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婿临门小说逆水行舟的人-王婿临门楚阳叶婉秋小说阅读

2020-03-20 06:06

逆水行舟的人原创小说《王婿临门》讲述了楚阳叶婉秋的故事,王婿临门逆水行舟的人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逆水行舟的人小说精彩节选:她知道在如此情形下,她如果继续反驳,等待她的,可能是被逐出叶家。

王婿临门
推荐指数:★★★★★
>>《王婿临门》在线阅读>>

《王婿临门》精选:

信息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

看到这信息叶婉秋愣了愣。

老婆?这人是发错了吗?

或者,是那个负心汉回来了?

“叶婉秋,我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见叶婉秋没立时回话,叶老爷子厉声了起来。

叶婉秋回过神,心里顿时异常焦灼。

对雷厉风行的叶老爷子,叶婉秋非常了解。

她知道在如此情形下,她如果继续反驳,等待她的,可能是被逐出叶家。

一时间,绝望向叶婉秋猛的袭来。

这就是豪门家族,内部斗争暗潮汹涌。

她为叶氏集团可谓呕心沥血,这公司上市之际,叶家的这些人,竟然要将她驱离集团,而且要毁了她的幸福。

她不甘心啊!

她岂能逆来顺受?

“我是不会嫁给卢家俊的,你们存的什么心,我心里一清二楚,你们不就是用完了我,想把我赶出叶氏集团吗,我就如你们所愿。”

叶婉秋站了起来。

她心痛到了极点。

“真的反了,叶婉秋,你这么说,是在打老爷子的脸吗?”

叶青林面色阴沉。

叶老爷子脸色一冷,口中道:“婉秋,你真的令我太失望了,你对长辈不敬,叶家没你这样的女儿,从今天起你被叶氏集团正式开除了。”

叶婉秋心中冰凉。

到底是谁该对谁失望了?

她这爷爷这是在恶人先告状吧!

哎,五年打拼,毁于一旦,她从来没想过要吞掉叶氏集团,她只是想在那漫长孤独的等待中拥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叶婉秋无奈的摇头。

她伤心至极,当即准备转身离去。

但就在这时,有一冷冷之音响了起来:“没有人能开除婉秋,因为她是我楚阳的妻子。”

这声音,让大厅内众人不觉一愣。

“楚阳?那白眼狼真的回来了?”

有人问了这么一句,众多目光顿时向门口聚焦了过去。

大门外,楚阳拿着一古朴的盒子,正迈步走了进来。

“尼玛,真的是楚阳这家伙,消失了五年,他竟然还有脸走进叶家,他这简直就是不要皮。”

叶青林的儿子叶虎在看清.楚阳后,直接叫骂了起来。

伤心至极的叶婉秋,此刻捏紧了粉拳。

她看向楚阳,那一双美目中眼泪打转,蕴含了千般情绪。

回来了,真的是这家伙回来了!

五年前,他一言不发,在洞房花烛夜抛下了她,她还以为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了!

没想到今天他竟然回到了她的身边!

他还是老样子,只不过脸上多了几分沧桑,看来这些年,他在外面吃了不少的苦吧!

叶婉秋的坚强,在看到楚阳的这一刻,彻底的崩溃了。

眼泪就像断了线,从她眼眶中唰唰流出。

五年的委屈,就像巨浪一样,向她汹涌袭来。

“对不起,老婆,我回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绝不让你再受半点委屈。”

楚阳径直走到了叶婉秋的身前。

他看着她,目中充满了抱歉。

她还是一如当年那般美丽,只不过她眼中有了三分忧郁,这都是他带给她的吧!

他深深的给她鞠了三躬,这是他欠她的。

“楚阳啊,没想到你这白眼狼,真的还敢回到云海。”

叶婉秋红唇微动还没说话,叶虎已来到了楚阳的身前。

他凝视楚阳,脸上是一脸的蔑视,“楚阳,出门流浪了五年,你好像长本事了,你前面说没人能开除叶婉秋,你要保护她让她以后不受半点委屈,你是认真的吗?”

叶虎看着楚阳冷笑着。

对楚阳,他并不陌生,在以往羞辱打击楚阳,对他而言就像家常便饭似的。

叶虎记得,小时候他们欺负楚阳,骂他是小叫花子的时候,楚阳只会委屈的躲在叶婉秋的身后,几乎从来不敢反驳他们。

“是的,今天我楚阳回来了,我的老婆就是云海最耀眼的女人,谁要欺她分毫,我让他万劫不复。”

楚阳在目扫全场。

“哈哈,楚阳你真的太搞笑了,你回来了,叶婉秋就是云海最耀眼的女人,这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不,不,你说的也对,你回来了,叶婉秋真的变耀眼了,她有了你这么个叫花子老公,她能不耀眼吗?”

叶虎笑的弯下了腰。

“呵呵,叶虎说的对啊,叶婉秋要颜值有颜值,要头脑有头脑,她有楚阳这么一个老公,她不耀眼那就是怪事了!”

“哈哈,这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一只癞蛤蟆咬住了白天鹅,谁看到这情景,都会忍不住多看他们几眼的。”

大厅内响起了哄堂大笑。

“哎!”

叶老爷子看看楚阳,在无奈的摇头。

“楚阳,不是我说你,你是真不要脸啊,你让婉秋守了五年活寡,你是怎么有脸回来的,我猜,这次你回云海,肯定是在外面要饭的滋味不好受,所以回来舔婉秋,想重新回叶家吃软饭的吧!”

卢家俊来到了楚阳的身前。

他一心想要一亲叶婉秋的芳泽,楚阳的回归,就像一根刺,直接插入了他的眼睛。

楚阳看向卢家俊,口中道:“井底之蛙,我的权力非你所能想象,我的财富,你这辈子连见都没有见过。”

卢家俊后颈窝上的汗毛都差点竖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用双手抓住楚阳的两边衣领后,口中叫道:“楚阳,你出门当了几年游方的乞丐后,吹牛逼的本事竟然见长了,但是你要吹牛逼可以,你能不能穿得人模人样一点,就你皱巴巴这身打扮,是个人听到你吹牛逼,都会忍不住想要吐的。”

“卢少说的对啊,这楚阳流浪五年,这算是衣锦还乡啊,就他身上这套迷彩服,应该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出来的吧!”

“哈,哈哈,妈的,今天真的笑死我了,楚阳简直就是个小丑,他挑到今天回叶家,就是故意来搞笑的,只是他这样搞笑,他这漂亮的老婆可能要被他气死啊!”

大厅内一片哗然。

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一群井底之蛙啊。

他身上穿着的这血色迷彩服,乃是天狼最高的身份象征。

这迷彩服是血染红的,放眼大夏,穿上了这迷彩服的人,连他在内,一共不过三个。

这迷彩服代表的是实力和权力,代表是富可敌国。

不过可惜的是,眼前这些井底之蛙,根本就不知道这血色迷彩服的意义。

或者说,以他们的身份和级别,还不够资格了解这迷彩服的存在!

“摇,摇你......”

看到楚阳摇头,卢家俊吐出了三个字。

一声“啪”的巨响,让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阳一巴掌扇得他倒退了三步,他那脸上立时现出了五根血红的手指印。

“你竟然敢打我!”

卢家俊反应过来,在暴跳如雷。

楚阳没废话,直接一脚出去,又直中了卢家俊的裤裆。

卢家俊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后,他那嘴巴张开了又合拢,合拢了又张开,那样子甚是滑稽。

“啊,我,我被踢废了!”

终于,卢家俊嚎叫出音。

“真的是反了,老爷子,楚阳这废物竟然敢打卢少!”

叶虎在对叶老爷子叫着。

“楚阳,卢少是我们叶家的贵客,他刚刚给老爷子送了一本王羲之的兰亭序真迹,你现在敢殴打他,你这是完全没把老爷子放在眼里啊!”

叶青林跟着站出来在指责楚阳。

他此刻是包藏祸心的,叶家以叶老爷子为尊,只要他震怒,这玩意这刚回云海,恐怕就会成为一个残疾吧。

呵呵,叶婉秋不是很优秀吗,叫花子老公是配不上她的,叫花子加上残疾的废物玩意,那才是她最好的菜!

叶老爷子阴沉着脸。

这玩意一回来,就打他尊贵的客人,他是在外面吃了豹子胆了吗?

叶老爷子当即就准备下令,对楚阳实施暴打。

不过他还没开口,楚阳已经冷笑的走到了他面前,“呵呵,这兰亭序不但不是真迹,而且摹本都不是,像这样的兰亭序,在市面上一本就值几十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