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阅读)陆浑山 丁小春小胡旦在线

2020-03-23 09:06

陆浑山

推荐指数:10分

经典美文《陆浑山》由知名作者张岱最新写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丁小春小胡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你们的三国都在天下,而扁豌的天下则在一座山里。你们的三国都是走出去收小弟拜山头钓美女吹牛B,而扁豌的世界,只是朝露对夕阳,野草对春荒,甲子天下,对着春秋陆浑山。

《陆浑山》 第20章 十全大补药 免费试读

次日一早,后院的寒梅开了。

青菜大师生前于后院中,种了两株梅花在朝南的主房前,一排细竹沿着长廊。还有怪石一块立于后院中心,草亭一座筑于客房南边后院之角。今早开的,正是那两株梅花。

最早发现的其实是巨汉掾哉。他一向早起,而今生火烧水的活也在他身上,更是每日不得断。再说今天早上可是他收丁小春为徒弟的大事。但糙汉对梅花开没开精致不精致根本不关注,至多看了两眼就自顾自去小门外抬水去了。

于是这第一个惊叹的人,便落到胡昭身上。

古往今来文人才子皆是贱骨,越自命不凡自觉清高之人,越对自己喜爱之人之物卑躬屈膝。而“梅兰竹菊”这花中四友,更是古来文人墨客的推崇之最。梅友有林逋林和靖“梅妻鹤子”之传,陈继儒陈眉公“屋右移古梅百株”之爱;兰友更不计其数,有屈原、李白、陈子昂之文客,亦有秋瑾等侠女;竹友郑板桥菊友陶渊明,更是将竹菊二物推上品洁的新高度。

而在东汉末年,梅兰竹菊等花物,也只是花物而已,未赋予太多精神追求层面的高度。胡昭感叹,一是意外之喜,这两日奔波设计,于身于心皆有些累倦,而今奔波已定,心下稍安,便推门见皑皑白雪之间露出点点嫣红,哪能不惊喜;二是喜这梅花出落如此精致美好,可见此间主人前期定是细心爱护,如此细心爱护两株寒梅的之人,定心中也有梅花之香。

胡夫人推门出来,见自家夫君伫立廊前观梅入迷,脸上神情轻松写意,一改前几日的燥虑,心中猜想:终于雨过天晴了。这样想着,觉得自己肩上也不觉轻了几分。她笑着回屋推醒想赖床的小胡旦,温声道:“院子里梅花开了,很是好看,你还不赶紧去看看。”

“梅花?”小胡旦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哈气道:“什么梅花,娘亲要做‘梅花糕’了么?”在她的记忆里,娘亲提及梅花便是要做梅花糕了。这样一想,她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胡夫人一听便知是她早起饿了,溺笑道:“你这小馋虫,昨晚吃了那么多,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娘亲~”小胡旦撒娇道:“谁让娘亲的‘梅花糕’做的那么好吃,青兕一听就饿了嘛。”

“就你嘴甜。”胡夫人笑意一收,叮嘱道:“但在这可不行,在这我们是客,青牛大师是主。大师院中的梅花可是种来观看的,不能采摘。”

“啊?”小胡旦瞬间清醒,失望道:“那今年是不是就吃不成‘梅花糕’了?”

“哦,真吃不成那可怎么办呢?我们的小青兕要馋死了。”胡夫人逗笑道。

“娘亲~”小胡旦不依道:“娘亲肯定有办法了对不对,不然也不会在这逗我玩。”

胡夫人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这含苞正开的梅花为娘可不敢摘,不然别说那青牛大师,你爹爹也放不过我。不过过几日花期过了我再去央那大师,应该是可以摘到足够做梅花糕的花瓣的。”

“真好。”小胡旦开心了,又蹦又跳的,头也没梳脸也没洗就要去胡夫人的怀里蹭。被胡夫人一把逮住,恼羞道:“还不快去洗漱,等会那丁小哥可上门拜师了。”

对哦,小胡旦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今天掾哉叔要收徒弟了!

……

青牛道童在房间里面搭狗窝,应该说是狼窝,因为里面睡得是两只小狼。

这时代还没大面积种植棉花,所以青牛道童往专门当狼窝的小木箱中塞了很多葛布和兽毛,再用干草细细绕了一圈,看起来就觉得很暖和。昨晚小狼是跟青牛道童睡床上的,但半夜许是饿了,叫唤个不停,吵得他根本睡不着。

要不要找一条母狗来喂呢?

这想法又马上被推翻了,现在村里的母狗又没刚生产的,哪来奶水喂小狼。看来这个冬天也只能喂养米糊之类的东西了,等长牙了就能喂肉食了吧。

“咚咚咚”,有人敲门,听这敲门的位置,应该是小胡旦。果然,敲门之后小胡旦的声音也跟着响起:“青牛大师,你起了么?”

唉……我就知道是这样,一旦家里住进了人我就没有自由的日子过了。青牛道童逗着狼窝里的小饕餮和小狴犴,抱怨的说道:“你们说是不是,之前我一个人的时候想睡多久睡多久,想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间起,你们看现在!他们一家人住进来以后……虽然说……是热闹了很多,可我也不能睡懒觉了,每天一到点就被他们吵醒。烦都烦死了……”

算了,去开门吧……青牛道童自我安慰的想着,作为主人总要有个待客之道是不。他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门外胡夫人的声音传了进来:“青兕,大师还在睡么?”

“好像是的。”房门外小胡旦回了句,然后小声嘟喃道:“真是的,为啥我要那么早起,他不用。现在还要我给他送早饭来,他还在里面睡大觉!真是的。”而后又自我安慰道:“算了算了,谁让我青兕小姐人好呢,而且青牛大师昨晚坐在门边看起来很可怜……他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也是这样吧……”

青牛道童要开门的手瞬间顿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回忆起前世看过了一部叫《大话西游》的电影,最后有一幕是这样的,孙悟空上了武士的身去说出做出他所失去的,然后武士抱着姑娘,姑娘指着正在离去的孙悟空道:“哪个人好奇怪?”武士也看了一眼,说道:“他好像一条狗。”

青牛道童觉得现在的自己,也像一条狗。

“青牛大师?”小胡旦又拍了拍门。

青牛道童忽然打开房门,吓了小胡旦一跳,只见他打着大哈气道:“什么事?”

“都什么时辰了,你还真能睡。”小胡旦又小声嘀咕两句,开口道:“我来送早点来了。”

青牛道童去看小胡旦提着篮子里的早点,是热乎乎白团团的馒头,还有一碟像咸菜一样的小菜。小胡旦准备帮他拿进屋子去,却被青牛道童一把拦住,冷淡道:“在这里给我就行了。”

小胡旦想往里瞅两眼,却被青牛道童挡住了,气恼道:“不给看就不给看,真是小气,本姑娘还……”想到之后还要求他给梅花做梅花糕,就软了下来:“本姑娘给你道歉还不行么。”

“……”青牛道童这回诧异了,撇了她一眼,“你没发烧吧?”还以为刚才说完她会和昨天一样手舞足蹈的要跟自己干架呢。

小胡旦眉头一皱,可又想起梅花糕,又只能极力装出讨好的“微笑”:“没事,只是……只是……只是今天看到梅花开了,我心情好不想跟你计较而已。”倒后来还是要争一争口舌之利。

青牛道童一愣,“梅花开了么?”

“是啊,你看——”小胡旦转身指着主屋前的那两株开得正艳的梅花。今年雪来的早,连带着院子里这两株梅花也开的早,至少早了半个月。青牛道童走神道:“不知道,今年它会不会早来?”

“他?”小胡旦耳朵尖,“他是谁啊?你师兄么?”

青牛道童傲娇的拿过篮子,关上门,冷冷地留下一句:“关你什么事!”

这!这!这!小胡旦气极了,心道:这什么人嘛,好心好意关心一下还这种态度!她气得朝青牛道童的房间吐了吐舌头,才不管房间里的青牛道童能否看见。

“嘭”的一下,青牛道童的房间忽然打开,吓了小胡旦一跳。青牛道童狐疑的看着她:“你干嘛?”

“没,没干嘛……”小胡旦心虚道。

青牛道童也没去理会她,嘴里咬了口馒头,热乎乎松软软的,真好吃。朝前殿的方向瞅了一眼,随口问道:“丁小春来了么?”

小胡旦也被吸引过来注意力:“没有,没见到有人敲门。”对啊,今天上午是掾哉叔要收徒弟了!她话音刚落,前殿那边便传来“咚咚咚”的拍门声,丁小春的大嗓门也传了过来:“开门啦,俺来拜师啦!”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青牛道童道:“你去给他开门吧,我先去洗漱。”在小胡旦还没回答之前,又“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这这这!!!小胡旦心里怒道:要不是看在梅花糕的份上,今天我肯定把你的门给拆了!

……

小胡旦打开门的时候,门外不止丁小春,连丁大贵和丁家其他三兄弟都来了。毕竟拜师是大师,在古代也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信念,可见老师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之重。

天地君亲师。天地虚无缥缈,这除了君主和亲人,就是老师最重要了。

丁家父子进来后,小胡旦见丁小春背后背着一个跟自己个头差不多大的小水缸,好奇道:“这是什么?”

丁小春直白道:“这是我拜师今天的束脩啊。”

“拜师的束脩?”小胡旦凑近一点闻到一股巨大的药味,她差点就被熏晕过来了,惊骇道:“这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丁小春露出洁白的牙齿,傻笑道:“十全大补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