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以初辕祈夜-颜以初辕祈夜小说阅读

2020-03-21 06:01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小说主角是颜以初辕祈夜,为您提供颜以初辕祈夜阅读。颜以初辕祈夜小说精彩节选:瑶瑶,你太年轻了,说不定他不瞎呢,这些叫做商业伪装。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
推荐指数:★★★★★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在线阅读>>

《婚如烈酒总裁请放手》精选:

“熙然,你的脸怎么样……”

颜家。

“你说颜以初她傍上了大款?”沈悦宁坐在沙发上问道。

“是啊,我看他很有势力,应该不比我们颜家差。”颜以瑶认真的说道。

拜托,不是不比你们差,是你们根本就没法比好吗?!

“但,他是一个瞎子,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太大的事来。”

“瑶瑶,你太年轻了,说不定他不瞎呢,这些叫做商业伪装!”颜以玲说道。

“姐姐,什么商业伪装啊我是不懂的,我啊,只想好好和熙然在一起!别的啊,什么都不想!”

“好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以玲,你去查查颜以初身边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以瑶,你就安心准备和熙然的婚事。我……这几天不只是怎么的,特别容易累,这说说话就觉得腰酸背痛的……唉……不知道是不是老了。”

“哪有,妈妈你才四十,一点也不老!看起来就像三十岁!”颜以玲甜甜的说道。

“就你嘴甜!我先上楼了。”

晚上。沈悦宁从浴室中出来,便看见站在阳台上的颜正敖。笑着走过去,从后面拥住他。

“正敖,在想什么呢?”

虽然颜正敖已经四十五岁了,但是他一直都有锻炼保持身材,因而没有这个年龄的男人该有的肚腩,这让沈悦宁很是欢悦。每当与颜正敖****时,她都会摸上他的腹肌,这时会使她兴奋异常,也会是他更加卖力。

颜正敖收回眼中的悲伤,转而笑着对沈悦宁说:“还能想什么?想你啊!宁宁,你还是这么美!”

没当颜正敖叫着“宁宁”时,沈悦宁都不能确定他叫的是她还是那个女人,但是总会用千万种理由来告诉自己,叫的就是她沈悦宁!

“讨厌……”沈悦宁娇羞的说道,但手却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颜正敖的脖子,与他相拥而吻。

颜正敖也热情地回应着沈悦宁。他们吻得天昏地暗,很快边来到了床边。颜正敖将沈悦宁按在床上,透过她那张几分相似的脸去看另外一个人,“宁宁……”

“正敖。”

一瞬间,便清醒了,他知道,这不是她。他笑着说道:“小妖精,还这样风情?好,我给你!”

就在两人颠鸾倒凤之际,沈悦宁的小腹痛了起来,使她不由得吃痛的叫出声来,“啊,好痛!“

颜正敖听见后赶忙停下动作,心急的问:“宁宁,你怎么了?”

当颜正敖离开自己的身体时,沈悦宁感觉到下身一热,有什么液体流了出来。她捂着腹部,道:“正敖……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

“肚子痛?怎么会?宁宁忍住,我马上叫医生过来!”

辕家大宅。辕祈夜的房间。

颜以初洗完澡走进辕祈夜的房间,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奇怪,他去哪里了?

正想着,便听见楼下传来“啪”的声响,颜以初赶忙跑下楼。一下楼边看见辕祈夜赤脚站在茶几旁,周围是碎玻璃,他的一只脚正要踩向碎玻璃,颜以初赶忙出声道:“别动!”并快步走到辕祈夜身边,服他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你是要喝水吗?怎么不叫我?你一个人下来很危险的不知道吗?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吗?”颜以初一边帮辕祈夜到说一边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片的沉默。

“欸……”颜以初见辕祈夜不回答,便知道自己说到他痛处了,“对不起……我……”算了,还是不说了,说多了会错。

将水杯放到辕祈夜手中,然后弯身收拾地上的碎玻璃。很静,只能听见颜以初在收拾玻璃时发出的声音。

让他是不是生气了?都不讲话了……

“嘶!”一不留神,玻璃便扎进了自己的手里。辕祈夜听见后慌忙将水放在一边,站起身来,就要查看颜以初的伤势。但是,颜以初还没有收拾他脚边的碎玻璃,当他一脚踩下去时,颜以初仿佛能够听见玻璃扎进辕祈夜的脚时发出的声音,心中莫名抽痛。

“你站起来干什么?我还没有收拾好,玻璃都扎进你的脚里了!痛不痛啊?”颜以初急得都快哭了,直想跺脚。

但辕祈夜丝毫没感觉到疼痛,拉着颜以初的手,问:“你的手怎么样?”

颜以初此刻是该气还是该感动,他自己的脚上的比自己还严重,还在这里关心别人。颜以初扶辕祈夜坐下,道:“我的手没事,倒是你,脚痛不痛啊?医药箱在哪?”

“在茶几下面中间的抽屉里。”辕祈夜回答道。

颜以初拿出医药箱,先用酒精和棉签把自己受伤的伤口清理一下,再用创可贴贴起来,然后拿着镊子,将辕祈夜受伤的脚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当看到脚底还在流着血的伤口时,颜以初的眼圈红了,“一定……很痛吧!都是我不好……你忍着点,我要把碎玻璃取出来了。”

辕祈夜淡淡的回了个“嗯”字,仿佛受伤的人并不是自己一般。

颜以初拿着镊子的手颤抖着,她用镊子夹住肉里的玻璃,然后拔出来,辕祈夜痛的闷哼了一声。颜以初听见后抬头看向他,不敢继续再拔。

“怎么不继续?”辕祈夜见颜以初不再拔,疑惑的问道。

“我……我怕你疼……”我也疼。

“没事,继续拔。”

接下来,颜以初把剩下的玻璃都拔出来,而辕祈夜则没再发出过一点响声。

颜以初把辕祈夜的脚处理好,帮他穿好拖鞋,再把地上的碎玻璃收拾好,然后走到辕祈夜面前,眼泪,不自觉的落下。

似是听见颜以初的抽泣,辕祈夜一把将她拉在怀里,柔声问道:“怎么哭了?”

颜以初意外的没有推开辕祈夜,而是呆在他的怀里,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我怎么这么笨,连玻璃都不会收拾……我应该先收拾你脚边的玻璃的,这样你的脚就不会上的这么严重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好笨……”

怀里的人在自己的怀里自责,辕祈夜只想好好的爱抚她,“傻瓜,不是你的错,你一点错都没有,真的,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颜以初摇着头说:“不,是我的错,如果我……呜……”颜以初还没说完,辕祈夜便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