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完结)重生霸宠:凌少娇妻飒又甜夏安安凌南辰免费章节

2020-08-25 21:00

重生霸宠:凌少娇妻飒又甜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主人公是夏安安凌南辰的小说叫做《重生霸宠:凌少娇妻飒又甜》,是作者安七夏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前世,她受人蒙蔽,错把他当成大魔王,欺他骗他伤害他,心心念念只想离开他。结果却被人利用,不但害死了妈妈和哥哥,还害死了他。今生,她发誓要爱他护他珍惜他,像上辈子他爱她那样去爱他。至于那些害过她的,还有害过他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给爷爬! 只是一开局她就做了个大死,以死相逼,闹着要分手的她,怎么才能把她的真命天子给哄回来呢?

《重生霸宠:凌少娇妻飒又甜》 第5章 免费试读

在名贵西服的包裹下,他的身材几近完美,是的,就是完美,较之T台上那些卖弄风姿,四处挥洒男性荷尔蒙气息的模特儿不同,他的完美是那种不带侵略性质的高贵与矜持!

夏安安不自觉地从秋千上下来,嘴角下意识地翘起,她的辰哥哥真好看。

只是他这步子是不是迈得急了点儿?

身上隐约散发着一股子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他生气了?

而且貌似他生气的对象还是她?

夏安安心里一沉,知道刚才楚怜儿的目的又达到了。

小脸儿顿时一苦。

不行,这一世,她不想跟他再有任何的误会。她还要跟他好好儿的,相亲相爱,白首一生呢。

那么,哪种办法能让他最快程度地消气?

她垂眸思索了一下,然后提了提裙角,强行忽略掉他的杀伐之气,逆着阳光一路飞奔,向他扑了过去,并成功撞进他怀里。

只是她没料到他会这么硬,这一撞,撞得她眼前金星直冒。

而他从头到尾硬梆梆地站着,身上依然气势凌厉,一副我很不好哄的样子。

她环着他的腰,柔嫩的脸颊贴在他的胸前,像是没感觉到他的情绪一般,声音娇软:“辰哥哥,你不要生气了嘛。”

说话的同时,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不管凌南辰什么反应,她都一赖到底,死不放手。

过了老半天,她的头顶才传来他略带僵硬的声音:

“不管你找谁帮忙,想离开,都是不可能的。”

他果然听到了楚怜儿的话,而且还信了。

夏安安鼻子一酸,声音闷闷的:“我不会离开的,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了!我发誓!”

前世,直到她失去了利用价值,被楚怜儿关起来之后,她才明白,原来他在她心里早就已经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重要到,无论楚怜儿怎么折磨她,她都不愿意再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事情。只可惜那个时候,她的力量早就薄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见的程度。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一切都还没有发生,所有的一切都还来得及,她不要再被人蒙蔽,不要再伤他分毫,她要好好的爱他。让那些想利用她去伤害他的坏人,机关算尽,无孔可入。

凌南辰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桃花眸中的一抹讥讽却明确无误地表达着,他不相信。

伸手扶住她的肩膀,坚定地想把她推离自己的身体。

不料,他这才刚一用力,就听夏安安“嘶”了一声。

凌南辰拧眉低头。

只见她右手托着左臂,莹白小脸儿上,一双水润润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红,委屈当中又夹带着一丝丝控诉:

“疼~~”

他的神色蓦然一怔,看向她的目光也跟着恍惚了一下。眼前人儿的形象,与小时候那个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所以,她这是在撒娇?像小时候那样?

而他该死的竟然心软了。

看到他的神情微微有了一丝松动,她立刻打蛇随棍上:“辰哥哥,我的手好疼啊。”

要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的那种疼。

她的目光定在他的脸上。

这是一张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厌烦的脸,挺直的鼻梁,薄而有型的唇瓣,面上此时没有任何的表情,只那双漂亮的桃花眸中,渐渐浮起一丝无奈。

她的心情微微一松,紧接着就听到了他叹息一般的声音:“走吧。”

他果然还是前世的模样,不管她怎么做,他都舍不得她受半点儿委屈。

夏安安心酸酸地笑了一下,雀跃着跟上他的步伐。

几步之后,她偷眼瞄他。

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场,比之前温柔了一些。

于是悄米米地伸出右手,软软地攀住了他的胳膊,声音柔柔地向他解释着:

“其实,楚怜儿拿的那个盒子里,装的是那次在拍卖会上买的蓝宝石项链,辰哥哥还记得吗?而且那项链也不是给楚怜儿的,是给她家那朵老白莲的。”

“嗯?”

项链他倒是有些印象,据说那颗蓝宝石是某个皇室的遗落之物,似乎挺贵重的的样子。

只是,老白莲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不像什么好话。

夏安安继续:“楚怜儿的妈妈楚暮婉啊,她今天生日,我爸会叫许多朋友一起帮他庆生!并举办他们的订婚典礼!”

她的脸上浮起一丝讥讽:“好笑吧?我爸妈还没离婚呢。他们就光明正大地要订婚了!”

凌南辰皱起眉来,这丫头一向与楚氏母女走得很近,经常借故待在楚家,跟那个楚怜儿更是处得比亲姐妹都亲,怎么突然就讨厌起对方来了呢?

不会是又有什么鬼主意了吧?

“辰哥哥,今天晚上我想要去阻止他们的订婚典礼,可以吗?”

话音刚落,他的脚步便停了下来,幽深的眼眸突然冷若冰霜,空气之中寒意陡然增加,将她重重包围。

她被冻得打了一个寒颤,扁了扁嘴,鼓起勇气轻轻晃着他的胳膊:“绝对不是为了逃跑。你信我。”

他嗤笑了一声,把胳膊从她手中抽出,阴沉的目光在她脸上来回巡视了好几遍,最终,冷冷地回了她两个字:“不信!”

说完,直接就转了身,大踏步地往前走,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她的样子。

夏安安看着他的背影,委屈地眨了眨眼睛。

前世,她被楚怜儿母女蒙蔽了心智,只当妈妈的离开是意外。

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楚怜儿母女为了得到安家的名气和地位,为了得到夏之语,早就把妈妈当成了绊脚石。

夏之语是外婆一手成立的服装公司,经过外婆和妈妈两代人的努力,目前已经小有名气。

这样的公司对于安家嫡房来讲自然不算什么,可安楚生在安家只是三房,最多只能拿到安氏的部分分红。

至于进入安氏权利层?只会吟风弄月的安楚生显然没那能力。

楚氏母女很清楚,借助安楚生,她们最多就是能进入上流圈子而已。若想生活过得舒服,自然还是要有资产傍身的。

所以她们把目光盯到了夏之语上面。并为了得到这些,精心算计,害得妈妈提前丧命。

夏安安咬紧了嘴唇。

她想亲自动手收拾那对母女莲,想亲眼看着老白莲被人撕下面具后的精彩画面,想看看她的那个渣爸,在知道自己心爱的白莲花其实是坨臭淤泥后的美妙反应......

可是现在......

若是哄不好辰哥哥,说什么都是白瞎。

夏安安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果断加快脚步,向凌南辰追过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