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全本)异世狂妃夜轻语 韩曦赵钰小说

2020-08-25 12:00

异世狂妃

推荐指数:10分

《异世狂妃》中主要人物有韩曦赵钰,是夜轻语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女生玄幻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她天生黝黑,筋脉尽塞,脑子蠢笨,心思单纯(蠢),占据韩家继承者的嫡女,惨被谋害致死。她是古武世家的武学医术的天才,冷酷狠辣,却被唯一珍视的妹妹害死。一朝身亡,穿成最蠢之人!又如何?超强灵魂与弱体一朝融合,看她如何修得逆世神功,左手操控水火雷电唤万兽,右手一根银针起死回生。

《异世狂妃》 第8章 夜宿山村 免费试读

九幽城外的山峦迭起,某处山峦的山路一处,一支举着衙门旗帜的队伍正在疾步往九幽城内前进。
奈何,这个山路并不平整,走起来非常的艰难。
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赵霖骑着马儿走在前头,抬头看了看天色,拉住了缰绳让马儿往回走,直到陈文的前面。
“陈侍卫,看着这天色,今天我们是回不去九幽城内了,你看是不是给七皇子说明一下,下官知道前面有一条小村落,让七皇子在那里休息一宿可好?”
陈文听言,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冷淡的说了一句:“等会!”
话音落,他便回过身走到了身后那一辆华贵的马车边上,凑在马车的窗户处,用只有他与马车内的人才能够听到的声音说话。
不一会儿,陈文走了回去。
“我家主子说了,赵大人比较熟悉这里的路程,那就听从赵大人的安排。”
“不敢,不敢!”赵霖连连称道不敢,可听到陈文这样客气的话,心里还是非常的舒服的,恭敬拱手说道:“下官这就去前头打点一下。”
“欺软怕硬的渣渣!”
韩曦坐在马车中,不用看马车外也能够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了其中的画面,很是厌恶地说了一句。
战阎闭着眼睛半躺在软塌上,闭目养神着,好像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与他没有半分关系一样。
气定神闲,与世无争就是他此刻的写照。
“虚伪!”韩曦看了眼身旁的男人,脑袋里闪过他在悬崖底对她做的事情,开口咬牙问道:“看前面的狗官也不是很尊敬你,你真的能够把我要的东西给我?”
“你不信本皇子?”战阎眼睛都没有动一下,闭着眼睛,开口说道。
但是,韩曦就是有种被他盯着的感觉,一双美眸看着他俊美如玉温润的脸,紧缩了一下眸子,冷声地说道:“凭什么让我信你?我们又不熟!”就算熟悉,我也不会相信你!
当然,这话,她是不可能说出来告诉他的!
不过,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的脸真是上天眷顾,光是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就是一幅鲜明灵动的画作。
“这个时候,你也只能相信本皇子不是吗?”战阎缓缓张开眼帘,一双眸子如刚刚出鞘的利刃直逼韩曦的星眸。
韩曦心头猛地一跳,眸色一沉,说道:“太过自信也不是件好事,怎么就知道我非要信任你不可?”
听到他如此誓言旦旦的话,她的心就更加的悬着了,不得不说,他说的对。
此时此刻,她也能够相信他有她想要的东西。
在崖底生活那么久,除了养伤之后,更重要的是弄清楚当下的状况。
这些日子里,她也会时不时采摘些草药到九幽城内卖,顺便打听消息,发现九幽城内的韩家早已经易主了……
战阎一个帅气的坐起,靠在软背上,不紧不慢地端起了一杯茶水轻轻地抿了一口,淡淡的说道:“你不是知道九幽城内,没能找到那些草药了!”
他竟然知道!
韩曦抿唇不说话,沉默地看着他,心中不禁又多了几分戒备,眼前这个七皇子真的只是个与世无争的皇子?
正在,她沉思的瞬间,马车突然停了。
“主子,赵大人说的村庄已经到了。”陈文的声音从马车外面传进来。
“走吧!”
韩曦抬眸才发现,战阎已经走到了马车门前,正回头看着她。
听言,她皱了皱眉头,从马车内的软塌上站起走到了门口,很是嫌弃地说道:“别挡路!”
战阎也不恼,扬起了标准式的温和笑容,用温润的声音说道:“注意脚下,需要本皇子扶你吗?”
话音还没有落,韩曦才踏出的脚跄踉了一下,差点就摔了一跤,回头狠狠地瞪了战阎一眼。
“谁要你扶,又不是残废了,你别跟着我!”
陈文看着韩曦跃下马车已经走远的背影,眼中满是不忿,说道:“主子,你怎么就那么纵容她?太过无法无天了,哪里有身为女子的温柔贤良淑德,真是白白浪费了这一张好皮囊!”
战阎慢慢地下了马车,脸上还是那温润的笑容,说道:“猫儿没有了爪子,就一点儿也不可爱了。”
说着,便优哉游哉地往官兵列队做出来的路,走去。
陈文听言,挠了挠脑袋,想不明白这猫儿跟韩曦的无礼有什么关系,只能快步的跟着战阎的脚步往前头的屋子走去。
“这茶不是给你喝……七皇子,这屋子是村庄里最好的一家了,委屈您歇息一晚,明天就能够达到九幽城内。”
赵霖原本面对大摇大摆坐在客厅的韩曦,满脸都是愤怒的,刚好训斥却见到了战阎走了进来,便扬起了一脸的笑意,说道。
战阎仿佛没有听到赵霖说话一般,从赵霖的身边越过走到了韩曦身前,伸出手指爱怜地弹了她的鼻子,说道:“说不过别人就耍脾气,真是淘气!”
赵霖见状,嘴角上讨好的笑容僵了一下,在一旁继续赔笑着。
眼前的男人这行为,这动作让谁看了都以为她跟他是那种关系……暧昧的不行!韩曦蹙眉,放下手中的茶杯。
“我的房间在哪里?”
这话自然问的是赵霖。
韩曦在战阎眼中的分量,真是比他想象中的重,想来是之前他把韩曦想的太低了。
这点眼色,赵霖还是有的,立即笑着说道:“韩小姐的房间,在本官安排在前排后院的南厢。”
“咦,赵大人,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战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愣然的赵霖继续说道:“夜深了,本皇子也累了,得去歇息!”
“下官一直都在这里……”赵霖说道。
“嗯,是吗?本皇子没有看到。”
全然,不顾赵霖尴尬的要死,无地自容的脸,战阎自然地往韩曦所在的方向走去。
韩曦看到赵霖吃瘪的样子,是很解气可才刚要笑出声音来时候,却被战阎的动作给弄得小脸绷紧。
“他还没有说你的厢房在哪里!”
“赵大人说了,你没有听到而已!是吗?”战阎回头一脸温和地笑着问赵霖。
“是……是!”赵霖不知为何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连忙回道。
“本皇子就说了,你没有听到!”
战阎温柔地牵着韩曦的手,往南厢房走去……

推荐阅读: