眉头的。

“诶,你能说句话吗?你的名字叫什么?”贺华夙也叫人搬了张椅子来,就坐在了辛弦的面前。贺华夙很想知道她的名字,总是这么这姑娘那姑娘的喊,只觉得对人并不是很尊重。

辛弦看着贺华夙,又去看了一眼浮曳,张了张嘴。她太久没有出过声音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讲话。起码她在昨天晚上她想试着发声,失败了。

“夙姑娘,她的嗓子目前还没医治好,现在还不能开口说话,她现在即便有话想说也说不出来。”浮曳一句话,就替辛弦解了围,同时也用言语拍了一下她。

另一边,周月妕正牵着贺家年纪最小的公子贺华阈在她的屋院内玩耍。

而玩的是什么呢——几个侍女分别挑了几本贺华阈诵背过的诗文集,将文段中的一至两句摘抄至空白纸上,再叠起来摆放在石桌上供贺华阈抽取背诵。过关了便有奖,十张内有一两句错误也算是过关,若是连一半都没背出来,贺华阈便要挨小姨周月妕的手板子了。

今日周月妕对贺华阈的背诵很是满意,平日里周窈不给他吃的枣子糕便让他多吃了几块,当作是奖励。

“小姨,今日我来您这里的时候经过厨房,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药味儿,我去问那些下人,可都不愿告与我知……这府上有何人要喝药啊?”贺华阈一边品尝着好几天没尝到的枣子糕,一边鼓着个脸颊问。

一提到这个,周月妕脸上的慈爱便少了几分。眼珠子一转,周月妕想到了一个办法。

“阈儿,你知道吗,你阿爹阿娘,还有你的阿姐阿兄,都瞒着你偷偷救下了一个与我们贺府无关的人。”周月妕叹了口气,神色哀伤。

“偏偏那人受了重伤……这其实本与贺府无关的,但无奈,那女子凭着自己的重伤,连伙着来给她看病的医师,就赖在贺府不走了,非要说等贺府治好了她才肯走。”

“真有此事?”贺华阈刚准备咬下一口糕,听着周月妕如此说,忽然觉得手中的枣子糕食之无味了。“那这人着实可恶!可是,阿爹阿娘为何要瞒着我,连阿姐阿兄也……”

周月妕又连连叹气,“应是想着你年纪尚小,才没有说与你听吧。”

“那小姨为何不劝劝阿爹阿娘呢,就这么任由被那人赖着吗?”贺华阈也明白因为自己的年纪,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后来才得知的。

“这哪是我能劝得住的啊?”周月妕握着贺华阈的小手,轻拍了几下。“当时我是奋力相劝呀,只无奈你阿姐心地好,你阿爹阿娘也为了夙儿软下心,便应了下来。这一来,至今日已然在府内赖上了一月有余了。那些原本应是要早早布置的事情和人手,也都不得不缓了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