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苏叮叮苏静静主角的书 肥婆种田:相公宠入骨全文阅读免费

2020-03-20 09:03

肥婆种田:相公宠入骨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肥婆种田:相公宠入骨》是来自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苏叮叮苏静静,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一朝成炮灰女,天煞孤星?亲娘不爱?苏叮叮发誓重掌人生,左手一巴掌,右手一巴掌,极品两边倒。上山寻宝获得第一桶金,获得金手指,发家致富,找个相公好好疼,走上人生巅峰。“大胡子哥哥,我们成亲吧!”谁曾想,大胡子转身变大帅哥,村头大妈想让他做入赘女婿,村尾姑娘想勾搭他做相好......“嘭”,一枚醋气蛋成功引炸了......她立志为爱减肥,打退一切妖艳***!但成功的猪猪女孩背后,总有一个优秀的投食官。大胡子:“娘子又瘦了,多吃点。”苏叮叮:......

《肥婆种田:相公宠入骨》 第11章 流言击破 免费试读

武大娘是个寡妇,多年前被冤枉红杏出墙,最后***死了。

之后才发现她是冤枉的,闹得村里人心里都很不好过。

果然,刘婶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忙不迭的说出事情的真相。

“是有这事,但事先说明我没有传出去哦!”

刘婶子一脸正义而且真诚的说着。

“你确定?”苏叮叮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不是我啊!这姑娘家的声誉可是很重要的,没有亲眼所见,我可不敢乱说。”

事关名声,这刘婶子还是有分寸的。

“那好!柳嫂子,你到底跟几个人说了?”

苏叮叮胖乎乎的手指,直指着柳寡妇。

柳寡妇目光闪烁,继而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样,眼圈红润:“我......我也是听说的啊,我男人死得早,也容不得你们这么欺负人啊,呜呜呜......”

柳寡妇是个颇有几分姿色的人,加上是寡妇的身份,村里可有不少男人暗地里觊觎着。

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心都疼了,反过来责备苏叮叮太咄咄逼人。

“差不多得了吧,你若是行得正坐得端,也不会有人传你。”

“对,你有证据说你没做过?”

“这么逼迫一个弱女子,你于心何忍?”

听着他们的'正义之音',苏叮叮噗嗤一声笑了:“我虽然不如柳嫂子一个寡妇温柔可人,但几位叔叔也不能对我如此不公吧。”

苏叮叮加重了寡妇两个字,让这几个男人脸色忒变。

“你这个臭丫头,胡说八道什么!”

“嘴臭的,急了就开始咬人!”

苏叮叮冷飕飕的瞪了他们一眼:”几位婶婶可得看好自家男人了。”

她的话,让几个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发现被自家媳妇怒瞪着,纷纷低头不敢说话。

“如果你说不出来你是听谁说的,那源头就是你。”

苏叮叮说着,目光微冷的瞪着柳寡妇。

“我......”

柳寡妇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你不肯承认也没关系,我可以去找里正爷爷帮我做主!”苏叮叮嗤笑了一声,说道。

柳寡妇吓得身体都在发抖了。

东元国为了能够更好的管理和规范老百姓,也为了减轻朝廷命官的负担,特别赋予了里正一定的权力。

村里人犯错,里正可以自主审理,严重的可以递交给官府。

“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高里正略微威严的声音一出,周围纷纷扰扰的声音瞬间就降低了下来。

“里正爷爷,您来得正巧,我要告这柳嫂子散播谣言,诬陷我与男人私会。”

苏叮叮微笑着走到高里正的面前,态度端正恭敬。

高里正有些奇怪的看了苏叮叮一眼,觉得她和平日里有些不同。

以前的苏叮叮,从村头看到她,马上跑到村尾。

“怎么说。”

听苏叮叮说清楚来龙去脉之后,他心里也大致有个底了。

故而,他看苏叮叮的眼神,就更加奇怪了。

“柳氏,你到底是听谁说的。”

高里正大公无私的看着柳寡妇,低声问着。

而柳寡妇张大嘴巴说不出一个字,倒也算是默认了。

“那么我问你,你在山上什么地方看到苏叮叮,又是跟谁在私会。”

高里正沉声追问。

“我......我忘了,我也没看到那男人的容貌。”

柳寡妇一脸惶然,支支吾吾的说着。

“那你说,我是如何跟那男人私会的?”苏叮叮倒也不知羞,直接问。

“我......我哪里说得出口,我其实......也只看得到一个背影。”

柳寡妇压根就没看到,也没想过具体的细节,这才被问结巴了。

谁曾想苏叮叮这么不要脸,不羞得躲在家里,反而大张旗鼓的来找她对质。

看她半天也只憋出来这句话,大伙儿心里都明白了。

她是瞎编的!

“柳氏,咱苏家是哪里对不住你,你要这么做!”

吴氏瞬间就来气了,这恶意破坏人名誉的事情,可是最遭人恨的!

“我是没看清楚,只是那背影很像......”柳寡妇嘴硬着,她不能承认自己是故意的啊。

“我做人光明磊落,做得出我就敢认,再丢脸的事都做过,但断不会做这种偷偷摸摸的勾当。”

苏叮叮不会否认或者抹去原主所做的一切,反而勇敢承认。

原主也是这样,也是一种直面撞击人心的方法。

听着,村民们都沉默了。

这些年来虽然苏叮叮行为怪诞,但就如她自己所说的,她做得坦荡,从不会遮掩否认。

“柳氏,你为什么要这么编排咱苏家的姑娘!”

秦氏这时候也忍不住发话了,因为这事情影响的可不止苏叮叮一人。

“我只是......”

柳寡妇一副受了天大受屈的模样,眼睛红了一圈,轻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大概是看眼花了,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这委曲求全的模样,还有这委曲求全的气质,活脱脱就是一个白莲花。

她如此姿态,仿佛她还追究的话,就是他们的不对了。

然而,苏叮叮却不想这么简单放过她,她想知道她怎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随即她发现柳寡妇的眼睛,不止一次的朝着某个方向看一眼。

她一眼看过去,发现了一个道貌岸然的人。

她愣了下,随后嘴角有些凉薄的勾起。

“里正爷爷,请您秉公处理。”

苏叮叮的态度,是并不想跟柳寡妇和解。

听着,柳寡妇就伤心的捂脸哭了。

“你若要追究,我只得禀告官府了。”

高里正淡淡的看着苏叮叮,轻声说道。

东元国的律法,有一条很奇怪,就是散播毁人名誉谣言的人,得获刑。

这似乎是牵扯到一些前朝极为轰动的往事,不好深究,只是这条律法却祖祖辈辈流传下来。

“人言可畏。”苏叮叮也淡声回答。

说到这份上,高里正也不好劝。

柳寡妇一听就急了:“苏叮叮,这事是我处理不得当,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柳寡妇哭唧唧的说道。

而她的样子,也是得到了很多人的同情。

普通老百姓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进去牢房,那不死也脱一层皮。

“这柳嫂子性子温柔善良,也从没有跟人红过脸,要不这次就放过她吧。”

“是啊,这次的事情不过是个误会罢了,就原谅她吧。”

“对呀,大家都是乡里乡村的,就这么算了吧。”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柳寡妇求情,这就是平日里会做人的效果。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