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免费阅读)帝豪的悲惨人生付庸上官芸萱免费章节

2020-03-23 06:04

帝豪的悲惨人生

推荐指数:10分

男女主角是付庸上官芸萱的书名叫《帝豪的悲惨人生》,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谁念西风凉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人生在世斗不过天与地, 有人选择低头哭泣, 有人选择随波逐流, 而有人选择拼死挣扎,泣血前行。 在现实这座炼狱中,付庸抛弃令人嫉妒的家世、未婚妻,只为那心中挥散不去的执念,面对残酷、充满尔虞我诈的生活,他悲惨的发现梦想离他越来越远.....

《帝豪的悲惨人生》 第11章 麻烦 免费试读

一日之计在于晨,付庸早早的便绕着小区的人工湖跑起来,跑了几圈之后,找了个偏僻的角落打起罗汉拳。

少林罗汉拳,以技击为主,结构严谨,古朴大方,动作招式连贯。罗汉拳讲究出手上中下,里外分阴阳,以上破下,以下破上,指右打左,虚实不定,快速多变。

付庸的身子骨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这套刚硬勇猛的罗汉拳在他手里只是个空架子,招式丝毫不差,奈何身体的原因只能达到神似的境界,难登大雅之堂。这些他又岂会不明白,想到这些,原本祥和的心境也不禁有点波澜。

太极!

付庸心一动,试了很多种***的他知道,唯有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最适合他。

闭上眼睛,郑光宗很自然地做出起手式,随后动作便行云流水,圆转如意,丝毫没有凝滞感,这套陈氏太极从起手到第八十三式收手,付庸有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仿佛天生就精于太极,画弧成圆,再不像打罗汉拳那般,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看到身边垂下的柳条,付庸心中一动,重新闭上眼睛,这陈氏太极劲起于脚跟,行与腿,主宰与腰,达于指,他将柳条当作假想敌,出手轻灵,以巧劲引起那柳条震荡,一路借力敛劲,最后猛然出手。

那根纤细柳条竟硬生生被弹出老远。

付庸心中一叹,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体会这太极的妙处,可比起罗汉拳好的太多了!

“啪啪啪~”

几道掌声响起,接着郑光宗便听到一个温醇的声音“太极打得不错,你是谁家的孩子,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付庸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头上顶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他的面色红润憨厚,笑起来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他笑了笑问道“难道整个小区的人你都认识?”

刚才被激荡柳条差点打中的文成瑞也不介意“差不多吧,毕竟都是同一家公司的,多少都照过面”

文成瑞盯着这个他有些中意的年轻人,他也练太极,而且一练就是二十几年,刚才这个年轻人这一手陈氏太极可不简单,太极就是如此,入门不难,可想要登堂入室,却难如上青天。

文成瑞能够瞧出这个年轻人练太极肯定花了苦功夫,在如今的世道还有几个年轻人肯在太极拳上花费时间?

“这里住的都是天瑞公司的?”付庸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个小区有近50栋小型别墅,如果都是天瑞公司的高层,那么付庸便要重新审视这家公司的整体实力了。

中年笑着摇摇头说道:“并不全是,这个锦绣华庭是天瑞公司开发的,只有一部分住的是公司的高层,别的都是对外出售的。”

“我们推推手?”

听到文成瑞的话,付庸明白这是天瑞集团笼络人才的手段,不过既然是安排公司高层的小区,想必保卫力量应该比一般的住宅区要强很多。

至于昨晚盯梢的人,想必是公司内部人放进来的吧!

“还是别了,今天有事,以后有机会再和你推手,我是付庸,上官芸萱的新司机”付庸不卑不亢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得当司机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文成瑞听到对面年轻人的介绍,意味深长的笑着说道:“那行,改天吧。我是文成瑞,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

在付庸准备离开的时候,文成瑞想了想,有些犹豫的提点道:“既然你能住在这里,想必你和上官副总的关系也不一般,不过有些事情给你提个醒,安分守己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负责。”

面对文成瑞头露出的善意,付庸道了声谢谢。

他能够感受到中年人的善意。

文成瑞看着他有些欣赏的年轻人离去的背影,笑着摇摇头,独自嘀咕道:哎,希望这个年轻人不要自误。

走回住所的付庸简单的做了三人份早餐,不过昨晚夜里两三点才回来的谢依娜并没有下来吃饭,倒是上官芸萱对他做的小米粥很有兴趣,意犹未尽的她将谢依娜那一份也报销了。

两人收拾过后,便驱车开往龙巢酒店。

龙巢酒店是天瑞集团公司旗下的五星级酒店,也是上官芸萱手中最重要的公司。

而付庸却不知道今天早上刚见过一面的文成瑞则是负责天瑞集团最重要的地产行业。

两人刚来到龙巢酒店,还没走进大堂,便透过一楼的落地窗便看到酒店前台附近围着一群人。

很热闹!

走进大厅,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袍,戴黑头巾的女人指着西装革履的大堂经理不停的说着什么,这个女子身材高挑,皮肤白净,宽颐方下巴,塌鼻子,浓眉大眼,透露着异域风情。她有着东方人的温柔贤惠气质,又具有西方人的身材和轮廓。

看到这一幕的付庸多了一丝笑意,这个女子现在正在对牛弹琴。

一个同样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无意间看到上官芸萱时,急忙走过来。

看到这件事情心情本不好的上官芸萱,俏脸当场沉了下来,对着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张总经理,这么一个小问题你都解决不了,还有脸跑到我面前?”

中年男子,张宏,龙巢酒店总经理,是上官芸萱的一手提拔的。

听到上官芸萱的冷脸呵斥,带着金框眼镜的张宏连忙解释道:“这位女士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激动,我们也一直在试图安慰她,可我们无法和她交流,酒店的前台,没有人能听得懂她说的话”

上官芸萱冷冷的说道:“软件服务设施跟不上,还敢狡辩。”

虽然张宏是公司的老臣,也是她上官芸萱的亲信,但她依旧不给面子,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在工作中,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没有远近亲疏之分。

“我已经联系了几家翻译公司,不过这位女士的语言是小语种,没人听得懂”面对这个年轻女人的呵斥,张宏那宽大的额头微微出汗。

看到这一幕的付庸不由得轻笑,目前国内懂得波斯语的好像真不多,他笑着向上官芸萱说道:“假如我帮你解决这个麻烦,有什么好处没有?”

“你懂阿拉伯语?”上官芸萱诧异的问道,话说完之后看到付庸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她接着说道:“那要看事情的大小而定,只要不太过分,要求随便你提”

听到上官芸萱的承诺,付庸决定给她留点面子。

此时他笑着说道:“波斯语虽然比较接近阿拉伯语,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