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晚晴天苏晚晴-苏晚晴厉远钧小说阅读

2020-03-23 06:01

苏晚晴厉远钧小说叫做《相思晚晴天》,这里提供相思晚晴天小说阅读。相思晚晴天小说精彩节选:按照历年传统,登山社的队员们,需要在本峰就地驻扎,每个人都自带帐篷,各自约好一起睡的人。

相思晚晴天
推荐指数:★★★★★
>>《相思晚晴天》在线阅读>>

《相思晚晴天》精选:

苏晚晴走到柏风面前,满脸都是笑意,“找我有什么事吗?”

柏风把脖子上的相机摘下来,递给苏晚晴,“你是登山社的新成员,总得干点活吧,过来给我们拍一张合照。”

苏晚晴端起相机,选了个角度,柏风不满意地指挥,“往边上去一点,要大全景。”

脚下再退,就是山崖了,苏晚晴停住,脚下的雪块扑簌簌往外落。

柏风不满地盯着她,“让你往后退就往后退,怎么拍个照磨磨蹭蹭的?”

苏晚晴放下相机,抿着唇笑了,“这台相机不好用,把你手上那台给我拍吧。”

柏风不疑有他,把相机递给了苏晚晴。

苏晚晴一步步往后退,直到踩中脚后的一块石头。

“再往后退一点。”柏风伸手指挥着。

苏晚晴身子往后一倾,佯装重心不稳,双手慌乱地晃了晃,手中的相机滑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被她远远地抛下了山崖。

“我的相机!”柏风惨叫一声,一个箭步冲上来。

苏晚晴倒抽一口冷气,双手捂着嘴,眼神惊恐,“Ohno!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刚刚脚滑了一下……”

“脚滑?你知不知道,这相机有多珍贵?这是我爸亲自从国外买的限量版……”

柏风气急败坏,正要劈头盖脸地训斥苏晚晴,一道冷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有多珍贵?”厉远钧出现在他们面前,淡淡问道。

苏晚晴眼睛一亮,奔到厉远钧身旁,抱着他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反正,是你们主动让我帮忙拍照的,相机丢了,我最多只能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仗着有厉远钧在,苏晚晴理直气壮地说。

柏风气得脸色发青,却又不敢多说话,毕竟在厉远钧面前,他什么也不是。

为了博得厉远钧好感,苏媚盈立刻出来打圆场,“柏风,只是一台相机而已,你总不能让我姐姐去山崖下给你捞回来吧?算了算了。”

厉远钧淡淡道:“那就捞回来吧。”

苏晚晴抬眸看他,有些傻眼,真捞啊?

烈阳走到他面前,不声不响地从背包里掏出一圈卷成轴的绳子,缠绕在一株大树上,随后用力拽了拽绳子,动作利索地从苏晚晴刚刚站立的地方滑了下去。

苏晚晴是知道烈阳身手的,她呆呆看着他消失在半山腰,忽然眼眶有些湿润。

上一世,厉远钧为了保护她,把烈阳拨给了她进行贴身保护,也正是因为这样,厉兆南才有机可乘,让厉远钧死在了那场惨绝人寰的车祸中。

如果当时烈阳在厉远钧身边,凭他对厉远钧的忠心耿耿,无论当初的境况如何艰险,厉远钧一定都会活下来。

她轻轻眨了眨眼睛,把眼泪憋回去,殊不知这副神情落在厉远钧眼里,被误以为,她是被吓成了这样。

厉远钧将她扯到身边,抬手盖上了她脑袋上的帽子。

“我要是从这里掉下去,你也会让烈阳捞我上来吗?”苏晚晴忽然轻声问。

厉远钧平静地回答:“不会。”

“就知道你不会说好听的话。”苏晚晴低下头嘀咕。

厉远钧又淡淡回答:“谁让你摔下去,谁下去捞你。”

“那我要是摔死了呢?”她悻悻然地问。

他神色冷凝,“捞你的人也得死。”

厉远钧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到,柏风和苏媚盈彼此对视,全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几分惊惧和庆幸:幸好苏晚晴没能摔下去。

二十分钟时间不到,烈阳利落地爬上来,将找到的相机递给柏风,“很幸运,相机摔在了半山腰伸出来的一棵松树上。

相机都找到了,柏风也打消了要为难苏晚晴的想法,在厉远钧面前,他不敢耍花样。

一群人走走停停,终于爬到了山顶。

其他人都就地休息,开始吃东西,苏晚晴抱着双肩包,走到了厉远钧身旁。

“饿了吧?”她笑嘻嘻地拿出吐司递给他。

烈阳双手环胸,不客气地挡在她面前,“我家少爷不喜欢吃这个。”

苏晚晴暗暗磨牙,烈阳简直是她追求厉远钧的绊脚石啊。

“烈阳,你看那是什么!”苏晚晴飞快地指向他身后。

趁着烈阳扭头的功夫,苏晚晴拉起厉远钧,牵着他的手跑得飞快。

她拉着他到了一棵大树后,停下来喘息了几声,笑嘻嘻地直起腰,“别害怕,我不会轻薄你的,我就是想安安静静跟你谈个恋爱。”

风声呼呼,他神情淡淡,冷峻的脸在黑色登山装的衬托下,显得越发好看。

苏晚晴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不相信,她立刻低下头,从双肩包里翻找出酸奶递给他,“喏,我最喜欢喝的酸奶,分你一半。”

厉远钧平静地说:“只是这样?”

苏晚晴愣住,啥叫只是这样?

他慢慢走到她跟前,忽然抬手撑在了树上,将她禁锢在了自己面前。

“烈阳是不会相信,你没轻薄我的。”

苏晚晴心里琢磨着,依照烈阳一根筋的性格,没准他还真不会信。

“既然如此,不如把事情真做了。”他淡淡地说。

薄荷味的香味渐渐靠近,他冰冷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苏晚晴呆呆靠在树上,树梢上的雪缓缓落下,丝丝缕缕地钻进她的脖子里,沁凉中,却又带着几分眩晕。

前世,她只跟厉兆南一个男人接吻过,厉远钧的吻比起厉兆南,要更加冰冷,却也更加温柔。

等厉远钧的唇离开她时,她依旧沉浸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中。

厉远钧沉着冷静地说:“待会儿就算烈阳说你轻薄了我,也不算是冤枉你了。”

她盯着他远去的背影,抬手摸着唇,忽然傻眼。

不对呀,刚刚哪里是她轻薄他?明明是他轻薄了自己才对吧!

黄昏的最后一抹云彩,消失在天际。

按照历年传统,登山社的队员们,需要在本峰就地驻扎,每个人都自带帐篷,各自约好一起睡的人。

苏晚晴放下背包,去寻找合适的位置,等她回来时,发现背包不见了。

“你们有谁看见我的背包了吗?”

四周的人都在忙忙碌碌地搭帐篷,谁也没工夫打理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