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最后一个掌门_木道长

2020-08-26 12:06

一本非常优秀的都市灵异小说《最后一个掌门》,网络作者“木道长”原创的一本小说《最后一个掌门》,讲述了“郑某小飞”之间情感曲折的故事,主角是“郑某小飞”的小说是《最后一个掌门》,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qq1234小说看看吧。

在线阅读地址

《最后一个掌门》精选章节

人间有仙,正仙,散仙,鬼仙也。有神识者谓正,死物所成名散,寄灵长而生异于本体称之鬼仙。——《灵槐八门·仙·仙法本论》

秋分时节,已然入秋一个多月,天气微凉,瓜果成熟的季节,一大乐趣便从心里出来作祟了。

“小飞,去东边李庄不,那儿有好东西。”我把自行车停到小飞面前,接着说道,“昨天去那边串亲戚,看见一片柿子林还没被摘,旁边还有不少树上有蝉蜕,带上竹竿,弄点换冰糕钱。”

小飞听到冰糕,便来了兴趣,“你等我会儿,我拿东西去。”说罢便转身跑回家拿竹竿袋子啥的了。虽然已经快秋分,不过冰糕的诱惑可不是天气凉热所能阻挡的。毕竟这东西那时在我们那儿,已经算是不错的奢侈品了。

不一会儿,小飞便准备好了东西跑出来,我把自行车停在家后,拿上了我得装备,俩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向着东南边的李庄前进。

蝉蜕是一味中药,值钱。那时我对蝉蜕只有这点理解,乡下不定时有人游乡收购,给的价格也不低,在那时,忙活几天收集一大袋,能卖个几十块钱,算是一比可观收入了。

悠悠荡荡走到目的地,这是一片树林,有几棵桃树杏树,不过主要的是柿子,刚到跟前,小飞就忍不住了,放下东西落了一句我先上去摘俩尝尝,便一溜烟爬到树上了。

“小飞,黄的慢点摘,别摔烂了,”我急忙说道,柿子熟了可经不住折腾,小飞慢慢摘了个,便直接啃了起来。

“别光自己吃啊,给我扔下来俩,话说味甜不。”我问道。“你尝尝,给,接着。”

伸手接住小飞扔下来的柿子,便张口啃了上去,我正疑惑为啥这么难咬,瞬间嘴里充满了涩味,直接表情扭曲了。

“小飞,你大爷的。”我吐掉嘴里的柿子,嘴里涩味绵绵不绝,“你坑我呢,这柿子是生的。”

“哈哈哈哈,哎呀,我不也吃了么,这么好吃的东西不能一个人吃啊,”小飞说着也把手里的柿子扔了,忽然又向我扔了个东西,“接着!”

我看着那个东西,大概一个半苹果那么大,不是柿子,伸手接住了,仔细看看这是啥。

“我靠!!马蜂窝!!”认出来后直接头皮发麻,瞬间就甩手扔了出去,被马蜂蛰的感觉我可是还没忘呢,那酸爽,绝不想体验第二次。

小飞蹦了下来,把马蜂窝捡了起来。伸手装进袋子里,“这我会坑你么?里边是空的,看给你吓的那熊样吧。”

“吓你个锤子,条件反射了,你让蛰一次就。。”看到小飞身后一个影子让我不敢再大声说话了,我跟小飞示意不要动,用手给他指了指,比划了个腿子耳朵的手势。

不愧是整天一块玩的,马上就领会我意思了,慢慢伸手摸向腰间的弹弓,缓缓弯身子捡了个石子,从两腿间瞅了眼身后。

起身上弹!扭腰拉弓!概率瞄准!发射!打偏了!!

“靠!垃圾。”只打到了腿,我俩异口同声称赞了下他美妙的弹弓技术。然后很默契的拿起各自的竹竿去追。

这兔子不比别的东西,腿伤了还是能跑的贼快,但也就是一小会儿就不行了,只要用竹竿赶着别让它进洞,耗它一阵就能回家开锅做麻辣兔了。

结果今天这兔子跟刚喝完鸡血一样,一个劲的跑,那小前腿跑的。说句题外话,应该都见过电风扇吧,就那样。

“这兔子就这么不想死啊,这丫的还是挨了一下,这么生猛。”小飞边追边吐槽。

我还没接住话,就看见这兔子顺着一个坍塌的地方钻洞里了,从另一端出来一头扎进草窝里,留我俩在那儿发愣。

“小飞,要么你~”“滚犊子,你咋不下去,都是带刺的草,你皮厚你下。”“嘿嘿,那就算了,走吧,咱去李庄看看收不收马蜂窝。”我一边想着为啥平地会有坍塌,一边心不在焉回答着。“行,走。”小飞应了句变便朝李庄走去。

快乐的不在结果,而在过程。虽然出来啥也没弄成,不过玩的开心,而且还捡了个马蜂窝,不一会儿便到了李庄的代销店。

“李叔,你看看这玩意你给多少钱收了。”小飞走在前边,刚进店门,就直接吆喝了下,“二斤多的蜂窝,挤挤还能再喝点蜜呢。”

“你小子,就你那一疙瘩蜂窝要能有两斤,我现在就叫电视台来人采访你。”李叔这人也是豪爽有趣,俩人这两句话,让屋里打牌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拿来,我上秤幺幺。”

李叔这人,四五十岁,以前家里他爷爷是当地挺有名的阴阳仙,后来赶着那段特殊时期,家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好多东西都被当柴火烧了,只有他爷爷藏在房梁上一本残书保了下来,所以到他这儿就落败了。平时开个小卖铺,周围有红白事了都是来请他主持,还跟一些收购药材的关系不错,所以周围有药材了都是送他这儿。

蜂窝具体卖了多少钱也忘了,不过那天买了不少辣条吃,在那儿吃饱喝足,又一人一个小布丁冰糕,大摇大摆出门去。

我走在小飞后边,刚出门迎面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眼睛不知道在看哪,面色还青白,一个劲往屋里去,好像是急着找人一样。

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心里就猛的一颤,一种危机感直上心头,毫无缘由。她从我身边过去时,我得脑中忽然出现一条信息:黄家仙缠人。

我愣在那儿了,这种感觉很奇妙,虽然我偶尔也会有一些信息,不过都是多久下雨,车链子要掉,汤要撒,等等身边没啥用的信息。

我也问过师父,师父说这是心感的表现,又称第六感,但是不够成熟,需要锻炼才能掌握。但身体上也有感觉的就第一次遇到了。

我内心那一瞬间是惊讶带着惊喜,虽然对师父的话半信半疑,但真的让我遇到了师父曾讲的其中一种提升方式——目前这身体状态,半边身子受刺激了似的阵阵麻意。我不得不激动。

正当我还沉浸在臆想中,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毁我府邸,害我儿孙,你别想好过!!!”

尖锐,刺耳,犹如刀剑划玻璃,指甲挠黑板,极其不舒服的声音。

小飞也听到了,回身向店里走去,想要看看咋回事。

要说人也是真有趣,看见热闹就想往上凑,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可事带上他了,就悲催了。

那天的场景,后来小飞跟我说,印象特深刻,就刚进门,见我往旁边给他让位,刚准备往那儿走,结果忽然迎面飞来一个人——一生难忘。

我进门便看到那个女的掐着一个男的脖子,旁边几个男的在拉架,李叔从柜台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木疙瘩一样的东西,四四方方,运了劲扎个马步,一下砸在那女的身上,结果她竟然直接朝我飞来,我急忙躲闪。

我是躲过去了,就是听到小飞啊~的一声,心里不禁默念一句,兄弟,对不住了您嘞,看热闹的就得做好挨打的准备。

不过说是这样说,我还是赶紧出去把小飞拉了起来。刚拉着他退到一边,屋里的人都出来了。

“八成让上身了,这得多大仇啊,利民,这得先按住你媳妇了,你别介意啊。”李叔边走边对那个叫利民的中年男人说道。

“哥你说的哪的话,能帮我媳妇救过来就行。先谢谢哥哥了。”利民勾了勾身示谢道。

“行,你们几个,一人一个胳膊腿,先给按地上,我拿个东西去。”李叔说罢便回屋去了。

四个男的去制服一个女的,一人一个胳膊腿,结果四个人被反制,甩出去近两米,旁边的再上还是这样,结果就变成了六个男的去压制一个女的,还都被打的鼻青脸肿,对这个女的来说,一定是人生武力巅峰了,虽然她本人不会这么想吧。

“起开!”只见李叔一声令下,同时手里拿的一个小斗,装的不知是什么的灰黑色粉末,在她身边撒了个圈,她便老实了。

李叔又用麻绳系住她的右手中指,另一头放在碗里,把碗放在了那粉末圈上,便盘腿坐下了。“这礼节也没给你差啥,可以老实坐着谈谈吧?咋回事啊,简单说说。”

“哼,这孙子趁我外出,毁我府邸,还想对杀我儿孙,我与外边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欺负到家门口了,不想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她恶狠狠的瞪着利民说道。不过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刺耳尖锐,又有一丝沙哑。

“利民你拆人房子啦?”旁边一个被打脸都肿了的人小声问道。李叔直接给他一脚,“别打岔,利民,看来这是仙家了,讲讲吧。”

利民接过话便说道:“前两天喝多了在西边树林那儿摘俩柿子,够不到就想着找根棍,结果找到个洞口,我就寻思着里边是不是地老鼠兔子啥的,就点了把干草扔进去了,谁知道那里边啥情况,直接一声闷响,八成是炮仗啥的,加上本来是沙土,就塌了。”利民顿了下接着说道,“就看见有几个黄鼠、、呃,黄仙,从上边的口跑出来了,我就寻思着惹到麻烦了,就赶紧回来了。”

“得嘞,仙家,您看这也不是真心给您过不去,您府邸也年久失修了,这给您修个新府邸,按土地庙那样,看着漂亮住着排面,这事就算了行不?”李叔不等她反应又接着说道,“至于惊到您子孙的事,府邸给您盖好了必定带上好酒烧鸡给您赔不是。成不成?”

一听到烧鸡,她眼珠子便变了,不过她刚准备再说啥,看见李叔手里的黑木疙瘩,又老实了下来,最后缓缓开口道。

“成,本来就是来出出气,也没伤着啥,看你面子这事就算了,尽快给整好。”这会儿她声音也没那么难听了,倒是像个老太太的声音,“就不折腾这闺女了,开个道,我走了。”

“好嘞,那您慢走,就不送了。”李叔把地上的圈扒开,解开她手上的绳子,她便直接倒地了。

利民赶紧上前扶住,把她抱到店门口躲着太阳。掐着人中不一会儿她便醒了,不过迷迷糊糊的还是有点神志不清。

“利民,该咋弄不用我再交代了吧。”李叔回屋端着茶杯,坐在门口对利民说道,“这要不是仙家,我直接拍死她,不过没办法,人家家族太大,半威胁半谈判了。”

“哥,多谢了,本来就邪性,要不然这两天我一直待你这儿,就是没想到她能找到我媳妇身上,不过还是得去给人家赔礼,不然这以后家旁边有个东西整天惦记着我就坏事了。”利民又向着李叔低头致谢,李叔摆了摆手。

“行了,回去给她灌碗姜汤,免得身子伤着了,这两天去办了就行,你小子积福,没动人家小的,不然还真就没这么好弄。”说罢,便示意他回去了。

利民见状,便也不再客气,招呼了一声,便扶着媳妇回家了。

全程虽然也就十几分钟,但发生在面前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什么仙啊府邸啊啥的,我不知道小飞是怎么想的,我内心是震撼。

先是莫名的心感,又是上身,又是师父讲的镇灵法,虽然之前已经见过上身的,但再次发生在自己面前,还是十分震撼。

那一幕幕,我虽然都是第一次见,但都是有些印象的,对,师父曾讲过的故事。

难道~师父说的,都是真的?不,我早知道那些东西是存在的了,只是,科学怎么解释?不是说好的封建迷信都是唬人的,这尼玛就差发生在我脸上了。让我还坚信这东西是唬人的,纯粹开国际玩笑。

而且,刚刚的心感,确实是提前预知了诶,比以前更精准了。

不过我后来并没有去好好研究,还是每天吃喝玩乐学,也正是如此,恰恰给了我一个理由——下定决心去投身此道的,理由。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