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小说-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小说阅读

2020-03-22 09:02

小说《王妃她又在飙戏了》的主角是徐昭宁司景昱,热血中文网为您提供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小说阅读。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小说精彩节选:更是没想到林珑会如此迫不及待的针对她,只是很显然,他们得到的消息只有一半,并不知道后来的情节走向。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
推荐指数:★★★★★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在线阅读>>

《王妃她又在飙戏了》精选:

“偷走府中千年龙须根的,果然是你!”

司景昱终于是抬眸看徐昭宁,杀气腾腾且锐不可挡。

徐昭宁丝毫不惧他身上的杀气,依旧笑靥如花的凑在他的面前,娇滴滴的颠倒是非,“司郡王的记性似乎不太好,区区一支千年龙须根而已,比起司景王的性命来,那可是不值得一提的。”

司景昱眼底波涛翻涌,但面上不显分毫,声音低到凉薄至极,“不过是忠勇候府府的一颗弃子而已,有什么资格与本王谈合作!”

“呵,弃子又如何,还不允许弃子闹革命咋的。”徐昭宁毫不在乎地翻了个白眼,她还真没将忠勇候府看在眼里,所以是不是被抛弃有什么重要的。

“我替你解蛊,你用郡王身份护我三年。三年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如何?当然,这三年里你想娶多少妻妾都不要紧,我只要郡王妃的头衔三年。”

这便是徐昭宁的目的,三年对别人来说只不过是白驹过隙,但对于做过徐家家主的徐昭宁来说,已足够。

三年后,她的医药王国已建立,不管到时候她能不能回去现代,她在这个时空里都将会有所倚仗,不用再缩手缩脚。

外头阳光正盛,透过窗棱撒了不少进屋子来,徐昭宁背对着阳光而坐,那精致如画的小脸上满是凌厉。

这一刻,不同于坤宁宫里的畏缩,也不似刚才的侃侃而谈,此刻的她更像是一个王者,一个曾统领千军万马的王者。

司景昱指尖微凉,忽略心底被触动的某处,再次压低自己的声音,道:“如果本王不同意呢?”

屋子里的温度在这一刻降至冰点,徐昭宁眉间的笑意敛去,她抬头冷漠地看着司景昱。

良久,她嘴角再起笑意,只是多了几分疏离,“如果郡王不同意,那我自然是不能勉强的,京城权贵无数,我自会找到能庇护我的男人,而郡王的蛊毒却只有我能解。”

所以,不是她非司景昱不可,而是司景昱非她不可。

徐昭宁冷然一笑,起身便毫不犹豫地往外走,这世间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容易找么。

脚步,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就在快要跨过门槛时,身后男人的声音终于是响了起来,“本王会在皇上面前替徐大小姐转述这么一番高谈阔论的。”

徐昭宁前进的步子一顿,脸立马就垮了下来。擦,她忘记了这里是封建皇权社会,要是让皇上知道,她有玩弄京城权贵壮大自己势力的想法,那她估计是活不过今晚的吧。

这简直就是不能愉快玩耍的嘛!

徐昭宁暗中恨的咬牙,恨不得直接用银针戳死那药罐子,可转过头来时依旧是满脸的笑容,“男人当胸怀宽阔,司郡王身为皇上面前的大红人,自然更是风光霁月、风月无边……”

“呵……上一个敢算计本王的人坟头的草都有你这般高了,”司景昱轻笑,但眼里依旧凉薄无比,目光落在徐昭宁灿若朝霞的小脸上时,幽深而又令人费解。

徐昭宁一哽,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呀。

“我算计谁也不敢算计郡王你呀,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治好身体,让你长命百岁、三妻四妾、儿孙满堂。”

说着也不管司景昱愿意与否,直接动作豪迈地在司景昱面前坐下来,替他把脉。

只是一会儿后,她便笑不出来了,“雾草,就你这等子破、身体,还没挂掉真是你的幸运呀。”

司景昱脸一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徐昭宁又嘀咕开来,“那个,我收回我刚刚的话行不行?要不,我还是回头去找那个蠢太子吧。”

被君慕铭给蠢死,也好过比司景昱的身体给吓死呀。徐昭宁欲哭无泪,那晚她远远地察觉到司景昱身体里有蛊虫,但完全没想到他的体内不止一种蛊呀,而且还寒毒深中,要不要这么刺激!!

徐昭宁哭丧着脸,小心翼翼地看着司景昱,就只差没在自己脸上写上后悔两个大字了。

“司北,送徐大小姐进宫,皇上一定很想知道徐大小姐的雄心壮志。”

司北还真就推门而入,徐昭宁腾地起身,将司北将外推,“笑话,我徐昭宁的招牌怎么可能被咂,你放心,我一定会将郡王你给治好的。”

把柄在人家手里,她能不妥协么,可他娘的怎么就这么憋屈呢。

以至于,徐昭宁从酒楼离开时,头顶都快冒烟了。

“王爷,这徐大小姐说的话……”司北看着徐昭宁的背影,欲言又止。

司景昱摩梭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阴森冷郁地吩咐:“去查查她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明明是同一个人,可前后性格差异也太大了吧,大的仿佛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司北点头领命,立马吩咐人去调查,这些徐昭宁并不知道。她怒气冲冲地离开酒楼回忠勇候府。

只是在大门口时,却被人给拦住了去路,“这不是你该走的门,夫人有令,今后徐昭宁进出都走角门。”

鼻孔朝天的门卫,指了指大门不远的角门,见徐昭宁站着没动,伸出双手便想来推搡她。

徐昭宁目光一凝,杏眼微眯,在门房的手指即将碰到她时,银针直接扎了过去。

“该死的贱人!”说着那恼羞成怒的门房便朝徐昭宁扑过来,被徐昭宁避过之后反过身来,直接踩在了地上。

“林珑让你阻止我走大门?”徐昭宁身子前倾,脚上力道不减,低头问地上嗷嗷直叫的门房。

门房用尽全部力量依旧没能将徐昭宁的脚给挪开,胸口处仿佛压了千斤重的大石头,让他马上就要喘不过气来,只得断断续续地回答徐昭宁的问题:“是,是夫人说的,夫人说你做不成太子妃了,那自然也就没必要再享受候府大小姐的待遇。”

“呵,你们消息倒是快。”徐昭宁冷笑,她出宫后在酒楼里耽误了不少时间,倒是没料到消息会先一步到达忠勇候府。

更是没想到林珑会如此迫不及待的针对她,只是很显然,他们得到的消息只有一半,并不知道后来的情节走向。

徐昭宁正在呵呵,就见白叔匆匆走来,“昭宁小姐你回来了,老候爷和老夫人有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