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意苏薄侯门毒女不可欺-江意苏薄侯门毒女不可欺小说

2020-03-21 12:02

《侯门毒女不可欺》小说讲述江意苏薄的故事,这里提供江意苏薄侯门毒女不可欺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侯门毒女不可欺小说精彩节选:萧霍老早就想在苏家弄点钱,现在有人给他开路,他不拿白不拿。

侯门毒女不可欺
推荐指数:★★★★★
>>《侯门毒女不可欺》在线阅读>>

《侯门毒女不可欺》精选:

狗没走几步便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树影暗处的地方。

狗的夜视能力很强,毫无障碍地看见那处正立着一抹修长的黑影。那人身着一袭夜行衣,护腕束着双袖,垂着的手上正缓缓把玩着两粒小石子。

他亦抬眸看向这狗。

一人一狗视线撞在一处。

方才窗上那一击是他干的。看威力就知道,不属于这狗惹得起的范畴。

狗又暗搓搓地用内部结构将他扫描了一下,得来的结果让它警铃大作:危险人物,请勿靠近!

尽管它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前两晚砸断自己狗腿的那孙子!可是它能怎么办,本身它也不是攻击型智能产物,遇到强悍的对手时,狗命重要,最好还是绕道走。

于是这狗只能假装自己是条真狗,并且它还不能冲他吠叫。它深有预感,只要它一吭声,他手里的小石子立马就会飞过来了结自己的狗命。

最终它只能羞恼而又羞耻地夹了夹尾巴,三步一回头地防备地走开了。

而他手里的小石子也没再抛出,随即亦转身消失,无声无息。

这厢,院子里的脚步声就停留在江意的房门外。

萧嬷嬷还没有睡下,先前她听见点魏子虚的低吼声,以为是他正快活,压根不会来坏他好事。但后来房里安静了下来,萧嬷嬷却迟迟不见魏子虚出来,这才鼓起勇气来推房门。

然而,当她推开门时,猝不及防被吓得直接瘫坐在地。

魏子虚无声无息地趴在地上,鲜血横了一地,早已冷透。

不光地上,还有床上、墙上,全都是飞溅的血迹!

空荡荡的窗棂外投进来一片惨白的月光,衬得屋子里极其血腥可怖。

萧嬷嬷死死瞪大了一双眼睛,分明看见,魏子虚的后背上插着的,正是她白天的时候怎么也找不着的那根银簪!

簪身上血迹斑驳,像是插在萧嬷嬷心头一般,使她浑身哆嗦,极力屏住呼吸,连喘口气都不敢。

而江意正站在房中,手里拿着一块绢子,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满手的血迹。对于萧嬷嬷的到来,她丝毫不感诧异,只略抬了抬黑白分明的眸子,边擦着手边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有一个嗜赌的儿子。而我这里有个交易。”这房里的惨烈一幕,无不刺激着萧嬷嬷的每一根视觉神经。

她抖成了糠筛子,不敢多看一眼,空气里浮动的全是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萧嬷嬷缓了缓神,刚喘两口气,就受不了那股子血腥味,趴在一边干呕了起来。

萧嬷嬷颤声道:“你……你竟杀了他……”

江意随手把绢子丢在了魏子虚的尸体上,转头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饮了一口道:“不杀了,还留着过年吗?”

她完全变了一个人,全无往日软弱可欺、忍气吞声的模样,变得让萧嬷嬷感到陌生至极。

萧嬷嬷对她又恨又怕,道:“我白天到处找我的银簪,没想到竟是叫你拿了去!”

江意道:“这是你出卖我得来的战利品,我拿来用一用,应该没什么要紧。”

彼此都心知肚明。

不少人都知道这是萧嬷嬷的发簪,现在插在魏子虚的后背上,一旦事情揭发开来,萧嬷嬷就会是杀死魏子虚的凶手,到时候绝对没有个好下场!

萧嬷嬷极力定了定心神,道:“人不是我杀的,我去禀告夫人,是你杀的!”

江意看了看她,道:“你去啊。”

萧嬷嬷坐在地上却连爬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江意放下水杯,缓缓朝她走来,又道:“魏子虚夜闯我闺房,我没看清,只当是哪个贼人,杀了也就杀了。”

她在萧嬷嬷面前站定,负着双手睥睨着她,再道:“我是镇西侯之女,区区一个魏子虚,图谋不轨在先,还要我偿命不成,何况杀人的凶器还是你的物件儿。

“你就不一样了,你只是个贱奴,你还忠心护主,用自己的发簪替我谋了一条命,苏家便是将你剁碎了喂狗你也说不了半个‘不’字。”

萧嬷嬷意识到,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江意了。她满身血污地往自己面前一站,竟让萧嬷嬷感到有些窒息。

这分明是个嗜血的魔鬼……

江意道:“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做交易。不就是钱么,那魏家兄妹才给你几个子儿,三夫人的库房里要多少有多少。”

随后房里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江意没等多久,便听萧嬷嬷稍稍冷静了些问:“什么交易?”

江意道:“去把你的赌徒儿子叫来。”

萧嬷嬷的儿子萧霍也在苏家做工,而且还是前不久她求魏家兄妹做主给弄进来的,就安排在厨房。

厨房活儿少,偶尔还能捞着点油水。很适合好吃懒做的萧霍。

萧嬷嬷片刻也不敢耽搁,很快就把萧霍叫了过来。

萧霍一见满屋子的光景,也吓了一吓。

只不过他这个人极其好赌,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很快就从恐慌之中回味过来,眼里冒着兴奋的光芒。

让他目睹了这样一场凶案现场,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筹码!

萧霍开门见山问:“江小姐要我做什么?”

江意看了看他满眼贪色,道:“把这里收拾干净。”

萧霍:“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要是江意不给他一个满意的报酬,他可不干!

江意:“三夫人的库房,除了她自己的积蓄,还有我父亲留给我傍身的家财,至于你能拿走多少,就都是你的。”

萧霍老早就想在苏家弄点钱,现在有人给他开路,他不拿白不拿。

等拿够了金银财宝再远走高飞,不知比在这苏家当一辈子的奴才好多少倍!

于是萧霍咬咬牙,便来收拾魏子虚的尸体。

他把尸体弄走以后,萧嬷嬷又开始忙不迭地收拾满屋子的血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