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君叶婉儿绝武神医-秦君叶婉儿绝武神医小说

2020-03-20 06:04

《绝武神医》小说讲述秦君叶婉儿的故事,这里提供秦君叶婉儿绝武神医小说阅读,故事跌宕起伏,好看连连,精彩不断。绝武神医小说精彩节选:都是过于依赖机器,所以很多病症反而不容易医治,像秦君那样的中医,实在是太少见了。

绝武神医
推荐指数:★★★★★
>>《绝武神医》在线阅读>>

《绝武神医》精选:

几分钟后,祝老爷子情况稳定,送入vip病房休息了。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身体无恙。

这种突发的急性病症,只要当时挺过来,后面就好办多了。

这些医生大夫给祝老爷子检查的时候,一个个都惊叹不已。

神医,这才是真正的神医。

现在的医生,都是过于依赖机器,所以很多病症反而不容易医治,像秦君那样的中医,实在是太少见了。

年纪轻轻,就有这么高明的医术,真是厉害。

祝勇坐在病床前,皱着眉头思索,刚才那个小年轻,究竟是谁?

既然叫他祝叔叔,应该就是认得他。

祝勇驰骋商场这么多年,谁见面不恭恭敬敬的叫声祝总?祝叔这个亲密的称呼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难不成……

是他?

没过多久,祝勇的女儿祝琳琳赶到医院。

“爷爷呢!爷爷怎么样?!”

“嘘!你爷爷没事,现在睡下了。”

祝琳琳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我听说爷爷是被一个年轻的小神医给救活的,人呢?”

祝勇摇了摇头,“已经走了。”

“走了?没好好感谢一下啊?”

祝勇忽然抬起头,看着女儿,说道。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咱们家的邻居,秦叔叔家?”

祝琳琳一愣,“记得啊,我小时候还总去他们家玩,后来秦叔叔全家被害……爸你不是不让我提这事儿么?”

当年秦家全家被害,无一生还,整个东海震荡。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久而久之,秦家在众人的印象中也淡去了。

现在秦家成了一个禁忌,在这些大家族之间,绝不能提起当年的秦家,否则性命不保。

所以哪怕是当年与秦家交好的祝家也不敢再提。

祝勇说道,“有些事,你当年还小,并不知道。秦家全家被害,后来警察封锁现场,我就在旁边,并没有找到秦君的尸体。”

“秦君哥哥?你的意思是,秦君哥哥没死?”祝琳琳惊呼。

祝勇面色凝重,点了点头。

“刚才那个救了你爷爷的年轻人,叫我祝叔,看年纪,应该与你相仿,我感觉……他就是当年的秦家旧人!”

祝香香面露喜色,“秦君哥没死太好了,爸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呢?”

祝勇苦笑,“小君没死我当然高兴,但,小君这孩子心思重,脾气爆,他这一回来,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的。”

如果那年轻人真的是秦家旧人的话,回归东海,自然是要报仇雪恨。

但,仅凭那一身医术,如何跟那些强权斗争?

当然,祝勇绝对想不到,秦君拥有的,可不仅仅是那一身医术。

……

秦君背着包袱,来到东海市西郊的一片古城区,这里如今是一个风景区,里面都是一些被翻新的旧房子。

年代久远,但是很有价值。

在如此现代化的大都市里,已经很少有这种院落形式的独栋了。

十年了,这些地方都没怎么变化。

不得不说,这里保存的还是很完好,和秦君记忆中的差不多。

走到里面的一个院落当中,看到自己曾经的家门,秦君心绪复杂。

除了原来门口写着‘秦府’两个字的牌匾不见了之外,一切都是原模原样。

门口的对联似乎是今年新换的,这里貌似还有人住?

当年秦君一家十八口,除了保姆冯姨和12岁的秦君,无一生还,难不成……

秦君推开大门,走进院子。

地上虽然遍布杂草,但还是有一些居住过的痕迹。

走了几步,院子里面传来阵阵狗叫。

秦君皱了皱眉,走进内院。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铁笼子,铁笼子里面一个佝偻狼狈的身影,蜷缩在角落里,面前是一个破碗,碗里面残留着一些已经馊了的饭菜。

外面,三条拴着铁链子的恶犬,黑色的大狼狗,站起来足有一人多高,嘴边都是沫子,眦目獠牙的吼叫着。

秦君无视它们,走到笼子跟前,看着里面那个被当成狗养的乞丐一般的人物,问道。

“你是谁?”

那乞丐抬起头来,长长的头发,憔悴的面容,能够看得出来是一个中年女人,眼神中带着惊恐。

听到秦君问话,又情不自禁的向后缩了缩,不敢吭声。

成年人相貌基本不怎么变化了,哪怕是十年过去,秦君也能一眼看出,眼前这个女人,是当年他们秦家的保姆,冯姨。

“冯姨?是你吗,冯姨?”

冯娟愣了一下,抬起头,充满恐惧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疑惑。

“你……你是谁?”

秦君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捏着拳头。

“冯姨,我是小君。”

冯娟那惊恐的眼神忽然变得迷茫,随后,露出狂喜,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少爷……你是少爷!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冯姨虽然只是保姆,但从小带着秦君长大,算是秦君半个妈了,如今被人这样虐待,秦君怒火中烧。

“冯姨,快出来!”

秦君打开铁笼子,要把冯姨带出来。

冯娟脸色大变,“少爷,小心!”

秦君一开笼子门,那三条拴着铁链子的恶犬瞬间冲了过来,铁链子的长度明显是经过计算的,刚好能够碰到这个铁门。

其目的,就是不让冯娟从里面出来。

这三条恶犬凶狠的要命,冯娟被它们咬过好几次,深知它们的厉害,刚才没提醒秦君,现在如何是好!?

三条恶犬冲了过来,秦君冷哼一声,手腕一抖,三道银光同时射出!

噗噗噗!

眨眼之间,原本冲过来的恶犬,半路直接大头朝下栽了跟头,口吐白沫。

三条狗的脖子上都插着一根银针,位置相同,要他们狗命的穴位。

冯娟瞪大了眼睛,刚才那一幕她都没有看清,只觉得少爷一挥手,这三只狗就倒下了。

秦君走进笼子里,将冯姨扶起来。

长时间的虐待,让冯娟身体变得羸弱不堪,加上曾经被狗咬过,还感染了狂犬病,如果不是秦君及时出现,恐怕冯姨坚持不了几天了。

看到秦君,冯娟泪如雨下。

“少爷平安就好,你能活着太好了,回家看一眼,就快走吧!”

秦君搀着冯姨,目光深邃。

“我这次回来,就没准备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