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完结)她嫁衣似火他盔甲如冰

2020-08-26 09:05

“这位想必就是熙和公主吧?”

熙和闻声回头,明容不知何时竟跟了上来。

明容见她回眸,巧笑着说:“我是当朝宰辅,明丞相的女儿明容。”

她笑了笑,仪容端的比熙和这个曾经的公主还要高贵三分:“表哥进宫面圣了,不如由我先带你熟悉一下东宫的环境吧。”

熙和还没说话,明容已然自顾自的开口:“这东宫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我自小便常伴着表哥,一年中,倒有大半时光是在这儿度过的。”

明容仰起美丽的脖颈,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主殿,“表哥自小便不喜欢那主殿,总说那里冷。”

“所以啊,我们时常在东暖阁的花圃里待着。那儿不管什么时候,总是花开不断,我和表哥时常一待便是一整天,总是天黑了才发觉时光如白驹过隙,走得飞快。”

熙和一脸木然的听着,只觉吹来的风有些冷,刮的人脸颊生疼,连带着心口都带着丝丝的痛意。

“明小姐……”领头太监突然停下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院落,“安置公主的地方到了,您看是继续往前,还是……”

明容闻言明显愣了一下,她回首看了看不远处的太子寝殿,眼神冷了三分:“是吗?那便一起进去看看吧。”

想不到安置她的地方离主殿这么近,表哥对她还真是用心!

熙和随着走进光秃秃的院子,一眼便看出这是下人住的地方。

入目荒凉,可进门时却脚下一软,她险些被绊倒。

垂眼看清脚下柔软华丽的波斯地毯,熙和惊讶地抬起眼来。

屋里屋外,竟是两番天地。

一应侍从立即有条不紊的为熙和安置,明容冷眼看了看,这些侍从竟全是洛翊宸用惯了的。

她的笑又冷了三分,环视了一圈室内的陈设,最后停在了熙和的肚子上:“秦公公果然是个得力的,安置得如此妥帖,也怪不得表哥那般器重。”

“明小姐过奖了。”受了夸奖,秦公公的态度反而更加卑微起来。

明容倒也不再多说什么,道了句:“公主好生歇息。”

言罢,她转身离去。

“表哥怎么恁地心软,”明容坐上肩舆,走了许久才眉心微蹙道,“这女子的性子,我瞧着不妥。就这么把她留在表哥身边,着实令人担忧啊……”

“小姐说得是。”一旁的嬷嬷是明容近身的老人了,自然明白明容的言下之意。

一个亡国公主,想要除掉自然不难。

她向明容福了福身,转身便去了丞相府……

入夜时分,明容正准备休憩,院外却突然传来冗杂的脚步声。

熙和一下子被惊醒,起身走到院中。

只见,原本漆黑的院子此时灯火通明,简陋的一方小院,里里外外竟站满了士兵。

她抬眼望向院门,忍不住嗤笑一声:“太子殿下还真是看得起我,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亡国公主,竟也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

洛翊宸站在门口,面容隐在黑夜中,让人看不真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让她踏出这小院半步。”

周围的士兵立即应声:“诺。”

洛翊宸深深地看了熙和一眼,转身便走,似乎一刻都不想多留。

熙和张了张嘴,望着他冷漠的背影,猛地攥紧手掌,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而不自知……

洛翊宸刚一踏进书房,角落处便有道极低的声音传了出来——

“殿下。”

洛翊宸眸光幽冷,“查到了什么。”

“是丞相进的言,陛下也认为不能留下任何东虞国的余孽。明日赐死东虞余孽的旨意便会下达,殿下如何打算?”

洛翊宸冷哼一声,摆了摆手,“把影卫调过去,务必看好她。”

闻言,大殿的一角,眨眼便少了一块阴影。

洛翊宸望了望窗外晦暗不明的天色,慢慢坐到椅子上,疲惫的捏了捏眉心……

自打住进了熙和,原本沉静肃穆的东宫,颇有些鸡飞狗跳的意思。

无论看得多紧,这位熙和公主总是能抓住一切机会闹腾。

侍从换了好几批,太子也屡屡受伤,可熙和的肚子,却是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

明容坐在窗前,静静听着嬷嬷绘声绘色地形容着东宫的情形。

听着听着,她猛地将桌上的棋盘扫到地上。

满地的棋子劈里啪啦乱跳个不停,吓得嬷嬷噗通一声跪伏在地上,再不敢多说半个字。

可明容却笑着站起来,一脚踩住一颗滴溜乱转的棋子,语气轻柔温婉——

“毕竟有那么多人看着呢,既然上次爹爹没能解决了她,那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