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上门狂婿陈华-陈华杨紫曦小说阅读

2020-03-21 15:04

陈华杨紫曦小说叫做《女神的上门狂婿》,这里提供女神的上门狂婿小说阅读。女神的上门狂婿小说精彩节选:此时,陈华刚喂老丈人吃完饭,听到李素兰的叫喊声,他不禁眉头一皱。

女神的上门狂婿
推荐指数:★★★★★
>>《女神的上门狂婿》在线阅读>>

《女神的上门狂婿》精选:

此时,陈华刚喂老丈人吃完饭,听到李素兰的叫喊声,他不禁眉头一皱。

我又怎么了我?

他很是不解,但还是起身出了房间。

走到楼梯,就看到一桌菜都没怎么动,母女三人却离开了餐桌,出现在大厅。

特别是杨紫曦,坐在客厅的沙发,将头埋进膝盖,似乎在掩面哭泣。

见状,他眉头皱的更深了,一边下楼一边忙不迭的问道:怎么了妈,出什么事了?

李素兰破口大骂:你个该死的废物,得不到紫曦,就想毁了她,伪造金卡骗她去贷款,现在她被你害得总裁被撤,我们家的分红也没了,明天紫曦还有可能会以骗贷的罪名被警方逮捕。

你真的太可恨了,今天我非得杀了你这个死废物!

话落,李素兰将背在身后的菜刀掏了出来,朝陈华甩了过去。

只见那菜刀呼啸而起,拉着抛物线,朝刚从楼梯下来的陈华飞了过去。

卧槽!

陈华忍不住爆了个粗口,眼珠都要惊爆出来了,条件反射般就蹲了下去。

砰!

菜刀砸在墙上,被弹了回来,掉在陈华身上。

啊!

陈华惨叫一声,立马捂住手臂,鲜血顿时就从他的指缝渗透出来,温暖而又粘稠。

陈华!

杨紫曦听到金属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又听到陈华的惨叫,她意识到不妙,就从沙发上弹起,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定睛看了过去。

只见陈华捂住手臂站起,鲜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而地上,赫然掉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

妈,你疯了!菜刀也敢扔,还好砸到手臂,要是砸到头怎么办?杨紫曦近乎于嘶吼。

她真的受不了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觉得自己都要被逼疯了。

但还是咬牙上前,询问道: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陈华忍着剧痛摇了摇头,不想给杨紫曦增添负担。

然后,他正要说什么,嘴巴刚张开,李素兰的骂声又响了起来。

皮外伤你叫什么叫?搞的紫曦以为我杀了你,像你这种废物,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我限你三秒钟之内,滚出我家,不然我保证打死你!

三!

妈,你先冷静...

二!

金卡不是假的!

一!

倒计时结束,李素兰跑了过去,想去捡菜刀,杨紫曦立马上前去拦,可是根本拦不住,她害怕发生命案,就求助杨紫琪:紫琪,快帮姐拉住妈。

我才不帮,让妈砍死他才好,让他害你,还害我们被踢出杨家,我都恨不得帮妈一起打死他!杨紫琪双手往胸前一抱,气呼呼的说道。

妈!你听我说,金卡真不是假的,我...

滚!

杨紫曦见李素兰已经捡起菜刀,就一边拦着,一边冲陈华咆哮道: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快给我滚出去!

她的眼泪,无助的往下流。

陈华意识到,自己接下来多待一秒钟,对杨紫曦而言都是煎熬,于是也不跟李素兰这个疯子解释了,当即向外跑去。

明天我就带紫曦去办离婚手续,你要是敢再踏进我家一步,我保证要你死的很惨,我说到做到!

陈华跑到外面都能听到李素兰放的狠话。

唉!

他仰头哀叹一口气,泛起一抹惨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老天爷,你到底给我降了什么大任,要我到哪都遭罪啊?

金卡明明是真,怎么就成假的了?

他很是莫名其妙,也不敢进去解释,只能等过了今晚,明天银行上班,通知杨紫曦去办贷款,就能洗刷他的冤屈了。

还是心疼心疼我自己,去御龙湾一号别墅,让刘叔给我包扎包扎伤口,让吴妈给我做点吃的吧。

他心中想着,大步离去。

坐上停在小区附近的奔驰s65,他用卫生纸在伤口上缠了一圈,点上一根烟狠狠的抽了几口,然后启动车子。

......

半个小时后,来到御龙湾一号别墅。

一进大厅,就看到刘叔和吴妈在餐厅吃饭,方诗韵也在。

三少爷。

方诗韵面对着陈华,见他手上绑着绷带,全是猩红的血迹,连忙放下筷子跑了出来。

三少爷,你的手怎么了?

不小心刮伤了。陈华笑了笑,对了,你怎么来了?

啊?我...我是来看刘叔和吴妈的,小时后在陈家接受培养,刘叔和吴妈对我很好。方诗韵说道。

那倒是。陈华点点头:小时后,你喜欢跟我一起玩,老大老二他们就打你,把你打的哇哇哭,后来你都不敢跟我一起玩了,看到我就躲远远的。

哈哈!

刘叔走了过来,说道:三少爷,不是诗韵不敢跟你玩,是怕连累你,因为每次她被打,你也会被打。

是么?

陈华笑着看向方诗韵。

还是先别管这个了,你先坐下,刘叔去拿医药箱,我给三少爷包扎下伤口。方诗韵拉着陈华朝沙发走去。

刘叔才发现陈华手臂受伤,立即去拿医药箱。

当方诗韵小心翼翼帮陈华解开卫生纸,看到婴儿嘴一般大的伤口时,她和刘叔、吴妈,都惊呆了。

这是刀伤,谁砍的?刘叔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陈华连忙摆手:刘叔,你别激动,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不可能,哪有自己拿刀砍自己的。刘叔性子直,刨根问底:三少爷,快告诉我是谁干的,我把他头都拧下来!

无非是家暴了呗。

方诗韵一边给陈华包扎伤口,一边愤愤不平的说道:三少爷,我可听说了,杨家人全骂你废物,巴不得你跟你老婆离婚,要我看,就离了呗,回陈家当你的继承人,还怕找不到疼爱你的女人。

陈家?陈华嗤笑:比起在陈家,我在杨家所受的那点磨难又算得了什么?

众人沉默。

他们知道,陈家是陈华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

那张大客户金卡,不是假的吧?

饭后,陈华往沙发一坐,点上一根烟,深吸一口,看向方诗韵。

不是...方诗韵有些疑惑:下班的时候,卢行长给我打过电话,说是已经给杨总裁走了绿色通道,三少爷怎么还怀疑金卡是假?

陈华苦笑:不是我怀疑,我是纳闷,金卡是真,怎么杨家人非说金卡是假,还撤了我老婆总裁一职,说我老婆明天会因骗贷被抓...

然后你老婆发飙,对你动刀是吧?方诗韵脸色阴沉了下来。

她只是对我失望,动刀的是我丈母娘。陈华解释。

三少爷简直比窦娥还冤!方诗韵愤愤不平,掏出手机:既然少夫人不是杨氏集团总裁,那我给卢行长打电话,这钱不贷给杨氏集团了。

她很恼火杨家人,三少爷好心帮他们渡过难关,他们凭什么说金卡是假,凭什么对三少爷动刀,把三少爷手臂砍伤啊?

真是莫名其妙!

你别冲动。

陈华立马阻止,说道:这钱要是不贷,就坐实了金卡是假,我老婆就会被逼与我离婚,嫁给一个比我还令她讨厌的男人。

所以这钱不仅要贷,还得这么贷......

方诗韵听后,不禁展颜一笑:三少爷这一招果然妙,不仅能洗涮冤屈,还能让少夫人在杨家变得有地位。

我这就给卢行长打电话,让他按三少爷的意思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